《爱上熟女》
第136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一会儿,我看一个穿着黑色风衣,带着墨镜的人出来了,一看这就是袁凯。
  我连忙给吕胖子打电话,让他抓紧找车,我随即跟着袁凯就出了大厅。
  只见袁凯来到机场停车场,上了一辆奥迪车就走了。这时吕胖子也打了一辆车,我让司机加快速度,跟紧那辆奥迪车。
  到了G市城区后,袁凯的奥迪车径直去了一所宾馆,我们连忙下车,只见袁凯进宾馆后就不见了,看来直接乘电梯上去了。
  我让吕大安抓紧回去退房,我在这个宾馆里又开了一间房。

  我问总台袁凯住的房间后,我就心里有底了。
  我和吕大安住了一晚,第二天六点起床,我选择在大厅里角落卡座喝咖啡,等到八点左右时,只见袁凯领着一个女孩出来了。
  我一看这个女孩愣住了,原来是她!
  这个女孩不是别人,正是静心。
  我突然意识到,袁凯与静心那可是同母异父的兄妹啊,如果他们发生恋情,那不是乱套了吗。
  吕大安告诉已经把袁凯与静心的照片全拍了,但胖子认为这也不算证据,要是在房间里面拍个现场直播该多好。

  我骂吕大安,一派屁话,你要是在人家房间安装了监控,那就违法了。只要能拍到袁凯与谁在一起就行了。
  我越想越觉得这件事还真要与鸣翠说一下,必竟兄妹两人,这要是发展下去,那成什么了。
  吕大安劝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回去后把相片给安萍一看就完事了,管别人那些闲事干啥。
  我不这样认为,鸣翠是对我有恩的人,现在出了这事了,必须和她说一下,再晚了那就可能出大事了。
  我给鸣翠打电话,告诉她有个重要事情要和她说一下,鸣翠让我直接去了她的家。
  我想可别在鸣翠家里碰到了静心,那样我还不好说了。
  到了鸣翠家后,看到家里风格又变了个样,鸣翠笑着对我说,她病痊愈后,回家就把重新装修了一下。
  今天鸣翠穿了一件紫色的吊带睡裙,本来就很年轻的她,更显得妩媚无比。我突然感觉下身一紧,哎,真没出息。
  鸣翠带我到了阳台,她给我倒了一杯茶水,“这是新到西湖龙井,你尝尝。”
  我一瞥眼,看到了她露出的事业线,更加紧张了。

  “雨仓,有什么事就说吧,咱们也不是外人。”鸣翠说完这话,自己脸就红了。
  想想真不是外人,这所房子留有我与她缠绵的印记……
  不过今天我可没有那番心情与鸣翠那样,我只想告诉她一个真相。
  “鸣姐,我想说个事,不过你不要生气,好吗?”我只能这样先把前提设出来,毕竟鸣翠大病初愈。

  “哈哈,雨仓,真不亏是情感疏导师,连说话都留这样大的空间。”鸣翠笑着说。
  我突然感到这话到底说还是不说,如果不说,那会伤害到袁凯与静心,虽然袁凯与我矛盾,但也不能这样对待静心。
  “我听说袁凯和静心他们好上了.......”我轻轻对鸣翠说,只见她听完我这句话,立刻脸色变了。
  “雨仓,你听谁说的?”鸣翠很惊呀的问我。
  “我也是偶尔碰到的。”我只能这样说。
  鸣翠没有再回答我的话,她转过身,看着窗外,好半天就在那静静地看着。
  我想鸣翠听到这个消息一定很震惊,必竟这两个孩子都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但鸣翠却没和两个孩子想认,本来上次去省城她想与袁凯母子相认,但却没有实现。
  至于静心,鸣翠自始至终就一直瞒着,她想等到时机成熟时再说。

  但现在出现了两个孩子相爱的事,确实让她没有想到。
  看到鸣翠很沉重的表情,我想还是劝导她一下。
  “鸣姐,我想还是找个时机和静心谈谈吧。”
  鸣翠转过脸,我看她脸色很难看,“雨仓,这事来的太突然了,真让我无法想象。”
  本来鸣翠上次去省城看病,她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就想把这些事都摆明了,把家产一分就完事。
  但后来我们设计,让袁凯帮了鸣翠,鸣翠才得以重获生命。
  但袁凯却不认鸣翠这个妈,这让鸣翠很难受。

  鸣翠坐在阳台的藤椅上,手托着腮陷入了沉思。
  “鸣姐,把静心认了吧,总这样悬着不好。”我劝导鸣翠。
  其实鸣翠不认静心这个女儿,她有很多的考虑,一来这个孩子自己从小没带过,现在总想付出一些东西回报静心。
  二来她不敢认,如果认了,她作为顶顶有名服装公司老总,名声肯定不好。
  三是她怕将来两个孩子争家产闹矛盾,莫不如不相认,就这样过下去,可现在事实摆在这里了,让鸣翠很纠结。
  我想鸣翠考虑的也有道理,遇到这种情况,谁都很难一时做出决定。
  “雨仓,这样吧,你来帮帮我,我想和静心谈谈!”鸣翠静静的看着我。
  我为刚才那样着急的话感觉有点懊悔,鸣翠也有自己的难处,虽然我是为她着想,但这样着急的把关系挑明,对鸣翠不公平。
  “鸣姐,以什么样的方式才能让静心接受呢?”我突然意识到应该以鸣翠为主。
  鸣翠用手撑着额头,全然没有刚才兴奋样子。
  我又一次为自己冒昧后悔,但既然话说到这里了,我不说又不行。
  “要不我去说吧,你就别出面了。”我对鸣翠说。
  “不!雨仓,我知道你为我好,这事还得我来说,只要你在一旁就行。”
  鸣翠说完,又用手撑起了额头。
  回到宾馆后,吕大安告诉我,静心这两天就是晚上来,早上走。
  我叹口气对吕大安说,“情定万物,谁来收场?”
  吕大安一时没听明白,“大仓,你脑子进水了,怎么说起糊话了?”
  我就对吕大安说了鸣翠说的那些话,吕大安一时就急了,“你坚决不能去,如果静心见到你,袁凯肯定知道你掺合这件事了,那我们可就遭殃了!”
  “屁话!我必须帮鸣翠,他袁凯能把我咋地?!”我当时就来气了。
  不过吕大安说这话也是为我考虑,但我的初衷,不能让静心与袁凯发生不伦之情。

  “***!我也豁出去了!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吕大安见我这样坚定,也改口了。
  我和吕大安说,静心肯定被袁凯给迷惑了,如果鸣翠表明这层关系后,静心还不一定能接受。
  我突然想到李成,何不把袁凯与安萍在一起相片发来呢,如果静心不承认,那我就拿出这些相片,让静心彻底死了这条心。
  第二天,我准时到了鸣翠家里,只见静心已经到了。

  静心见我来了,连忙打招呼,“林老师可是稀客啊,来G市有何贵干?”
  我笑着对静心说,“是私干。”
  鸣翠点了根烟,我知道她平时不抽烟的,只有在最烦恼的时候才会抽烟。
  “静心,正好林老师在这里,我有件事要和你说!”鸣翠看着静心。
  “鸣姨,你有啥事就说呗,怎么这样郑重其事呢?”静心笑着说。

  鸣翠叹了口气,站起身,看着窗外,我想她肯定一时难以启口。
  鸣翠半天没有说话,我想她在说之前,内心也是矛盾的,这种矛盾不仅仅是针对静心,还有袁凯。
  我忍不住说了一句,“静心,袁凯是你的哥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