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35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G市大的服装公司就是鸣翠的,不会再有别的公司吧。我想袁凯怎么可能找鸣翠公司的。
  小虹说,袁凯的那个女友也就是二十多岁,而且很漂亮,这是她听同事说的。
  看来袁凯与安萍的事,也就逢场作戏,根本就不可能与安萍长久下去,可是安萍还始终蒙在鼓里。
  我又把得到这些情况告诉了安萍,但安萍听我这样说,彻底生气了,她明确告诉我,以后她的事,让我少掺和。
  好心好意,没想到却换来安萍的不相信。
  臧琳说,再这样硬劝安萍,她也不会相信的,必竟这是人家私事。
  但总不能看着安萍上袁凯的当吧,看来安萍不见棺材不落泪,我要彻底把袁凯的女友扒出来,然后再找安萍,不怕不相信。
  “大仓,可别折腾了,根本没这个必要,人家和谁有外遇,和咱有什么关系!”吕大安抱怨的说。
  “胖子,干咱们这一行的,不能钻钱眼里,而且安萍对我有恩,总不能看着她家庭解体吧!”
  吕大安这小子着急的原因我也理解,小店开业至今,说心里话,没挣到钱,还往里倒贴了很多。再说这也是合伙生意,我总替别人做无偿服务也不好。
  要想找到袁凯的女友,必须去一趟G市,扒一扒袁凯女友的情况,然后再给安萍。
  我决定马上去G市,把袁凯背后的女人扒出来。
  吕大安认为我没必要去G市,茫茫人海去哪找呢。
  其实我也意识到这点,虽然G市不大,但要找一个女人很难。

  这次去G市,我本来想带臧琳去的,但她还要照顾孩子,我就问吕大安有没有时间,吕大安虽然不想去,但我让他去,他不会拒绝的。
  小虹也想跟着去,但考虑到店里生意,再一个小虹长得太漂亮了,太扎眼,万一被袁凯认出来,那就不好了。
  虽然找袁凯的女友很难,但跟踪袁凯我还是有把握的。
  据苏小慧说,袁凯每周必然去趟G市与女友见面。
  我们选择了周五赶到G市,这样比袁凯早到一天,也能一下她的行踪。
  在去G市的火车上,吕胖子笑着问我,“大仓,还去看看你的老情人吗?”

  我知道吕胖子说的是鸣翠,自从鸣翠做完手术后,我们只通过几次电话,如果有机会我打算去看看她。
  “这还用你说,必竟人家鸣总帮过咱们。”我对吕胖子说。
  “可别旧情复燃,再给袁凯生个小弟或小妹,那你的地位大了。”吕胖子调侃我。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到了G市。下车后我和吕大安并没有选择去住宾馆,而是去超市备了点礼口,准备去鸣翠家看看。

  可是给鸣翠打过去电话,才知道她去广州了,但她听说我来G市了很高兴,她说今晚就飞回来。
  “大仓,看来鸣总对你真是情深意切啊!”吕大安笑着对我说。
  “滚你NNG腿的,别瞎白活了!抓紧去定个宾馆,咱们商量一下怎么跟踪袁凯的事。”我没心情与吕大安扯这些,办正事要紧。
  吕大安又找到我们当初在G市住的那所宾馆,入住后,李成来电话了,他问我工作进展怎么样了。
  我告诉李成在外地,让他不要着急,回去后再详谈。

  我不想过早把袁凯与他女友的事告诉李成,因为在事情还没有明了之前,万一让外人知道了,袁凯这小子肯定要下毒手。
  吕大安和我说,袁凯来G市估计是一个人来,他来约会,不可能带人过来。
  我想这也未必,袁凯总得找个司机吧,也可能自己开个车。
  但无论袁凯怎么来,必须跟紧他,才能知道他到底与谁约会。
  苏小慧给我发微信,说袁凯已经乘坐明天早晨八点的飞机了,估计九点左右就能到达G市。
  吕大安看了看时间,还还早呢,不如晚上找个特色小店先喝点。我想鸣翠来了后,必然要安排吃饭,先等等看。

  果然鸣翠晚上就从广州赶了回来,她打电话问我在什么地方住。
  我说还是以前那个宾馆,没想到鸣翠让我搬到她家去住,我告诉鸣翠与同学一起来的,不方便。
  鸣翠告诉我,晚上她把饭店定好了,我和吕大安就直接去了饭店。
  一见面,鸣翠就热情的招呼我们,想吃什么东西,尽管点,不要客气。
  吕大安这小子看来是真饿了,点了很多肉食,我只是点了点青菜。
  吃饭时,鸣翠问我这次来G市办什么事,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对鸣翠说了,想了一下,还是不说为好,就告诉她,是应G市的客户要求过来的。
  鸣翠见吕大安在旁边,只是说了一些感谢的话,并没有说别的,我想如果胖子不在,鸣翠会和我聊很多。
  我笑着对鸣翠说:“鸣总,最应该感谢的还是袁总。”
  鸣翠听我提到了袁凯的,叹了口气,“雨仓,其实从内心讲,我真的感谢这个儿子,但他却如此绝情.......”
  我不想再提些让鸣翠伤心的话了,看来袁凯已经给她心中造成很大的伤痛。

  “雨仓,我让静心打给你的钱收到了吗?”鸣翠突然问我。
  打给我的钱?我一下懵住了。我没有收到任何人给的钱,鸣翠这一问,让我莫名其妙的。
  “鸣总,没有收到啊?你给我打钱做什么?”我诧异的看着鸣翠。
  “是这样!在省城,你帮了我很多忙,是我的救命恩人,这些钱也是你的酬劳。这小丫头,看来忙坏了,让她办点啥事都慢......”
  鸣翠说完后,我对她说,没必要这样,都是朋友,帮助是应该的,再提钱就见外了。

  但鸣翠坚持认为,我也是做生意的,总不能付出这样多,一点酬劳都没有吧。
  说完鸣翠就从包里拿出一张卡,“雨仓,这张卡是十万,你拿着!”
  我一下惊呆了,鸣翠怎么这样呢?我连忙推脱着,“鸣总,这个绝不能要!”
  但鸣翠笑着对我说,“这些钱也不是给你一个人的,你到时替我感谢一下那些医生,其他的是你们员工的钱,拿着吧!”
  鸣翠说完硬塞给吕大安,胖子一时也不知道咋办,但在鸣翠的坚持下,这小子居然收下了。
  我狠狠的瞪了吕胖子一眼。
  我和鸣翠又聊了点别的话题,这才知道静心已经在鸣翠另一家分公司任总经理了,独立承担起鸣翠的半壁江山。
  回到宾馆,我埋怨吕大安,不该收人家钱。因为把钱收了,朋友之间那点情谊就淡了。
  “大仓,你想多了,你想想看,当初咱们为了鸣翠打点医院的钱,可都是我拿的。咱干这份工作,总不能赔着本干吧!”吕胖了说的我都无语了。
  第二天五点半我就起来了,我赶紧把吕胖子叫起来,“胖子,快点点床,咱们得早点赶到机场!”
  吕胖子昨晚没少喝红酒,正睡的香呢。
  我把吕胖子叫起来后,就打了一辆车直奔机场。
  到了机场后,我看了看时间,正好八点半,离袁凯飞机落地还有半小时。
  我和吕大安就在接机大厅里找了个角落,等着袁凯出现。
  等了大约四十多分钟,袁凯所坐的航班才落地,随着出来的人流,我和吕大安一人把一个口,等待袁凯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