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8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真行,是真的见惯了大世面,还是故做高深?肯定不会是不理解其中真谛吧。”魏铜锁一边摇头,一边又吧咂起了嘴,“中央党校,那是我党轮训培训高中级领导干部和党的理论干部的最高学府,是省部级高官学习和提高的场所,是厅局级后备力量系统提升的所在,是全国县委书记偶能镀金之地。而你可仅是一个副处,竟能堂而皇之的进去学习,这是多么难得呀。”
  楚天齐“嘿嘿”一笑:“市长,你的意思我不够格喽?”

  “是,不是,是,都让你搞乱了,反正不是一般人能随便遇到的。”魏铜锁不无羡慕,“我也在政界摸爬滚打小三十年了,别说是去里面学习,就是门朝哪开都不知道。就是省委党校,我也才去了一次,学习了两周时间,还是好不容易挤进去的。你倒好,不但早就去过了省委党校,这次又要到中央党校深造半年,这人和人没法比呀。”
  楚天齐摊了摊双手:“市长,我也没觉得什么呀,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
  魏铜锁竖起了右手拇指:“佩服啊佩服。别管你是真看得很淡,还是故意这么做,哪怕就是装出来的,也不简单。”
  对方的心情能够理解,可这也太肉麻了。楚天齐于是转移了话题:“这么快就下来啦?函件在你那?”
  魏铜锁“哦”了一声,略有尴尬:“函件在薛书记那,她刚给我打电话,我过去了一趟,看见了。她说一会儿要找你。”说到这里,他话题一转,很是神秘,“天齐,我现在真相信你的靠山在首都了。”
  “什么呀,哪跟哪?”楚天齐摆了摆手。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接听键:“书记,你找我?……哦,好的……我现在就过去。”听到手机里“啪”的一声响动,楚天齐才放下了电话听筒。
  “看看,书记找你了吧。”魏铜锁说着,站起身,向外走去,“你先过去,工作安排的事下来再说。政府这块你放心,你说怎么弄就怎么弄。”
  “好的,谢谢市长。”楚天齐说完,待魏铜锁走了以后,才拿起笔记本和笔,走出了屋子。其实他也知道,今天没什么需要记得,但还是和平常一样的做派,这是一个态度,表示对领导尊重。尤其这个时候,更不要得意忘形,何况楚天齐现在也没有得意的感觉。
  刚刚走出屋子,便传来两声轻微的“叮咚”。

  拿起手机一看,上面跳出了一行文字:佩服啊佩服。
  楚天齐不禁好笑:怎么就跟商量好似的,全说的是这句话?其实他有所不知,除了这二位,薛涛也是这么说的。
  想了一下,楚天齐回了六个字:江书记谬赞了。
  很快,又一条信息发回了过来:你应该说“同喜”才对。

  楚天齐不禁摇摇头,自己上个中央党校,江霞好像比自己还高兴呢。
  敲门得到允许后,楚天齐走了进去。在进门的一刹那,他嗅到了烟草味,女士烟草的味道。
  掩上屋门,迎着对方目光,楚天齐向办公桌走去。来在近前,他说道:“书记,你找我?”
  薛涛“嗯”了一声,右手示意着:“坐下说。”
  楚天齐坐到对面椅子上。在坐下的同时,随意扫了一眼桌上烟缸,那里边没有烟蒂,只有两个废弃的订书钉,还有几小块碎纸屑。他没有继续发问,而是摊开笔记本,手握水笔,等着对方说话。
  掀起桌上扣着的纸张,薛涛向对方递去:“天齐市长,看看这个。”
  楚天齐伸出双手,去接那张纸,在触上张纸的一刹那,他的手不由得抖了一下,他忽然感觉好激动,好兴奋。捧着这张纸,他的双手还有些抖,把胳膊放到桌沿上,才好了一些。
  从昨天听程爱国说起这个消息,到拿上这张纸之前,楚天齐一直心情比较平静,偶尔还有一些失落。可是当他看到文件头上“中央党校”四个字,再看到自己的名字时,却不淡定了。那可是我党首屈一指、权威不容置疑的干部培训最高学府,许多人梦寐以求、穷其一生努力,都无法进去学习一日的所在。好多人更是连门都没进去,甚至自惭形秽,根本就没敢到门前去过。而自己却以一个副处身份,堂而皇之的去培训、学习六个月,这多么难得,又是多么荣耀。

  楚天齐也不禁奇怪,之前怎么就没有那么兴奋呢?旋即他便给出了答案,视觉的冲击还是远胜于听觉的。如果要是踏进中央党校,那怕就是站在党校大门口时,视觉冲击就更震撼了,他心中不禁充满了期待。
  其实楚天齐还有没意识到的因素,或者那些因素暂时淡化了。在这之前,楚天齐一直纠结于李卫民促成了此事,也纠结于欧阳玉娜所遭遇的车祸。
  “天齐市长,看完了吗?”薛涛的声音忽然响起。
  楚天齐回过神来,忙道:“看完了。”
  “能够进入中央党校学习,可喜可贺,你开创了成康第一呀。”薛涛面带笑容。
  “这都是书记培养的结果,谢谢书记。”楚天齐也笑脸相迎。
  听对方如此一说,薛涛笑容更甚,简直乐开了花,嘴里连连说着:“好,好。”之所以如此高兴,并非是因为对方的奉承,她知道对方说的是假话,她高兴的是对方的态度。
  刚才开始看到函件的时候,薛涛内心是五味杂陈。本来因为江霞、王永新的职务变动,就让薛涛感到了不平。不曾想原以为是上天照顾自己的函件,却原来是给姓楚的放了喜庆炮仗,心情更是糟糕透顶。之所以内心反应这么大,既是因为函件本身,更是因为自己与楚天齐其人的关系。在两年来的共事过程中,自己可是并没听从尹红波的暗示,对楚天齐并不厚道,不止一次甩锅给他,还曾经多次背后使绊子,可现在对方喜登高枝,而自己却原地踏步。

  正因为这样的心态,所以刚才在给魏、江、楚分别打电话时,薛涛那是酸味浓浓;当楚天齐到来时,更是用挑剔的目光审视对方。可是,对方的表现却让她既满意也无地自容。对方不但没有趾高气扬,挖苦讽刺,反而尊敬有加,谦卑有度,比自己的气度高出许多。她还能说什么,只能连连叫好了。
  接下来,薛、楚二人又聊了十多分钟,整个气氛很是融洽。薛涛除了再次表示祝贺外,还对楚天齐学习期间的事务表示了关心。通过交谈和观察举止,薛涛对楚天齐的胸襟不得不服;虽然不知道对方身后背景究竟有多大,但就冲这次的事情,那是不服都不行。
  一时之间,楚天齐要到中央党校学习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成康市党政系统,人们真是既羡慕又嫉妒,也猜测纷纷。
  彭少根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是秘书打的电话,他总觉得这事不靠谱,便匆匆赶回了单位。他刚进到办公室,管丽颖便来了。
  日期:2017-12-27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