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69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主任忍不住说,“李团长,学校有标枪,那个和手榴弹差不多吧,要不用标枪?”
  摇摇头,李牧说,“不必,石头可以代替。”
  李嘉图调整着呼吸,他对自己有信心,在地面上找到李牧刚才扔的那块石头,目测了一下子距离,顿时暗自咋舌,这起码有五十米了。
  重重呼吸了几口,李嘉图先是按照动作要领做了几个模拟投弹动作,很生疏,但是动作没有错,连贯起来就能发挥三力合一的效果。李牧此时已经有些满意了,起码领悟能力是不错的。
  感觉摸到窍门了,李嘉图猛地将石头掷出,但是,在他掷出的那一颗,他猛地感觉到前面加上的几个动作反而影响了力量的发挥。

  石头在空中划出去一道抛物线,落在了大概四十多米的位置上,距离李牧投掷的那块石头,还有十来米的距离。
  李嘉图那张很阳刚的脸顿时就红了起来,惭愧地低下了头。
  黄主任也紧张地看着李牧。
  李牧却是没有什么表情,也没有做什么评价,而是问,“一字马能来吗?”
  闻言,李嘉图二话不说,直接就叉了下去,然后抬起头一脸期盼地看着李牧。

  李牧一样没有什么表情,举目望了望,指了指器械场那边,说,“去那边。”
  三人来到器械场,也就是单杠双杠这些简单的器械。
  走到单杠那里,李牧把常服上衣脱了放到一边,黄主任急忙走过来接过去拿着。挽起衬衣的袖子,李牧轻轻一跳上杠,随即做了个一练习,也就是先拉了几个引体向上,然后卷腹上杠做一练习。
  下来之后,李牧对李嘉图说,“看清楚了吗?”
  李嘉图紧张的连连点头:“报告首长!看清楚了。”
  李牧便指了指单杠。
  走过去,李嘉图直接就跳了上去,轻松地连续快速地做了十几个引体向上,并没有抖腹,随即,熟练地卷腹上杠,连续转了十几个一练习。
  李牧一愣,就笑了,这小子专门练习过,有点意思。
  “下来吧。”李牧说。
  李嘉图跳下来,在李牧面前挺胸抬头站好。

  李牧问道,“你的文化课成绩并不差,高考的时候,没发挥好?”
  “报告首长!我不想上大学!我想当兵!”李嘉图认为,此时不需要有什么隐瞒的了。
  黄主任一听,顿时就明白了八分。
  李嘉图这小子,绝对是高考的时候故意没发挥好!以他的成绩上大本不可能,以体育生的身份上个二本是绝对没问题的。可是成绩出来之后,他爹妈大跌眼镜,差得太离谱。
  现在看来,一切都在这小子的掌控当中。
  “到了部队,一样要上学。”李牧说。
  李嘉图果断地说道,“报告首长!我了解过,到部队有机会考军校或者士官学校!军校考不上,我会考士官学校!要上学,我就要上部队的学,不上地方的学!我就想当兵!”
  这是一个有坚定理想的小伙子,很有主见,也很天真,热血沸腾。
  李嘉图很符合李牧关于职业军人的概念,在李牧的理解当中,中国的职业军人,绝对不是西方国家只看待遇的军人,而是有信仰的职业军人。首当其冲的是有信仰,与我党信仰一致的信仰,其次才是职业。职业等同于专业,专业从事打仗的人,以打仗作为职业的特殊的有信仰的从业者。
  “去你家看看。”李牧说。
  黄主任马上看了看时间,说,“他的父母亲也差不多下课了,我这就给他们打电话。嘉图,快带李团长到家里做客。”
  李嘉图急忙点头。
  一行人人就往家属楼那边去。
  李嘉图是没问题了。
  注:感谢天哥的飘红!
  刘贵松是个很有意思的兵。
  也是李牧挑出来的兵。
  有一个恐怕连李牧都不怎么注意到的现象,他挑的那几个兵,或多或少都有曾经猎人突击队几位老部下老战友的影子。
  比如李嘉图,对标的是林雨,比如顾九,对标的是耿帅,而这个刘贵松,很像新兵版的石磊。
  连家庭环境都极像。
  幸福县的实体企业很少,刘贵松家里就是很少中的一家,他老爹开了个五金厂,生意火火红红,县城河边直接买块地建房子,那几乎是别墅了,小三层,复合式结构,偌大的院子。
  而且,刘贵松也是独子。
  而且,刘贵松和石磊差不多的性格,贼头贼脑的,也是个话唠,嘴皮子就没闲下来过两分钟。
  刘贵松的父亲是老年版的刘贵松,一米六几的身高,身材很敦实。刘贵松差点被刷掉就是因为身高问题,现在对男兵的身高要求是165CM,刘贵松的情况很搞笑,早上量身高,刚好达标,下午量身高,就差一丢丢……
  刘父在门口翘首以盼,看见军牌皇冠过来,连忙带着刘贵松迎上去。

  一番寒暄走进院子,院子里停着两辆车,一辆奥迪A6L,一辆牧羊人,那牧羊人车身上还满是泥浆之类的,后风挡一侧贴着越野B族的车贴。
  李牧问,“喜欢越野?”
  刘贵松连忙回答:“报告团长,是的,我比较喜欢越野,越野是男人的游戏。”
  “男人的游戏。”李牧笑道,“你还不算是男人。”
  刘父抬脚就踹刘贵松,“听见没?你个小王八蛋别整天在老子面前充大人。”
  一看就知道平时父子之前的战争不少,这一点又和石磊的情况很相像。但是涉及到大事,石磊是没有什么发言权的,眼前的刘贵松,好像也差不多。
  大厅坐定,走流程,询问家庭情况。

  往上三代都是贫农,到了刘贵松父亲这一代,才逐渐有了起色,办个工厂,十年时间成了县城少部分的有钱家庭。厂子效益很好,一年挣百八十万很轻松。刘父一心想着儿子继承家业,可惜刘贵松的心压根不在做生意上面。
  更无奈的是,刘贵松的心也不在学习上面。高中三年磕磕碰碰,缺课是数不清楚了,成绩更是差得一台糊涂。
  唯一上心的,就是玩。
  也不玩别的,就玩车,大玩具,几十万几十万的花,就这么个儿子,只能由着,只要不违法犯罪,由你折腾。
  好不容易高中毕业了,刘父一看,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往部队里送吧,管不了了,让部队管管,没准回来之后就长大了。
  破天荒的,懂事之后一直跟自己作对的儿子,这一次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这就让刘父想不明白了,但只要愿意当兵,其他的不重要。缺乏沟通,父子之间并没有充分了解。
  李牧问刘贵松,“你为什么要当兵?”
  刘父就急了,猛给刘贵松打眼色。
  能把生意做到这么大的人不简单,尽管没有什么文化。他早就打听到,这位李团长最讨厌替家长管教孩子。部队是随时准备打仗的地方,不是替家长管教小孩的地方。这种大话刘父以前不信现在不信以后也不信,但是他相信这是李团长的原则。
  因此特别担心小王八蛋回答不好。
  他也打听过了,李团长的部队是军区直属单位,军区直属单位,什么单位比这个好?这就跟县委办公室县府办公室差不多性质了的。

  日期:2017-01-04 06: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