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186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再理会几乎有些歇斯底里的哭求着她的墨守成,决然的转身走了出去,终于彻底死心,不再抱有任何希望。
  “妈。”墨子寒起身,走过去扶住温兰,她面色苍白,身形微颤,摇摇欲坠,墨子寒担忧的看着她。

  温兰勉强定了定神,“走吧。”
  她慢慢的开口,仿佛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能说出这句话。
  墨子寒点点头,搀扶着母亲离开丨警丨察局,回到车上,母子俩都沉默着,没有开口说话。
  许久,温兰转头看着墨子寒,恳求的说:“子寒,看在一家人的情份上,给他请个最好的辩护律师吧。”
  “妈,我可以请,但是您知道,他的罪孽深重,再好的辩护律师,也洗不清他的罪名。”
  墨子寒知道母亲心软,那是他的父亲,内心深处,他也做不到真正的狠心绝情。
  “妈知道他罪无可恕,”温兰含泪看着他,“子寒,妈都明白,可他终究是你爸爸,你难道真想看到他被枪毙吗?”
  “妈,你觉得我能有什么办法?”墨子寒声音低沉,只觉得有说不出的疲惫。
  “子寒,妈只希望你能请最好的律师,尽力为他辩护就行,只要他不会被枪毙,能保住一条命就好,可以吗?”
  温兰神情凄凉的望着墨子寒,夫妻一场,墨守成可以无情,她做不到无义,这是她唯一的希望,也是她唯一能为他做的。

  墨子寒只觉得胸口像压了千斤巨石一般沉重,堵得厉害,沉沉点头,“妈,我答应你,我会给他请最好的律师,尽量争取您想要的结果,但最终审判结果如何,我无法保证。”
  温兰拍拍他的手,表示理解,没再说话。
  “我先送您回去,您也累了,回去好好休息,我和明月有空就去看您。”
  “送我去医院吧。”温兰却突然开口,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自从墨守成出事之后,她一次都没有去医院看过墨潇然,墨潇然伤得实在太重,到现在都没有出院。
  对于她来说,那个孩子虽然不是她亲生的,却是她亲手带大的,墨潇然叫了她二十几年的妈,如今,墨守成和徐娇柔都坐了牢,他在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任何亲人。
  这让她如何忍心?

  墨子寒脸色沉了沉,没有说话,他并不愿意温兰去见墨潇然,甚至希望她们从此以后再不见面。
  温兰还不知道墨潇然对他做过的事情,墨子寒正想开口。
  “子寒,让妈去看看他吧。”温兰知道墨子寒不愿意,眼神悲悯,“医院往家里打过电话,上官映雪已经好几天没去医院,一直都是护工照顾他,他一个人在那里,我……”
  “妈,墨潇然不值得你这样对他。”墨子寒沉声开口,目光冷硬,“他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完全是罪有应得。”
  “冤冤相报何时了?”温兰心下难受,摇了摇头,“子寒,妈不想一直活在仇恨当中,妈也希望你别再怨恨潇然,如今他变成这样,我们还有什么可怨的?”
  墨子寒本想告诉温兰墨潇然害得他坐轮椅的真相,可看到母亲这个样子,最终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温兰说的不无道理,难道他希望自己的母亲也一直生活在仇恨当中吗?

  既然是这样,那他更没必要说出来。
  “好,我陪您过去。”墨子寒最终答应了她,墨潇然如今落到这个下场就是最好的报应,他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墨子寒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温兰和墨潇然说了很长时间的话。
  他不知道墨潇然是真心还是假意,在温兰面前痛哭流涕,温兰最终放下了对他的成见,在医院照料他许久,并亲自打了电话给上官家,提出要上官映雪回到医院照料墨潇然。
  这些事情他没有阻止,也没有过问,只是冷眼看着,对他而言,只要温兰没事,其他事情都与他无关。
  回去的途中,他接到上官景辰的电话,电话里,上官景辰问他:“子寒,你在哪里?”
  “有什么事吗?”墨子寒随口问他。

  “是这样,我们上次在酒吧喝酒,映雪来接我的时候这才捡到你的手表,她想把手表还给你,我知道明月之前因为手表的事情误会了你,要不要映雪去解释一下?”
  墨子寒靠边停下车,上官景辰的话,立即让他想起了那天他们在一起喝酒的情形。原来他的手表是在酒吧的时候,被上官映雪捡去的。
  他不知道上官映雪拿着那块手表对白明月说了什么,就算他想和白明月说清楚,也不知道从何解释,她又一口咬定自己和上官映雪见了面,所以才会把手表落在她那里。
  她的不信任,让他很是恼火,加上这两天发生了不少事情,他也懒得去多想。
  而他现在,更加能肯定的是,他不能再给上官映雪任何纠缠他的机会,能不见面就不见面。他不愿意再让白明月误会,让她受到伤害。
  “子寒,你在听电话吗?”许久没听到他出声,上官景辰有些奇怪的问了一句。
  “景辰。”墨子寒回过神来,目光冰冷,“你转告她,那块手表我不要了,随便她怎么处理都行,最好还是扔了吧。”

  “怎么了?”上官景辰觉得有些不对劲,不禁问道。
  “没什么,明月会给我买一块新,那些不必留着的东西,何必还留着。”墨子寒声音冷淡的说道:“景辰,你就这么跟她说吧,她会明白的。”
  上官景辰沉默片刻,缓缓问他:“子寒,你之所以不再和映雪联系,是因为映雪让明月误会了什么吗?”
  “景辰,你想好怎么跟你父母说出她们的身世吗?”墨子寒不答,却问了这件事情。

  “没有。”上官景辰声音低沉了几分,他的情绪也顿时低落起来,“子寒,我心里很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我要是把真相说出去,势必会伤害到映雪,她……”
  上官景辰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许久,才无奈而痛苦的低声喃喃,“她毕竟和我们一起生活了二十几年,二十几年的亲情,我做不到一夕之间,全部抹杀。”
  墨子寒的心也有说不出的烦乱,压着嗓音,沉声开口:“我知道。”
  最终,他没再说什么,只是说了一句:“那块手表的事情,你照我的意思跟她说清楚,景辰,我不想让明月误会,也不想让她受到伤害。”

  “我明白了。”上官景辰没再多问,墨子寒的意思,再明确不过。
  即使白明月不是他亲生的妹妹,他也不能任由上官映雪对墨子寒纠缠下去,由着她破坏他们。
  毕竟,她现在还是墨潇然的妻子,墨子寒也早已爱上了白明月,何必再苦苦纠缠。
  上官景辰刚要打电话过去,上官映雪的电话已经打了过来,“映雪,我刚……”
  “哥,你现在在哪里?”电话里,上官映雪的声音有些焦急,“我去找你。”
  日期:2017-12-27 07: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