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57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薄夜渊英俊倨傲的脸紧紧绷起,整个宴会场绷成一根弦。
  那些曾经看不起黎七羽,欺负过她、鄙夷过她的人,薄夜渊都想借着今晚狠狠地扇脸回去。
  黎七羽仓皇地摇了摇头,脸色有些苍白,强忍着要逃的举动,怕她跑走以后,薄夜渊会伤得很重!
  可仅仅是这样,她已经让他感到巨大的挫败!
  忽然她目光落在人群的盛母脸——“谢谢你今晚为我办的一切……你还把她请来了?”
  薄夜渊眼神幽暗,低沉地说:“你没有家人,你说盛家是你的家人,所以我想在这种重要的时刻……”
  黎七羽已经离开他,朝盛母走去。根本不给他机会说完。
  薄夜渊看着她慌乱的脚步,像是要逃。
  他按在裤袋的手爆出青筋,重重地攥了拳头。
  黎七羽好久没见到盛母了,一到她面前像个孩子,眼眶微微地湿润,盛母带着微笑,拉着她的手避开人群走去沙发区那边聊天。
  薄夜渊没有跟过去,他知道她想躲着他,于是他远远地看着他,叫侍应生拿来一打的烈酒。
  一杯一杯凶狠地往胃部灌下,他的眼眸像烧着了火。

  黎七羽,为什么?!
  他每次说到结婚,她会跳过话题;说到永远在一起,她会眼神黯然;说到孩子,她更是敷衍,不打算再给他孩子!
  他们亲密过后,她都服用避一孕药!
  她问过他,如果她以后走了他会怎么办?虽然她像似无意说了那么一两次,他却记在了心里。
  因为黎七羽的每一个举动,都在给他敲警钟。仿佛在告诉他,不能贪心,她不会留在他身边太久,她很快是要走的。不管他怎么努力,怎么挽留!
  北堂枫现在醒了——他恨不得今晚跟黎七羽扯了证,明天公布婚讯。
  可那有什么意义?如果她不要他,一张结婚证书岂能捆绑他们?!除非她心里有他,算来十个北堂枫他都不怕!
  薄夜渊漆黑的瞳孔里没有别人,全是黎七羽……她望着盛母的表情,都看他时更有感情。
  他的心脏酸楚地疼,发现他连靠近她的女人都受不了……
  他会拿一切去跟他相?北堂枫重要还是他重要?盛十年重要还是他重要?盛母重要还是他重要?她和北堂枫的孩子重要还是他重要?自由重要还是他重要?工作重要还是他重要?

  薄夜渊悲哀地发现,不管拿谁去,他都输得惨烈!
  “少爷……你喝太多了。”雷克想去挡酒,还没碰到酒杯,被一脚踹过来。
  薄夜渊是喝了很多酒,可他的酒量已经被锻炼来——
  在没有黎七羽的时光,他常常喝到酩酊大醉。
  所以不管喝多少,他是那么贱地清醒着,大脑一清二楚地算计着黎七羽对着盛母笑了多少次,她眼圈红了多少次,她都在聊什么可以那么难说,为什么他们在一起总是他说、她除了沉默地聆听,这么没有话对他说吗?
  “薄夜渊……”
  直到黎七羽柔软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
  薄夜渊心口的伤舒服了一点,抬起迷醉的眼,见她的小手夺过他手里的杯子:“你怎么喝那么多酒?”
  他一直在喝酒,等她过来阻止,她竟看不见?
  “雷克,还不快扶他去休息?”黎七羽蹩起眉,拿了毛巾擦着他的脸——
  忽然被他的双臂紧紧箍在怀里,他不顾一切地吼:“七羽,嫁给我好不好?”

  “……”
  “我什么都给你……为了你整个薄家我都不要了。”
  附近的名媛都惊愕地看过来,薄夜渊像个正常在情场失忆的男人,原来他爱起来,也会这么无助。
  他不是王者吗?他想要什么女人,还有谁敢不从。
  他想要娶黎七羽,她竟敢拒绝?她有拒绝的权利?
  她们更不明白的是,黎七羽为什么要放着这么爱她这么好的薄夜渊不要!气死人啊!竟真的是她踹走薄夜渊,要离开从薄家走出来的……
  “薄夜渊,你喝醉了。”黎七羽微微蹩眉,抚摸着薄夜渊火热的额头。
  “我什么时候都清醒……你一直都避着我们结婚的话题不提,你不想要嫁给我?!我策划了很多求婚的方案——今天只是开场,但你让我连开始的可能都没有。我有很多想要给你的,你都不要……”薄夜渊滚烫的气息烫在她脖颈,“你还想着他?想回去他身边?”
  “薄夜渊,你真的醉了。这是什么场合?不要在外面发酒疯好么?”黎七羽温柔地说,心里怎么会不难受。
  薄夜渊仿佛陌生人的目光紧紧盯着她,忽而红唇挽起来,沙哑地笑了。

  将怀里的女人推开,他朝后跌撞了两步,雷克抬手扶住她……
  “黎七羽,爱你我一点也不觉得丢人。”
  “……”
  他呛然地转身往宴会外走去,一群人惊呆地为他开路。多少爱慕薄夜渊的女孩芳心碎了一地,恨不得撕碎黎七羽,取而代之。
  薄夜渊一夜没回来。
  黎七羽回到薄家后,坐在他平时喜欢的那个位置,拨弄着小夜灯,心神不宁,难受又压抑。
  她很想这一个月的时间多陪陪薄夜渊,尽量不要谈未来和过去,珍惜现在不好吗?

  为什么他总要她能够保证——她承诺不了的未来?
  手机一次次拨出去,薄夜渊一直都是关机状态。
  “黎小姐,我派人到处去找了,现在消息还没反馈来……”雷克皱着眉,薄夜渊离开宴会厅后,不让任何人跟着,喝醉酒飙车了出去。雷克告诉她,他本来让人暗暗跟着,怕少爷情绪不稳刺.激到他,所以不敢跟得太紧,谁知道跟到半路,竟跟丢了,“不过你放心,滨城这么大,少爷也不会走太远。”
  “我担心的是他喝了那么多酒,还飙车?”黎七羽心口压抑,总害怕会出事。
  “少爷说过,你活着他不会死,我想他会有分寸?你早点休息吧。”
  可是天灾人祸来了,谁能保证自己什么时候死?
  黎七羽怎么可能睡得着:“雷克,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全城搜索他!”
  “……”
  “一旦有他的消息,我要第一时间知道。”
  雷克轻轻叹了口气,临走之前说到小七夜依然没有进展,不知道从哪个方面入手。
  黎七羽点点头说:“等薄夜渊把她放出来,密切跟踪薄夫人的一举一动。她每天去过什么地方,做过什么事,见过神秘人,细无巨细,我全都要知道。”
  然后,薄夜渊失踪了整整一夜。
  天亮了,黎七羽失神地盘踞在沙发,时不时打薄夜渊一个电话,他不回来,到底去了哪。连雷克都查不到他的消息,万一出车祸了怎么办?
  黎七羽抱着双膝,一夜无眠。

  她柔弱的样子映在荧屏……薄夜渊坐在深色沙发,黑眸如鹰,盯了她一夜。
  奢华包间里只开着暗灯,黑紫色的空间幽密。
  日期:2017-12-27 07: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