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55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忽然他转过脸搜寻了一遍房间,没看到黎七羽人影,好心情瞬间DOWN到谷底!
  黎七羽系着围裙,在厨房里熬着鲜美的牛肉汤汁,时不时地出神,想起小七夜一阵恍惚。几次不小心撞到流理台的吊柜,差点被烫到手指头。
  忽然手机铃声响起,她从围裙兜兜里拿出手机接起——
  “黎七羽,你去哪了?”薄夜渊火气满满的嗓音传来。

  “我在楼下餐厅,你醒了吗?洗漱好下来吃早餐……”黎七羽嗓音软软的。
  薄夜渊很受用,可又很紧张。这女人又开始对他好了,每次对他不好他难受憋得慌,可一对他好他又怕她再打什么坏主意了。他观察过,黎七羽只有在很愧疚的时候,才会对他做一些好事来补偿他!
  “我马下来,待在厨房哪也别走!”
  “嗯,我在熬汤呢……能去哪里?”黎七羽笑着挂电话,放下手机的瞬间,笑容又落寞了。

  她要想办法让薄夜渊尽快放了薄夫人才行,不能让小七夜再受伤。
  手机突然又震动着响起,她一边用勺子熬着汤汁,一边接起来放在耳边:“怎么啦?是裤子找不到吗?我看有点脏了拿去让佣人洗了,你找条干净的。”
  那边却是长长的沉默,像从地狱里冒出来的寒冷之气。
  黎七羽的背脊不自觉一僵,看了看手机来电显示——
  陌生号码,并不是薄夜渊的!
  不知道为什么,一种强烈的错觉让她感觉到——“他”的气息!
  黎七羽脑子一片空白,攥着手机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是你吗,北堂枫?!
  终于,那边传来了冷冽、沧桑的声音:“七羽。”
  黎七羽手一滑,汤勺落进了汤锅里。
  北堂枫每一个字都咬的很重,很艰难:“七羽……”

  他叫她的名字,一声声刻到她心里去似的,她感觉到一种剧烈背叛的羞一耻感!
  以前明明她觉得北堂枫才是第三者……
  “我想你。”他僵硬地吐字,像从深渊的另一个国度传来。
  黎七羽的眼泪涌清明的眼眸,覆盖着薄薄一层雪雾。不知道该开心,还是难过。
  开心北堂枫终于醒来了,不再是个半死人;难过的是……他们三个人该如何处之?
  “北堂枫……我……”黎七羽喉头滚动着,说不出一个字。
  那边,电话易了主,凌燃的嗓音出现:“少主,你情绪不能激动——医生——”
  呼叫铃响起。

  “黎小姐,很意外吧,少主终于恢复了意识……”凌燃讽刺的嗓音传来,“他第一个会说的单词,是你的名字,第一个会念的词组,是我想你。”
  “……”
  “而你,又对他做了什么?”凌燃忧郁地地叹。北堂枫醒来第一时间是想见她,而黎七羽接过来以后,却伙同薄夜渊差点害死了少主。如果不是北堂枫吩咐过,不管发生了什么,保护黎七羽,绝不能伤害她……
  黎七羽后脑勺像被重重打了一棍,脑子里一片空白。
  然后,那边电话断了……
  黎七羽攥着手机,怎么会那么难受呢?她最怕亏欠别人的感觉,宁愿北堂枫冷漠无情地对她,憎恨一个人要愧疚直接多了!
  “黎七羽!”薄夜渊的嗓音震响在她耳边,紧紧攥着她的肩头摇晃了一下,“你在发什么呆?”

  黎七羽失神的双眼回过神,放下僵握在耳边的手机:“没事。”
  “你跟谁打电话?我一直打都占线!”薄夜渊刷牙洗漱后,边下楼边给她电话,一路她竟都在通话!
  等他走到厨房,见她握着手机一脸失神,他走近了没发现,叫她也不应。
  她的眼睛红红的,她是伤心么?!
  薄夜渊每次看到黎七羽神游的时候,他怕。这样的黎七羽让他无法捉摸,不知道她下一秒是不是后悔留在他身边了。
  “我在给你熬汤——”黎七羽生硬地转开话题,烫咕噜噜冒着气泡,时间太长了,已经很粘稠。
  薄夜渊竟没种地不敢问下去!
  黎七羽将汤勺从汤锅里捞出来,关了火:“好像熬过了头,可能影响口感,不好喝了呢……”
  薄夜渊将她攥进怀里,刚刚清洗过的他大脸蹭着她娇嫩的小脸,有着须后水的味道:“只要是你熬得,焦了我也爱喝!”

  很温馨的早餐,全是黎七羽做的,薄夜渊一开始胃口很好。
  直到雷克走进餐厅,接到消息的他脸色怪异地瞅了黎七羽一眼,似说未说。
  “有什么事不能见人的?讲!”薄夜渊不悦。
  “少爷,只是……”

  “黎七羽是薄家的女主人,有什么事是她不能听的?”
  雷克叹了口气,既然如此那可说了,少爷你别怪我……“我刚刚得悉,北堂少爷恢复了神智,他现在能说话能动了。”
  哐当,薄夜渊手里的餐具清脆碰撞餐盘。
  黎七羽垂着长睫,倒是一脸淡然。
  “另外,薄老先生情绪波动,已经几天不肯吃东西了……那边医生来话说,再不控制他的情绪,恐怕会有生命危险。”雷克脸色复杂,重重地叹了口气。

  薄夜渊从来不说他父亲的事,但黎七羽到此刻也大概知道,薄老先生应该是心理病、精神病。
  而且病情非常严重,一直在隔离治疗?
  不然这么多年了,媒体报道从来不敢报备薄老先生的情况,他已成为薄家不可提的人物。
  薄夜渊心情烦躁:“没了女人他不能活了?他还不如去死!”
  雷克不敢讲话……少爷其实也没好多少,没有黎七羽不也是天天在闹?真是遗传了薄老先生的情深、专一。

  “放薄夫人出现吧。”黎七羽不失时机地说道,“她是北堂枫的父亲,你没有任何理由囚禁她,北堂枫可以以这个理由发起战争的。到时候你占理亏。而且你父亲的病,你总不能不管?”
  “是你让我抓她的!”
  “现在我改变主意,不想抓她了。你不是说任由我处置?”
  “如果她再欺负你,让你难堪怎么办?”
  “经过这次教训,我想她不敢了……如果她再动我一根头发,你再把她抓起来是了。”黎七羽想了想说,“其实只要你有保护我的态度,她们早不敢真对我怎么样的。”
  黎七羽深思熟虑过了——
  薄夫人放出来以后,她不敢真的动小七夜,因为小七夜是她活下去的王牌。
  如果小七夜死了,不止薄夜渊,北堂枫也不会放过她——她很聪明,所以一定会努力让小七夜的病情治愈,活下来。
  但,继续关着薄夫人,小七夜会受更多折磨!
  黎七羽也不担心薄夫人会再对她做什么……如果真想要她黎七羽死,的确薄夫人早有无数的机会动手,不必等现在。何况黎七羽只还有3个月的命,薄夫人用不着亲自动手让北堂枫恨她一辈子!
  这个女人放出来不危险,黎七羽想过了,她死以后会传口讯给雷克,让他务必跟紧薄夫人把小七夜救出来。
  她死以后,小七夜没有利用价值了,薄夫人不可能还扣着不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