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32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高总,啥味道啊?闻到了吗?”小虹笑着刺激高卓。
  我想守着人家静静可不能这样瞎胡闹,高卓也不小了,找一个这样的不错,可别再寻觅了,连忙在一旁打圆场。
  “今天高总请客,你们想吃什么尽管点菜,反正我给大家每人加份海参小米!”
  高卓真TM有钱了,也一个劲的劝我们点好菜,根本不在乎。

  这时臧婉与静静聊着,看来干商业的都有共同语言啊。
  不一会儿,服务员开始上菜,吕大安问高卓带什么好酒,高卓让静静把旁边的袋子拿来,一下子拿出四瓶茅台。
  “我靠!真讲究!今天一醉方休,不醉不归!”吕大安笑着说。
  臧婉在一边使劲的掐了一下吕大安屁股,“就你能喝!快废了!”

  ***!臧婉天天吃公粮,胖子不废才怪!
  我边吃边聊,主要听高卓介绍南方的一些情况。他说南方那边挣钱很容易,人们的商业头脑很强。有的家庭就是一所工厂,看上去是个小作坊,但生产出来的产品可是行销国内外。
  不知不觉我们三人已经喝掉了三瓶白酒,臧琳她们几个女生喝的是红酒。
  高卓告诉我,现在南方的心理咨询模式也有所改变,有的咨询室虽然牌子含有心理咨询意思,其实却以咖啡、简餐以及影吧模式出现,很新颖。
  我听了高卓的话大受启发,但又一想吕大安这个房子实在太小了,再想拓展经营有点困难,需要重新改造升级,除非把店后面那块地方利用起来,才能略具规模。
  我们三个死党老同学聊到高兴处,高卓突然问我了一句,“大仓,什么时候你再种出个带把的出来?”
  靠!高卓哪壶不开提哪壶,我的种还没找到地呢!想到这里就说了句,“好种需好地啊!”
  “你们都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吕大安一时没听懂我和高卓在说什么。
  不过臧琳和臧婉好像听懂了,只听臧婉说,“你们两个大男人能不能说话文明点,还有两个未婚美女呢!”
  吕大安问我咋回事,我笑着趴在他耳朵说,“美美不是我的女儿!”
  吕大安一听就愣那了,这小子也喝多了,大声嚷道,“大仓,你是不是喝多了?”
  “我没喝多!来!我再敬一下在坐的美女一杯酒!”说完端起酒杯仰脖喝下。
  高卓连忙示意吕大安出来,一会儿功夫,他两个就进来了,吕大安惊呀的看着我,然后对大家说,“各位今天就到这吧,我看大仓对我们这个店有了新的启发,等回去后我们再具体商量。”
  吕大安的舌头也硬了,说话不打弯。高卓也说,“今天的酒就喝到这里,咱们有时间再聚。”
  我估计这两个小子看我心情不爽,出去商量一番回来做的决定。
  吕大安把我送到家里,然后关上门问我,“大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这种事我还能骗哥们!”我感觉也喝多了。
  “靠!我太同情你了!”吕大安从我兜里掏出根烟就抽。
  我躺在床上,醉眼朦胧的对胖子说,“都是哥们,有啥同情,是我同情你小姨子!快回家吧,明天咱们商量正事,怎么才能把店面拓展的事!”

  吕大安回去后,臧琳来到房间,给我端了杯水,我这时已经醉的不行了,但我意识到是臧琳帮我脱的衣服和鞋子,内心感觉太受用了,看来有老婆与无老婆就是不一样。
  但我还是在不断的对自己说,“林雨仓,你怎么能这样呢?眼前女人第一次不是给的你,而且你是同情她,才这样做的.......”
  我想到这里,也就借着酒睡了过去,一夜无梦。
  第二天醒来,天色已是大亮,我穿上衣服,只见桌上臧琳已经做好了饭菜,我想臧琳送美美到幼儿园了。
  我洗了一把脸,然后吃完饭就去了店里。一进店,就看到小虹正和一个男人在那说着什么,我看那个男人怎么这样面熟,但一时想不起来是谁了。
  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安萍的老公,如果没记错,这个人姓李,叫李成。
  瘦挑的个子,如果搁现在应该叫偶巴大长腿的帅哥,可惜青春已不在。
  李成见我来了,连忙站起和我打招呼,“林老师,很久不见了。”
  我也很客气的握住他的手,“李哥近来可好?”

  握住李成的手时,我就想象当初与他们两口子一起吃饭的情景,脸顿时红了。
  我在想他此时来做什么?难道有事找我,还是其他的事?如果有事安萍就给我打电话了。
  李成小声对我说,“林老师,我有些私密话想和你说,你看方便吗?”
  我突然意识到他肯定遇到困难了,为了安萍,我也要帮他。

  我连忙引导李成来到了后面的小房间,一会儿小虹端着咖啡进来了,“小虹,我和李哥有点事要谈,谁找我就说现在不方便。”
  小虹会意的点点头。我关上门问李成,“李哥,有事就说吧!”
  李成叹了口气说,“林老师,我婚姻出现危机了。”
  李成突然说他出现婚姻危机了,我就想难道他和安萍闹矛盾了,不会是安萍被那个秦经理追到手了吧。

  “李哥,你慢点说,夫妻之间闹点矛盾很正常。”说完我递给李成一根烟,只见他摆摆手,从兜里掏出三五烟,这是他平时喜欢抽的牌子。
  “林老师,咱们也不是外人了,安萍有外遇了,可是我不知道是谁,这段时间我闹心坏了,就想过来找你想个办法,费用该怎么算你定!”李成狠狠的抽了口烟。
  安萍有外遇了?那能是谁呢?我想除了那个姓秦的,难道还有其他男人?
  “别着急,你能详细说一下吗?如果介意我就不问了。”我对李成说。
  据李成说,这半年多时间,安萍就像变了一个人,穿衣打扮都很高档,即使她工资再高,也挺不住这样高消费。
  他刚开始并没有在意,但后来安萍突然买了一台小车,还对李成说,这是自己年薪制买的。这样的大事,安萍就只对他说了一句,就把车买回来了。
  李成这个人其实很大度,当然也是一个追求新奇特生活的人,所以他对安萍的种种表现也都默认了,他认为女人吗,四十多岁了,穿好点,玩好点也正常,毕竟好年龄也没几年了。
  但最让李成来气的事,有一次安萍洗澡,而手机响了,他就接了,没想到是个男人打来的,李成问她找谁,这男人一听是李成就把电话放了。

  李成问安萍是谁来的电话,安萍很自然的说是同事。
  再后来,李成还发现了她手机里一些暧昧短信,这让李成很是恼火,与是就质问安萍到底怎么回事。
  安萍见李成居然翻看自己手机,也生气了,于是两人起了战争。
  其实夫妻之间的战争,大多数是因为感情出轨引起的。这也难怪,必竟夫妻双方都是专属品,如果再插进一方,那将会出现大乱子。
  李成说,安萍后来居然把手机也换了,而且加了指纹识别。
  这让李成更加来气,于是战争就更为升级,甚至有次安萍对李成说,能过就过,不能过就分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