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181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1-16 17:26:00
  第163章:罗成叫关
  杨老蔫上车之后,楚震东几个人的心事,算是了了一件,对于路上盘查,楚震东倒不担心,很简单,在老山境内,没人会查王庆魁的车,出了老山上了路,半天几百里就下去了,那时候可没有网络通缉这一说,何况事情已经过去了都快一年了,楚震东相信杨老蔫可以安全到达长沙。
  几兄弟心事一完了,也没心思再给孙明亮看仓库了,好不容易坚持到了晚上,从孙明亮手里要了笔钱,这就不多了,几百块,短期内的吃喝住宿够,也就不回营地了,回营地都没人做饭了,回去也没意思,当下和孙明亮打了个招呼,让人去把营地拆了,哥几个就在小旅馆里住了下来。
  接连两天无事,到了第三天,戏班子到了。
  为什么到的这么早呢?一来是老山庙会,连着三天,热闹非凡,王庆魁对戏班子出手也阔绰,一般戏班子接到这个活,都很看重。二来这戏班子还是从外地请来的,得提前两三天搭舞台、挂旗幡,锣鼓家伙都得搭好架,另外还得走走场,熟悉一下舞台。
  这戏班子准备了三场重头戏,庙会开始第一天下午,就是罗成叫关,这是京剧名段,小生戏,演罗成、罗春的家伙,是亲兄弟俩,长的都十分俊俏,听说是外地来的名角儿,戏台一搭好,就在那边咿咿呀呀的练上了。
  孙明亮有意安排小兄弟几个在戏台子附近看着,防止一些混子们前来骚扰,戏班里有些姑娘,长的也都是很俊俏的,所以经常会有些混子来捣乱,但大部分混子过来一看小兄弟几个在,也就走了,小兄弟三个打了十几个混子,王建军打败石景的事,混子们还是知道的。
  这样一来,戏台子附近也没什么事,兄弟几个就在旁边看,他们根本不懂啥叫京剧,也听不懂,听的一会就觉得无聊了,可又不能走,如果他们一直在这里,到时候安排他们守护王庆魁才自然,如果到时候忽然将他们几个硬安排到了戏台子旁边,反而容易引起人的怀疑,就一个个硬撑着,听到最后,都听的快睡着了。

  就这样又一连熬了三天,庙会终于开始了!
  小兄弟几个头天夜里,就将刀子什么的都准备好了,第二天一大早就上了街,老山庙会,确实热闹,一大街都是人,卖菜的、卖米的、卖鱼卖肉的、卖桌的、卖凳的、卖叉子扫把铁锨头的,卖糕点的,卖水果的,架锅炸油条的、卖布的、卖衣的、摆摊卖鞋的,要饭的、唱落的、街头还有卖耗子药的,大部分的摊位,都是生活用品,来凑热闹的,也都是四邻八乡的百姓居多。
  楚震东等人可没心思看热闹,直接就到了戏台子所在,一看戏子已经开始扮上了,却还没开锣,一问才知道,下午才开场,兄弟几个一商量,闲着也闲着,就去街面上看看吧!
  这边刚一想走,那边孙明亮就到了,一眼看见兄弟几个,急忙喊道:“东子,正找你呢!”
  说着话,快步到了楚震东身边,一拉楚震东的胳膊,轻声说道:“这事可能有点不妙了,前几天,有人到处张贴关于魁爷坑了石景的大字报,这事你们知道了吧?”

  楚震东一点头道:“知道!”
  这事闹的满城风雨,他要说不知道那才假。
  孙明亮面色一苦道:”坏事就坏在这上面了,这事引得魁爷很是生气,而且,也开始怀疑有人在针对他,不知道谁干的这事,这可将我们的计划破坏了。“
  说着话,还用眼角瞟了楚震东两眼,想通过楚震东的反应,还分析这事是不是楚震东干的,楚震东哪会上他的当,立即又故意装出一副诧异的说道:“怎么?这事不是亮哥你让人做的吗?我一直都以为是你的手下干的。”

  孙明亮一听一看,也有点迷糊,按道理来说,自己只跟楚震东说过石景是被魁爷坑了的,可自己又没有提及魁爷背后的势力,在那大字报里,可说的清清楚楚,而且,楚震东的反应,也确实不像知道内情的样子。
  这就让孙明亮也担心了起来,自己本来只是试探一下楚震东的,可这事确实不像是楚震东干的,那是谁在暗中搞鬼?难道说,是上头要开始正式洗牌了?
  孙明亮这人是个十分警慎的家伙,这么一想,顿时就是一激灵,他知道,就算上头洗牌,对付王庆魁也不会明目张胆,一般情况下,上头的人也不会露面,为了不引起注意,做事都是借别人的手,可不管是谁,想杀王庆魁都不容易,而今天这场戏,不管对谁,都是个好机会。
  这么一想,孙明亮立即下了一个决定,对楚震东说道:“东子,现在魁爷不要我安排的人保护他了,他自己随身带着那二十个亲信,我们的计划,得暂缓一下,以后再做打算。”

  这完全是临时起意,孙明亮的本意,是不想在这个时候,让小兄弟几个再添麻烦,万一他们搞起事来,有人在趁乱对魁爷下手,那就棘手了,反正他们兄弟几个在明,也跑不掉,以后再想办法就是。
  孙明亮这一次,真的将小兄弟几个彻底搞懵了。
  孙明亮一句话说完,转身就走,根本就不给小兄弟几个问个为什么的机会,兄弟几个全都傻眼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一切计划,原本都推演过了无数回,每一个细节,大家都了然于胸了,可事情到了关口上了,孙明亮忽然来了这一手,让小兄弟几个连接近王庆魁的机会都没有了,这还怎么玩?硬来几乎是不可能成功的,别说王庆魁还有二十个亲信了,王庆魁自己就不是好对付的主。
  就在这时,戏台上忽然一阵忙碌,咋回事呢?安置背景了,用一块画有城墙形状的厚布,在一边拉了起来,布上还画有城门,只是城门是紧闭着的,分明是为下午准备的罗成叫关的布景。
  随即那个扮演罗成的小生也走上了台去,在指点那布景怎么怎么布置,那布景从舞台里面延伸了出来,一直快到舞台边缘了,才封了起来,就是用绳子一栓而已。
  楚震东眉头一皱,顿时计上心头,现在已经被逼到这个份上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当下一招手,等拿背景布置好,戏班子人不不注意的时候,带着小兄弟几个就钻进了那布景之中。
  小哥几个这三天来,看了好几遍戏子们的演习,十分清楚,这出戏等到开演的时候,这背景后面是有人的,可要等罗成叫关开唱,那已经是压尾了,在这一前,还有半天的其他段子,只要王庆魁出现,他们完全可以提前动手。
  兄弟几个就藏在布景后面,一直不吭声,可外面的孙明亮随即就发现,小兄弟几个失踪了,顿时就知道,小兄弟几个可能藏起来了准备动手了,他又不傻,那会不多做防备,以前年年庙会唱戏,都只有五六个人保护王庆魁,今天倒好了,准备了三四十个混子。
  等到戏班一开锣,百姓逐渐上座了,王庆魁就笑呵呵的露面了,这每年一次的唱戏,对王庆魁来说,实际上就是一种主权的宣布,只有最牛逼的混子,才敢坐到中间那张台子边。

  等王庆魁一现身,楚震东从缝隙里一看,直接傻眼了,四十个混子分成四面,直接将王庆魁护在中,王庆魁大马金刀的坐着,一挥手,就有汉子拿了一沓钱出来,他交给了身边的班主,班主伸双手接过,倒退着离开,将钱往后台一拿,这戏就算开始了。
  不知道别的地方有没有这个规矩,这个钱,叫开嗓钱,说白了,就是开唱之前先付一半,唱完才给另外一半,没有这笔钱,戏子是不会开唱的,在中间过程,还可以加钱点戏,叫打彩钱,这个可能会因为各地的差异,叫法也会有不同。
  戏台上咿咿呀呀的唱着,楚震东在背景后面都急冒汗了,万万没想到,事情会转变成这样,好好的一场大戏,一眨眼就成骑虎难下了,冲出去吧!白白送死,不冲出去吧!就算等会哪些发现自己等人的戏子不声张,最多耗到散场,也一样无功而返。
  而且,楚震东也不甘心啊!计划了这么久,眼瞅着要实现了,忽然发现篮子底子漏了,这给谁都难受。
  这边楚震东在患得患失,戏台上的戏子却在不停的进行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几个小段一结束,就是罗成叫关!
  随即一阵锣鼓家伙奏响,那扮罗春的家伙就先登上了城墙头,实际上就是一个梯子,就像根本就没看见兄弟六个一样,一亮相,唱了几句,紧接罗成登场了,提枪跨步到了城门前,一转脸一个亮相,台下已经响起了一片叫好声。
  可就在这叫好声一起之时,那罗成手中的梨花枪忽然一抖,嗖的一下就脱手飞了出去,直钉王庆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