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7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没什么好赖的了。楚天齐便只得说:“你要怎样?”
  欧阳玉杰道:“我不想怎样?但我怕别人要怎样?这个号码,只有我和她知道,而这张卡刚刚已经成空号了,也没有其他人知道发短信一说。”
  楚天齐“哦”了一声,他意识到,对方这是在毁灭证据,在帮自己,可自己似乎并不需要帮忙吧。于是,他淡淡的说:“一个号码而已,又没有什么秘密。”
  “天齐,我这是在帮你,你不应该不知道吧?当然,我说这些,并不只是要你知道这件事。我也清楚,你的心思不在玉娜身上,只是她太固执,所以你并没有主动找过她,也没有回她的短信。虽然我不知道她给你发了什么,但是我相信,你肯定不会受那几条短信左右。可是如果这事被我家知道,或是被对方家庭知道,那就真不好说了。就是让一个局外人发现,也会进行联想的,毕竟玉娜出事了。”说到这里,欧阳玉杰把头扭向一边,右手在眼上抹了一下,“活蹦乱跳的一个女孩子,现在却躺在那里,只比死人多口气,我这心里……”

  “三条短信内容一样,就是一句话‘我要嫁人了’,我并不知道是谁发的短信,也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意思。”楚天齐的声音也和对方一样,有些嘶哑。
  本来楚天齐是不准备讲这些的,其实他刚才一直是防着对方的。自从欧阳玉娜被家里采取手段后,欧阳玉杰就多次充当家族代言人,不但找自己专门进行警告,而且还用贷款相威胁。从那时起,楚天齐就把对方划到“帮凶”行列,只不过把对方曾经的帮助还一直记在心里。
  刚才在对方提到欧阳玉娜时,楚天齐就加了小心,时刻进行着提防。尤其对方一开始总是居高临下的样子,更让楚天齐反感。只是听着听着,尤其听到刚才短信的事时,楚天齐觉得好像自己有些误解对方了。尤其发短信的事已经说到这份上,楚天齐也没装糊涂的必要了,何况短信内容也没什么。
  “我相信,可别人未必,所以以后你也不要和任何人提起了。一旦让不该知道的人知道了,肯定会进行联想,你就会万劫不复,还有好多人也要跟着遭殃。”说到这里,欧阳玉杰拉开抽屉,拿了一张报纸出来,“记住,玉娜是这么受的伤。”
  楚天齐疑惑的接了过来,他注意到,这是一张*日报。在报纸的第四版面,有一个大标题:《大火无情人有爱,新娘记者勇担当》。
  这篇文章,记述了一个新娘子婚礼当天奔赴火场的情形。文章中说,新娘子正在举行婚礼仪式的时候,突然在舞台上发现了远处幼儿园的火情,职业记者的敏感与良知,让她不顾一切冲向火场。但是在奔跑的路上,新娘子却被汽车撞倒了。

  文章中没有写新娘子现在的情况,而是用报人的语气,对新娘子进行了赞扬,呼吁更多的人学习新娘子的品格,也呼吁媒体人学习这名记者的精神,最后给新娘子送上了祝愿:祝您早日康复,祝您一生平安。
  虽然文章中没有写名字,也没有写婚礼具体地点,但楚天齐知道,这是在写欧阳玉娜。
  欧阳玉杰又说了话:“当时小妹跑下台子的时候,我正在酒店里面,并没有看到,但我确实也不能理解,不知道他是为了什么。等我和众人一同赶到事发地点的时候,她已经倒在那里,人事不省。就在前方不远处,正有一个幼儿园冒着黑烟,于是就有了这篇文章。这篇文章能够出台,每个人的目的不同,但我却知道这可以掩盖可能的事实,对妹妹是绝对有好处的。
  我不知道小妹出事是否真如报纸上所说,是不是为了其它事和其他人。但我相信,那是她自己的选择,与别人没有任何关系,那个人既不知情,也更不会怂恿她做什么事。其实事情说起来,也是一个个偶然累积起来的,可能也是冥冥之中的一个劫难吧。那天她似乎心不在焉,那天也的确是个鬼日子,只希望否极泰来,她能早日苏醒过来。
  你不要把此事放心上,和你没有一点关系。我只是担心你知道此事后,万一意气用事,那就麻烦了,才想着要找你。今天能够偶遇,可能也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吧。我愿意相信这就是一个劫难,一个有惊无险的劫难,我相信小妹一定能够醒来的。”说到这里,欧阳玉杰的声音又嘶哑了。
  停顿一下,欧阳玉杰挥了挥手:“天齐,你走吧。不要和人提起咱俩见面的事,下次见面可能还是得横眉冷对了。”

  “欧阳主任,谢谢你!”向对方鞠了一躬,楚天齐向外走去。
  已经在汽车上坐了一个多小时,也早已离开了定野市信用联社,但楚天齐的脑子里还是回荡着那间屋子里的情形,还在回荡着欧阳玉杰的话。
  玉娜怎么会突然奔跑?又怎么会向东奔跑呢?楚天齐有理由相信,如果那天自己不出现在现场,很可能玉娜就不会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但他又不愿意相信,是自己的出现,给玉娜带来了不幸。可他内心却有着沉重的负罪感,压的他透不过气来。
  实在憋闷的厉害,楚天齐不由得骂了句:“他妈的,真是个鬼日子。”

  厉剑回头瞟了一眼,又赶忙转回头去。
  将近下午五点半,即将下班的时候,手机响了。
  看到是程爱国办公室号码,楚天齐赶忙按下接听键,喊了声“程部长”。
  手机里传来程爱国的声音:“现在到我办公室。”
  “好的。”楚天齐马上答复。

  结束通话,楚天齐立刻从车上下来,快步进了市委院子,又快步乘坐电梯,上楼而去。
  可能是程爱国让人和一楼打了招呼,也可能经常来市委办事,在上楼时安保人员只是让楚天齐进行了例行登记,既没有盘问,也没有进行核实。
  轿厢门再次打开,楚天齐快步走出电梯,到了程爱国办公室门前。
  这时,对面屋门打开,一个年轻人走出来,告诉楚天齐,程部长正在等着他。
  谢过对方,楚天齐抬起右手,轻轻敲了敲门。

  一个威严的男声传了出来:“进来。”
  推开屋门,楚天齐走了进去,顺手把屋门掩上。他看到,办公桌后的人正抬头盯着自己。
  冲着对方一笑,楚天齐喊了声“程部长”,迈步向前走去。
  程爱国面带笑容,用手示意了一下:“坐。”
  遵照对方意思,楚天齐坐到了对面椅子上。
  程爱国没有立即说话,而是笑咪*咪的盯着对方,看了起来。
  楚天齐既奇怪,也不自在,试探着问:“部长,我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请您指教。”
  程爱国摇了摇头,还是没有说话。
  楚天齐尽力想着可能性:“那……是不是有什么传言?或是我无意中给您捅了篓子?要不就是……”
  “你怎么尽往坏处想,就不能想想好事呢?”程爱国打断对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