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国术传记——老一辈武学宗师们传奇的一生,武术被尊称国术的黄金岁月!》
第25节

作者: 作者白鹿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揣好钱,说道:“你等着,我去卖几个烧饼回来。”
  济源见她要出去,赶忙说道:“还是我陪你一起去吧。”她一想也是。锁好门,两人又溜了出来。

  卖烤白薯的还在那里,她径直走了过来。“怎么又是你们,滚滚滚,滚远点,被挡着我做生意。”摊主一顿数落。
  她掏出钱,在他眼前一晃,说道:“给我来个最大的。”
  摊主见她有钱了,笑容满面,急忙包好,递到手上,恭敬地说道:“您拿好了。”
  她拿着烤白薯,走到济源面前。分给他一半,说道:“看见了没有,有钱你就是爷,没有钱,谁理你啊!”说着吃起来了。
  济源手捧着热腾腾地白薯,肚子早饿的没感觉了,看着白薯,大口大口地嚼起来了。
  两人吃饱了,回到房子。济源问道:“我们现在干什么?”
  她想了想说道:“等呗,等我叔叔。”济源又问道:“你叔叔会回来吗?”
  她坐在炕沿上,打了一个饱嗝,说道:“我也不知道。”吃饱了,天也黑了,困得她只打呵欠,见他在屋里,也不敢睡。

  她随意问道:“小和尚,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济源合十,说道:“师傅给我起的法名叫济源,济世随缘的意思。”
  她反复念叨着,说道:“那就是说我们有缘,是吗?”
  济源合十,讲道:“佛家讲,随缘是福,丛生皆有佛性。”她又打起呵欠了。
  济源说道:“你困了就睡吧,我给你守在外面。”说着向外走。
  她想起为自己挨得那顿打,心里过意不去,叫道:“外面太冷了,你还是在屋里吧。”
  说着起身,走到外间,说道:“你就睡我叔叔的床,我睡里屋。”给他打扫好床铺,回身进去了。
  她心里还是不踏实,找来一根木头从里面顶住房门,这才爬上炕,睡了!
  济源听里面没了动静,四周打量了一番,进门处有一个简易灶台,一口大水缸,床子是用木板拼凑的,就只有一床薄被子。
  他刚要躺下,背上的血印,痛得他睡不着,又坐了起来。
  他只好坐在床上,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真有点想回去找师傅的念头。想着想着,也困了,不知不觉睡过去了。
  睡梦中,她看见叔叔被他们打得遍体鳞伤。叔叔喊着:“小凤,快跑,快跑!”
  她哭喊着,不停地跑啊跑,一只大手,突然把她抓住了,对着她哈哈大笑。她大叫道:“不要啊,不要啊!”
  一下子坐了起来,泪和汗交织在一起。济源听到喊声,敲门无人应答,试图撞门,但是试了几下,都没用。
  他叫喊着:“你怎么啦!”
  她这才反应过来,回道:“我没事,做梦了。”济源这才放下心。
  日期:2017-12-16 16:15:19
  33 人活着真难啊!
  天亮了,也没见她叔叔回来。两人又到大街上去转悠,来到她卖唱的那家茶楼,却看见那个清秀的人,一身长褂礼帽,在手下的簇拥下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时一群乞丐围了上去,只见他从怀里拿出一串钱,一一分给他们后,坐上黄包车走了。
  济源看着那群人,客客气气地给他鞠躬,说道:“这不是打我们的那群人吗?”她这时只顾看那人了,回头一瞅,还真是他们。
  她说道:“真是冤家路窄了!”那带头的也看见他们两个了,一群人走了过来,她拉着他就想走,却被叫住了。
  带头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是从哪儿来的?”
  济源看看她,她说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带头的说道:“你们要是打算在天津这地面而上讨口饭吃,就和我有关系。”
  她问道:“你谁啊?”
  其中一人站出来,说道:“听说过丐帮嘛,这就是我们的大哥。”
  带头的问道:“兄弟想不想加入我们?”又说道:“只要你跟着我混,我保证没人再敢欺负你们,怎么样?”济源看着她。
  她看了他们这一群人,问道:“刚才那个给你们钱的人,你知道他是谁吗?”

  带头的笑道:“这有何难,人称小周瑜的云南督军蔡锷,这也难怪你们不认识。”
  她看了一眼济源,吃惊地叫道:“他是当兵的!”再一想他手下的那一群大汉,手里都带有家伙,一看也不想做买卖的。
  带头的见她发愣,叫道:“想什么呢,愿意还是不愿意,给句痛快话。”
  一人说道:“我们大哥是看上你们了,要是换了别人,才没这么好的脾气呢。”

  她问道:“你都能给我们什么啊?”
  那人叫道:“你还讲起条件来了,我大哥能看上你,那是你们的造化,别给脸不要脸。”
  带头的说道:“有我一口吃的,绝对不会饿着你们,怎么样?”
  她见他们一个个恶气哼哼地,拉着济源说道:“我们走,饿死也不跟你们一伙,谁知道你们都干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说完拉着他走了。
  带头地看着他们走了,说道:“看你们能撑多久,饿死了都没有人给你们收尸。”

  两人走远了,这时肚子真不争气,又叫起来了。济源说道:“要不我去化缘,说不定能遇上了好心人呢。”
  她不放心,说道:“我跟着你。”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地走着,看见哪个摊主有剩菜剩饭,他就走过去给人家鞠躬,求人施舍。
  遇到好心的,还给句话,说道:“这剩下的我还舍不得吃呢,得给孩子留着,您还是上别家去问问吧!”
  遇到不客气的,直接就打发走了。前前后后转了几家馆子,都没要到吃的。
  她实在是走不动了,猛然想起一事儿,说道:“你叔叔在哪儿呢,要不我们先去找他吧。”
  济源也饿了,说道:“我师父只说他在天津城,别的都没说。”
  她饿着,说道:“这算怎么回事啊,你师父这不是成心想为难你吗。”
  济源合十,讲道:“我师父常说,出家人不能为一点磨难就丧失了佛性,苦难尽头就是坦途,那有什么事,都是一帆风顺的。”

  又说道:“佛祖是在用苦难,考验一个人是否有韧性,有······”
  被她打断了,她说道:“我现在不想听你讲佛法,我就想吃口东西,成吗?”
  济源挠挠头,也没有办法。她说道:“走吧,我们还是回去等我叔叔吧,说不定他正在四处找我呢。”
  两人拖着饥饿的肚皮,往回走,进了大杂院,看见他们的铺盖卷,已经被扔在了外面。
  房门也换了锁,她叫道:“完了,这下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了。”
  济源说道:“要不,我们还是去那间破庙里······”他没敢说出口。
  她看看天,已经转了一天了,也没有地方去了,说道:“还能有什么办法,走吧。”
  收拾好东西,正要往外走,看见一个大妈走过来,叫道:“这不是小凤嘛,这几天你都哪里去了,你叔叔满世界的找你,都快急疯了。”
  一听这话,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涌出来了,跪在大妈面前,问道:“大妈,您告诉我,我叔叔在哪儿啊?”
  大妈一惊,拉她起来,说道:“好闺女,你这是怎么了,有话慢慢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