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国术传记——老一辈武学宗师们传奇的一生,武术被尊称国术的黄金岁月!》
第16节

作者: 作者白鹿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汽车缓缓驶到了剧院门口,车门打开,上海的社会知名人士一起鼓掌欢迎,簇拥着他们一起步入会场。

  一千人的剧院,被人群挤得密不透风,宋教仁在雷鸣般的掌声中登上丽华剧院的大舞台,今天他将要舞出一场影响中国百年的民主自由风!
  于右任做开场介绍:
  今天我党人士,宋教仁先生将在这里,面对着各国驻华使节,各界朋友。做一次公开的演说,阐述我党一贯主张的民主立宪建国的思想,对于他本人,大家多少都已经有所了解,我就不再多加介绍了,现在我们就有请宋教仁先生为我们讲说。
  宋教仁站起身走向讲台,看见陈其美就坐在第一排的不远处,陈见他向自己投来目光,微笑予以回敬。这时台下人群站了起来,掌声此起彼伏。
  宋教仁脱下礼帽,深深地鞠了一躬。面对话筒,看着台下好奇地目光,说道:“我是人,我是神,我和在座的一样,都在为我们这个贫瘠不堪的国家能够走上富强,贡献着自己的一腔热血。”
  他停顿了一会儿,扫视了一下人群,接着讲道:“从甲午海战到辛亥革命,我们推翻了清王朝旧的制度,但是,我们的国家人民依然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一场革命,换不来民众所期盼的美好生活。却把他们带进了无尽的黑暗中,看不到光明,就没有了希望,每天过着浑浑噩噩的日子,这个国家将会四分五裂!”
  人们都被他的话语,吸引住了。
  他又作进一步的阐述:“我所主张的民主立宪治国,首先要使国家南北统一,民族和解,放下彼此的政治隔阂,我知道这是很难做到,但是只要我们同仇敌忾,敢为天下先,为民众趟开一条血路。
  让他们看到黑暗只是暂时的,黎明的曙光就在眼前,只要我们敢打破黑暗的笼罩,让心中光明之火燃烧起来,希望之光就会驱走黑暗,光明才能普照大地!这一切都需要我们合起手来,一起去实现。
  ”民众再次站起报以长久的掌声,他深深地鞠了一躬,在热情地掌声欢送中离去。
  第二天,上海各大报关在头版登载了宋教仁的照片和演讲,一下子轰动了整个上海滩!

  仓库里,楠秀一夫手里拿着一份小明君送来的报纸,津津有味的品读着。
  小明君说道:“阁下,上峰好像并不同意我们的这次行动计划?”
  楠目不转睛地,看着报纸,说道:“小明君,你想不想为你的家族争光,并成为整个大日本帝国的英雄,受到天皇的嘉奖,国民的爱戴。”
  小明君说道:“能为天皇效忠,是我一生的荣耀!”
  楠又问道:“付出生命的代价,你也愿意吗?”

  小明君愣了一下,坚定地说道:“能为天皇效忠,为了帝国的利益,我愿意献出我的一切,哪怕是生命!”
  楠秀一夫夸赞道:“小明君,你没有让我失望,不管这次行动成功或失败,你我的名字将会永远被世人所铭记。”
  说完,楠秀一夫打开了自己的手提箱,小明君看见里面放着一把五响手枪。
  他拿出来送给小明君,说道:“你就用这把枪杀了宋教仁。”
  小明君接过枪,问道:“什么时候行动?”
  楠神秘地说:“到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从南京赶来的黄兴,见到宋教仁大赞道:“遁初的一场演说,震动了上海滩,也震惊了洋人啊!”
  于右任接着说道:“不知北京那位袁大头看到报纸,会作何感想呢?”
  廖仲恺打趣道:“一定是寝食难安吧!”众人哈哈大笑。
  离北京国会选举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宋教仁也该起身北上了。
  内务府秘书洪述祖给应桂馨发来密电:“国会选举前后,宋教仁尖锐地抨击袁大总统专制政治的黑暗,积极宣传责任内阁的主张,这危及了大总统的统治地位。你等若能为大总统分忧,必有嘉奖。”
  应给洪述祖发电报称:“功赏一层,应不希望。但事关大局,欲为釜底抽薪法。若不去宋,非特生出无穷是非,恐大局必为扰乱。”
  3月20日黄昏,应把楠秀一夫和武士英招到他的公馆,对他们说:“今晚,宋教仁就会坐火车北上,我要你拿着这把枪杀了他!”

  说着应掏出楠秀一夫送给他的枪,递给武士英。
  武士英看着他手里的枪,说道:“我答应你,教训他一下,没说要杀了他。”
  应举起枪对着楠秀一夫说:“你不杀宋教仁,我现在就毙了他,要谁死,你自己选!”
  三个人对峙了一会儿,一声枪响,子丨弹丨从楠秀一夫的耳朵边擦过。

  应举着枪,说道:“第二枪,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武士英还是没有吭声,应叫道:“我看你能硬到多久,给我把人带上来!”
  武士英看见明珠被蒙着眼,被夹着推到自己面前。应走到明珠面前,举起枪问道:“那我要是一枪把她给毙了,你会不会答应呢?”
  武士英听到她的哀求声,叫道:“好,我答应你。”
  应说道:“这件事办完,有我在,我保你没事,以后在上海滩,有你想不仅的荣华富贵。”

  晚上10点,去往北京的火车站,来送行的有于陈其美、黄兴、陈劲宣、宋教仁、廖仲恺等,鱼贯而行。
  走至车站入口的剪票处,宋刚伸手去取收票员剪过的车票,突然一声枪响,宋就用手摸着他的腰,大叫说:“我中枪了,有刺客。”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个穿黑呢的汉子,从人群中不顾一切地窜逃。
  于右任这时非常镇定地说:“现在一方面要追捕凶手,一方面赶快送入医院,我去找车子。”
  日期:2017-12-12 15:03:02
  22 杜心武归来
  他急忙跑到车站外的停车场,找到了一辆汽车,把宋扶上汽车。一方面令留下的送行人赶快报警追凶,这边则令司机开快车送至靶子路沪宁铁路医院。

  宋这时神志还很清楚,他用手把于右任的头拉到胸口,喘息地说道:“我痛得很,恐怕活不下去了,今以三事奉告:一)所有在南京、北京及东京寄存之书籍,悉捐入南京图书馆;二)我本寒家,老母尚在,如我死后,请克强与公及诸故人为我照料;三)诸公皆当勉力进行,勿以我为念,而放弃责任心。”
  武士英随着人群跑出火车站,自己的脑子还停留在刚才的那一刻,自己是开了一枪,但是卡壳了,没有打响。
  这时突然一声枪响,他看见宋教仁扶着腰倒给了于右任的怀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一枪又是谁放的?
  他跑到仓库去找楠秀一夫,看见的却是明珠倒在了血泊里。他又去日升堂找,这里早已是人去楼空。
  他在去应公馆,找应桂馨想知道明珠是怎么死的。应知道宋中枪了,但是还没有死,正在医院抢救,有可能下肢瘫痪。
  应面对武士英的质问,应却反问道:“她死了,她怎么会死呢,我不是已经把她放了啊!”

  武士英问道:“不是你杀了她,还能有谁?”
  应说道:“我为什么要杀一个和我毫不相关的**,我杀了她,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