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的秘密》
第34节

作者: 小刀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东西抬头看我,眉毛几乎被完全堆砌到了抬头纹里,“安哥,你问我这个我是真不知道!你也看见了,这个地方完全不合常理,这要是一阴宅或者阳宅,我都能给你算出出口在哪来,但这个地方弄不了,我觉得这个地方早就不在咱们老祖宗那个东西里面了。”
  我觉得他说的这些也有道理,在这个神话时代的遗迹里,我想以人类的逻辑和经验去推断这些事情实在是太过于异想天开了。

  刘东西看我没说话,接着道:“刚才休息的时候我朝四周看了,只有这一个能去的地方,如果说这里不是出路,那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他的意思我很明白,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我们进这个门是最好的选择,也是唯一的选择!他已经拿到了丹药,只有出去才能算是圆满的结束这件事情。我突然发现,从开始以来,只有现在才是我和刘东西目标最一致的时候,虽然猜忌已深,但现实让我相信他。
  于是我点头道:“那我们就试一试,不行再想别的办法,不过从现在开始我们一定不能浪费任何时间,我们现在没法补充给养,时间拖得越久越危险!”
  刘东西大喜道:“正是这样,我们这就出发。”说罢便揣起刚做好的火折子,麻利的钻进了门。
  我回头又看了一眼那个高耸入云的世界,随即踏入了那门内的黑暗中。
  我感到门内是一个很大的空间,刘东西就在我前面两步,我把火把举高,周围骤然变得明亮,我和刘东西四处打量,极力想要看得更远一点,但这点光完全不能刺透这种密度的黑暗。
  我们朝横向走,直到看到岩石为止,这里大约有二十多米的宽度,四周有一堆堆地乱石头,头顶不知多高,完全看不到顶。我感觉这也是一条山体裂缝,只是被人在门口加了个门而已。

  进门的时候我曾经设想过门内会是一个什么光景,我曾以为会看到黑冰与暗火的地狱,或者是刘燃卿曾经进入的那个地底宝塔般的古墓,甚至一步迈回文明世界。
  这些情节都会让这个故事变得超级精彩。可是这里和很多事实一样,这个山洞平凡的让人不愿意接受,不愿意相信在这样一个神奇的地方会用这样的一个平凡的山洞作为结束的出口。
  当时的我并没有意识到这条通路所蕴含的隐喻味道,后来想起的时候总是不禁感慨这种奇妙的必然,似乎有种始终凌驾于一切平凡的或者神奇的之上的东西,若隐若现,若即若离。
  脚下是略有些酥硬的浮土,我和刘东西快步朝前走,这一路谁也没有说话,我想起刘东西之前的遭遇,十分小心地不让身上沾上灰尘,前面的路上没有什么特别,山洞时宽时窄,但都可以很顺利的通过。我开始以为我们能够很顺利的找到那个发着白色光芒的出口,然后狂奔过去,一头闯到阳光里,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可是这种一厢情愿的想法似乎更能够促使变故的到来,我听到刘东西的声音:“有岔路!”

  山洞在我们面前分出了一个岔路,我们正站在其中一个的前面,要不是火把的光在另一个岔路上打出了奇怪的影子,我们估计就会错过这个岔路,避开这种选择的烦恼了。
  “走哪边?”刘东西问我。
  我奇怪的看他一样,“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来过!”
  刘东西苦笑道:“安哥看你说的,我也没来过啊!”
  “你祖宗不是来过吗?留下什么记号没?”
  刘东西叹口气道:“安哥,实不相瞒,我不知道先祖是否走过这里,他为何没有透露出去的方法我也不知道,到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随着刘东西的话音落下,苟延残喘了半天的火把熄灭了,周围的一切重新陷入了黑暗之中。
  当我们走在一条只有一个终点的道路上时,不管开始的时候是如何犹豫、怀疑、纠结不休,但最终都会得到那种精神上的宁静。但是当这条道路上出现了选择时,我们就会不断地陷入各种负面情绪,岔路出现,终点不明,我们迷失。
  我没有急于打开警务通上的手电,而是问刘东西:“走哪边?”
  前面只有沉默,当我以为他已经不在了的时候,刘东西说话了:“安哥你觉得我们走那边好?”
  我打开手电,先晃了晃刘东西的脸说:“没办法了,找找线索吧!”
  刘东西重新又缠了个火把,两人在洞口分头仔细查看,两个洞口几乎一摸一样,唯一的区别就在于,一个洞口在我们面前,而另一个差点被我们错过。
  我对刘东西说:“就走这条吧,都走到门口了,有缘分!”
  刘东西没有说话,领头走了进去。

  这条通路比之前的要窄一些,火把的光能够照到两边的岩壁,走了不久之后,这条路开始向上倾斜,我一看有门,这次可能还真的让我蒙对了,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这时两边的岩壁出现了一些人工的痕迹,有的地方还有一些奇怪的符号,我凑过去仔细看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是什么,便叫刘东西来看。刘东西趴上边看了半天摇头说他也不懂,有些地方像是图语中惯用的符号,有些则像是符文,完全看不懂。
  我知道符文是什么意思,但是不懂他说的图语是什么便问了他一句。刘东西道:“所谓图语便是青铜器上偶尔零星出现的符号,和甲骨文一个时候,看似简单实则难以破解。”
  我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再加上此处出现文字对我们来说可是非同小可的事情,说不定其中就包含着出口的信息。
  我问:“你能看懂这些东西说的是什么吗?”
  刘东西道:“不能,咱们老祖宗这套玩意可是非同小可,都说汉语博大精神,其实古文里面的含义更多,到甲骨文那时候简直是一个字就是一句话,甚至是一个事件。”

  “甲骨文不是翻译了不少了吗?”我记得以前在书店里见过一本甲古文字典。
  刘东西这时候兴奋起来,眉毛几乎飞到了火光外的黑暗中:“这才哪跟哪啊?牵强附会而已。安哥你知道部首吧?”
  我点点头,刘东西接着道:“安哥你是干监狱的,咱就举这么个例子,监狱的‘狱’字,您看这里面意义可丰富了,看这个字形,两条狗夹着一个言。只有人能说话啊,所以这个言就是人,两条狗把他夹住了,就是人被关进监狱啊。这样还不完,为什么用言不用人呢?因为古时候这个‘狱’字还有个打官司的意思,您看两排走狗中间夹着一个说话的人像不像审案子?还有好些意思我就不说了--”

  到这里我听出不对了,打断他道:“刘东西你他妈才是走狗!”
  刘东西也觉出不对,赶忙道歉。我没再理会,接着问他:“那就是说你也看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刘东西道:“看不懂,古文里面的基文含义就极为丰富,捏合成一个字绝对无法破译,这些东西我也就只能看出一些要素,无法肯定是什么意思。”
  我想了想,这也比一点不知道抓瞎的强,于是便让他把他看出来的东西告诉我。
  刘东西又仔细看了一会道:“照我看是有首先这些东西是时间充足的情况下刻出来的,那就不会是记号,因为记号没有必要写这么多也不必这么复杂。所以这些东西要么是占卜记事要么是留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