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7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呀,老魏这些招数够溜的,那天先主动登了你的门,今天又来了这么一招。不出意外的话,那天他去你办公室,肯定也有意识的让别人看到了。”江霞笑着道,“果然不愧曾经是同事,许源县出来的干部一个比一个厉害。”
  “江书记,我现在头都大,你就别说风凉话了。”楚天齐“嗤笑”一声,“你还是帮我支个招,我到底该怎么应对这事呀。”
  “怎么应对?”江霞声音停了停,过了一会儿,才又缓缓传来,“你现在如果直接接受他的建议,确实有些冒险,毕竟你已经在成康经营了两年,好不容易打开了局面,不同于他新来乍到。可要是不接受的话,虽说他应该相当长的时间里不会把你怎样,可不代表他的新合作伙伴不对你怎么样。以前确实没看出来,老魏还真有一套。依我的意思,你现在不如问问……”
  “叮呤呤”,手机铃声传来,是另一部手机在响。
  边听着对方的声音,楚天齐边拿过另一部手机,扫了一眼上面的来电显示。看到上面的那串数字,他先是一楞,随即马上道:“江书记,先挂了,领导来电话了。”说完,结束了通话。

  放下私人电话,楚天齐马上拿起工作手机,按下了绿色按键。
  高速公路定野东收费站,挡车杠抬起,一辆黑色“桑塔纳2000”缓缓启动,驶出出站口。
  司机操作方向盘,眼望前方,问了一句:“市长去哪?”
  后排座椅上的年轻人抬手看了看表,时间两点多一点,于是道:“市委。”
  司机不再言声,脚下给油,汽车向前冲去。
  经过二十多分钟行驶,市委楼已经远远在望,虽然有些堵车,估计再有十来分钟应该也到了。
  “叮呤呤”,铃声响起。

  年轻人拿出手机一看,赶忙接通了电话:“部长……哦……好的,好的。”
  挂断电话,年轻人略一沉吟,对着司机道:“厉剑,先不去市委了,找地方吃饭。”
  “好的。”司机直接回了两字,操纵方向盘,向右侧靠去。行到十字路口后,拐向右边公路。
  年轻人和司机不是别人,正是楚天齐和厉剑,他们是从成康市赶来的。
  将近上午十一点的时候,楚天齐开完政府工作会回到办公室,刚进屋便接到了江霞电话。在与江霞通话期间,程爱国也来电话了,要他在下午三*点前赶到办公室。
  虽然程部长没说什么事,但楚天齐觉得肯定事情很重要,便不敢怠慢,喊上厉剑,直奔定野市而来。
  在上高速前,楚天齐给市长魏铜锁打电话,说是到定野市办点事。对方没有盯问,只是嘱咐他路上慢点。
  刚才本来很快就到定野市政府,肯定能在约定时间前赶到,却又接到了程爱国电话。程爱国在电话中说,市委临时通知,两点半有个会议,估计散会也早不了,要楚天齐先别过去,会后会再联系他。
  这样也好,正好可以去吃饭,走的时候太急,根本也没来的及吃。
  “桑塔纳2000”拐上便道,缓缓停在一家餐馆门前,车上二人下车而去。
  三*点半多,楚、厉二人走出餐馆,奔汽车而去。在吃饭期间,并没有接到程爱国电话,只能先到车上再说。
  来在车前,刚要拉开车门,楚天齐忽然转头看向右前方,在他目光尽头也正有一个人看着他
  稍一迟楞,楚天齐大步走了过去:“欧阳主任,什么时候来的?”
  “我现在就在这儿。”对方和楚天齐轻*握了一下,便马上松开右手,“正准备找你,到我单位去说。”

  “我要……”正要讲说等人的事,楚天齐忙又改口,“好的。”说着,向“桑塔纳2000”方向招了招手。
  屋子很大,也很气派,办公桌后坐着一个人,正是楚天齐口中的“欧阳主任”,楚天齐则坐在对面椅子上。
  办公桌上放着一个桌签,桌签上的照片正是桌后坐着的人,照片下方是姓名和职务:欧阳玉杰,定野市城市信用联社董事长。
  两人进屋已经有五、六分钟,除了楚天齐问过一句“有什么事”,再没有第二句话响起。
  对方把自己叫来,却又不说什么事,不禁令楚天齐犯嘀咕,他估计可能和对方的妹妹有关。
  楚天齐和欧阳玉杰已经认识多年了,欧阳玉杰曾经是楚天齐的好朋友,也是他的一个贵人,但近几年却少有联系了。

  楚天齐刚刚踏入仕途,在玉赤县青牛峪乡做乡长助理的时候,遇到了一个麻烦——帮村民筹措生产资金。那时欧阳玉杰是玉赤县信用社主任,正是这个欧阳主任伸出援助之手,才替楚天齐解决了燃眉之急。而欧阳主任之所以出手相助,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其妹妹欧阳玉娜。只是后来由于欧阳家族反对楚天齐和玉娜交往,欧阳玉杰也奉命进行阻止,楚天齐和对方的关系才疏远了。但对方对自己的帮助,楚天齐一直铭记在心。

  虽然后来关系有些尴尬,但在离家千里之外遇到故人,楚天齐还是很高兴,本以为会畅谈一番,但看情况是自己想错了。
  总这么沉默下去,也不是个事呀,自己还等着重要电话呢。想到这里,楚天齐再次问道:“欧阳主任,到底有什么事?”
  欧阳玉杰长嘘了口气,身子向椅背上一仰,缓缓的说:“玉娜让你害的好苦呀。”
  什么情况?我怎么就害你妹妹了?楚天齐摇摇头:“我不明白。”

  “你可能是不明白,都是她自找的。”欧阳玉杰语气很沉重。
  说的都是什么东西?楚天齐尽管不解,但却没有发问,而是看着对方。
  再次叹了口气,欧阳玉杰说道:“玉娜心里一直有你,后来迫于家庭压力,其实主要是担心对你有影响,才不再和你直接联系。可她却一直关注着你的消息,也偶向别人打探,或是让他人向你传递消息。对于她的有些做法,家里也并非一无所知,但见你没有主动找她,也就没做理会,想着靠时间消磨让她彻底忘记你。
  她也老大不小了,家里便张罗着给她介绍男朋友,可是她总以各种理由推脱,不去见面。实在拗不过的时候,才去应付一下,往往还把对方弄的很尴尬,她自己则说性格不合。话说回来了,以前那两个家伙也实在不着调,一个得了烂病,一个吸粉成瘾,家里也就没有强制要求她和对方继续交往。
  去年的时候,家里又为她介绍了一个,这个男孩无论家庭背景,还是个人修养都非常不错,完全能够配得上她。可她偏说对方阴柔有余,阳刚不足,讲出‘我的性取向很正常’这样的话。家里没办法,只好又给她做工作,她才同意和对方交往。说是交往,她连对方的面都不见,整天以采访为由,直往农村跑。这怎么行?后来在家里操持下,去年冬天给他俩订了婚。订婚那天,她全程没有笑容,一直冷着脸,让家人很没面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