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180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收起电话,白明月心情很低落,她不知道是对自己没有信心,还是对墨子寒没有信心,总觉得她和墨子寒走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是那么的不真实。

  她想起宣柔心的话,不禁苦笑,她并没有说错,墨家这样的家世,对于她出身的家庭来说,实在是天差地别。
  她呆呆的看着车窗外沉沉的夜色,心情也格外沉重,她从不介意自己出身贫穷的家庭,可她介意自己有一个像白国强那样的烂赌成性不惜出卖妻女的父亲。
  “在想什么?”墨子寒拉开车门,坐到她身边习惯性的将她揽到怀里,“开车吧。”
  司机应了一声,发动车子离开医院。
  “你们在谈什么,怎么谈了这么久。”白明月靠近他怀里,怔怔的,随口问了一句。
  墨子寒微微垂眸,语气平淡的回答她:“以后再告诉你。”

  白明月仍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哦了一声,也没多问。
  墨子寒收紧手臂,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她今天一定吓坏了。
  白明月确实吓坏了,想起在**发生的事情,仍然心有余悸,后怕不已,一时都忘了因为上官映雪和墨子寒赌气的事情。
  忍不住泛红了眼眸,小声埋怨他:“你怎么来得那么晚,要不是上官景辰,我差点就被……”
  墨子寒心下一痛,想起萧庭天,面色更加冷厉了几分,“对不起。”
  他嗓音低哑,仿佛压抑着什么情绪。想起她差点受到的伤害,自责不已,是他太过大意了,也太自以为是了,他以为对方不过是求财,没想到会让她面临这种危险的境地。
  “我一直都在等你过来,一直都在等,还以为你赶不过来了……”白明月喃喃着,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就是很想向他倾诉,当时那种极度的惊恐,到现在还缠着她。
  仿佛只有说出来,她才更好受一些。
  墨子寒感觉到她的恐慌,轻拍着她的背,眼里满是自责和懊悔,任由她说着,也没出声打断她。

  差点造成的伤害,无论他再说什么都无济于事。
  “子寒,我到现在都很怕……”白明月脸埋到他怀里,闭了眼睛,努力感受着他身体传来的温度,让自己渐渐平复内心的恐慌和不安。
  她自己都没发现,什么时候对她来说,墨子寒竟是如此重要,以至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他,最想要依靠的人,也只有他。
  回到别墅,墨子寒守在白明月身边,一直等到她睡着,才小心翼翼的起身,离开卧室去了书房。
  他先给苏哲打了个电话,苏哲正要问他如何处置萧庭天,便接到墨子寒的电话,墨子寒没有半个字废话,语气森冷,直接命令:“将人送到高级会所,记住,让他接待男客。”
  即使他这么喜欢玩弄女人,那就让他也尝尝被男人玩弄的滋味。
  那种高级会所里,多的是有这种特殊癖好的男人。
  电话那头的苏哲一头冷汗,知道萧庭天这一次,是彻底惹怒了墨少,摆明了是要他求死不得。
  墨子寒收起电话,目光狠厉如魔。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无论是对他来说还是对上官景辰而言。
  他打开电脑,和上官景辰视频,医院VIP病房内,上官景辰独自呆在那里,果然还没睡着。
  “你打算怎么做?”墨子寒没有废话,开门见山的问他。

  上官景辰苦笑,“我还不知道。”
  他万万没有想到,白明月居然是他亲生的妹妹,而上官映雪却是……
  “子寒,你想我怎么做?”上官景辰此刻心乱如麻,不免有些怨怪他:“我真怀疑你是为了让我对她彻底死心,所以才编出这样的鬼话来骗我。”
  墨子寒面沉如水,闻言淡淡提醒他:“证据我已经给你看过了,信不信由你。”
  “子寒,这件事情除了我,你是不是还准备告诉我爸妈?”上官景辰沉默许久,终于有些不安的问他。

  墨子寒同样为难,决定把球踢给上官景辰,这也是他为什么要将真相告诉他的理由。
  “你爸妈那边,还是由你来说吧。”
  上官景辰哪里知道他的打算,闻言反倒松了一口气,苦恼的摇头:“我暂时也没想好究竟该怎么做,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却不是亲生的,你让我一下子怎么能接受?”
  “该怎么做由你自己决定吧。”墨子寒很不厚道的说了一句,若不是顾及到上官映雪,他又何必如此为难。
  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他还是做不到那么冷酷无情。
  翌日。
  “今天不用去上班了,我在家里陪着你。”

  第一百四十八章剧组探班
  墨子寒见她坐在床上,许久不发一言,知道她是因为昨天的事情,受了刺激,或许还没缓过来。
  他弯腰坐下去,将她揽到怀里,微微用力,似乎想用这样的方式来安抚她。
  白明月墨然许久,怔怔的看着墨子寒,终于忍不住,轻声开口问他:“你和上官映雪的事情,就没有什么要和我解释的吗?”

  墨子寒愣住,没想到她会突然提起这件事情,他眯起眼,眸光危险。
  “你说手表是她给你的?”墨子寒揽着她的肩,面色冷静:“我真的不知道手表为什么会在她那里。”
  “你不知道?”
  白明月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这种模棱两可的答案,像猫爪子似的抓得她心里格外难受,让她控制不住的去想象各种可能,而每一种可能都会让她痛苦。
  “对,我没有骗你。”墨子寒看着她,眸光冷凝,压抑着不悦的情绪,没有脱口而出,而是敛了情绪,一字一句缓缓问她:“明月,对我,你就没有一点信任?”
  他自认为在她面前,他对其他女人,包括上官映雪的态度都很明确,立场也很坚定,可为什么她就是不肯相信他,她眼里怀疑的眼神,针一样刺痛了他,让他很不舒服。
  白明月抓起被子,牢牢裹住自己的身子,仿佛在惧怕什么,垂了眸,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我信任你,所以你去哪里我从来都不问,可你为什么就是不能对我说实话。”
  她宁愿他能如实告诉她,他去找过上官映雪,所以他的手表才会落在她那里,而不是敷衍了事的告诉她一句不知道。
  墨子寒眼神沉锐起来,扣住她的肩膀,微微用力,“什么实话?你认为我对你隐瞒了什么?”
  白明月用力拿开他的手,别过脸去不看他,冷笑:“你非要我亲口告诉你,我知道你找过她,所以你的手表才会落在她那里吗?”
  “这是她跟你说的?”墨子寒眯起眼睛,目光危险的盯着她。
  “还用她说吗?你们要是不在一起,你戴在手上的手表,又怎么会摘下来,怎么又会出现在她那里?”
  白明月愤怒起来,身形微颤,连声质问他,想起那段录音,她不禁悲哀的看着他,继续说道:“你对她有多关心,我都亲耳听到了,我亲耳听到了,墨子寒,你……”
  日期:2017-12-26 06: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