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18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会是小王派来的人,来监视我的吧。
  这样还是小心谨慎一些吧。
  又是一天过去,全身疲惫,打车回去,白子惠还没睡。不过,看她的样子也是困了,一进门,白子惠对我笑笑,说:“董宁,你现在比我忙多了啊!”
  我笑笑,说:“开始抱怨了,别着急,我马上向你汇报工作,白总。”
  白子惠笑骂一声,“油嘴滑舌。”

  我坐下,先喝了一口水,然后叙述。
  “B哥带我去赴宴,说去认识认识人,到了那边,有三个人,分别是马总、刘总和张总。”
  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自然无从说起,但我知道他们的外貌,也稍微能描述出他们的性格,我把这些告诉白子惠。
  白子惠轻轻点了点头。说:“原来是他们,我有印象,最开始是竞争对手,之后,公司慢慢强大,便没把他们放在眼里了,没想到这些人联合起来。不过,依旧是一盘撒沙。”
  我说:“话是如此,只不过这背后又有陆景辉和陆明浩,我觉得是不是应该提醒他们一下。”
  白子惠说:“再看看,我总觉得还没到那个时候。”
  “这三位想让我偷公司的资料,不仅仅请我吃了一顿好的,还带我去娱乐场所。对了,还有这个箱子,是贿赂我的。”
  白子惠笑笑,说:“他们倒是肯下血本,至于你去娱乐场所,我已经知道,身上一股味。”
  虽然笑着说。可是眼中射出来的是杀气。
  女人啊女人,就算是白子惠这样的女强人,在感情上也难免要吃醋,这是人之天性。
  我对着白子惠笑笑,说:“我这一晚上都守身如玉,不信你试试。”
  白子惠瞪了我一眼,说:“试个屁啊!都这么晚了,一会早点睡吧,明天还有工作要忙呢,再说上次我还没缓过来呢,身子还有点发酸。”
  我伸出手,说:“我给你捏捏。”
  白子惠打掉我的手,说:“少来,你捏捏便又不老实起来。”
  我说:“那好吧。咱们早点睡,对了,有件事情要拜托你。”
  白子惠说:“会是很为难的事吗?”
  我说:“倒也不是,对你来说挺简单的,我希望你把B哥降职,让他变为普通职员。”
  白子惠看了我好一会,说:“你想救他?”

  白子惠说的没错。我是想要救B哥。
  那三个老总找B哥,是因为他在公司的职务,B哥不在那个位置,变成普通职员,他就屁都不是,再说,变为普通职员他多多少少就明白了,希望那个时候他能认清现实,脚踏实地。
  如果放任B哥不管,那么B哥就完蛋了,白子惠这边一直等他犯大错,那可不是开除公司那么简单,而是泄露公司机密,触犯了法律。
  我并不是因为B哥。他现在已经变得让我不认识了,我为的是B哥的老婆和孩子,如果可以的话,我不希望他的下场太惨,像是表姐夫那样,进了监狱,表姐独自承担。让人唏嘘。
  我这样是在破坏白子惠的谋划,因为B哥可能是白子惠故意竖起来的典型,可能要杀鸡儆猴,我这样插手,之前白子惠的种种谋划全部没用了。
  白子惠说:“既然是你开口,我当然答应你,不过不会太快。”
  我说:“我知道。那么,我们上床吧。”
  一夜过去,送白子惠去上了班,我没跟着去,因为齐语兰联系了我,通知我有消息了,小王的消息。
  这个消息对我很重要。所以送完了白子惠我便去找齐语兰,会面的地点在齐语兰的家。
  “小王,不聂仇的资料查到了?”
  齐语兰点了点头,说:“算是吧,其实早就查到了,但我想了很久,决定现在告诉你。”
  齐语兰的表情很严肃。她有点不太对劲,联想到我第一次提起聂仇这个名字的时候,齐语兰当时的异样,我心里有些忐忑。
  不会这个聂仇是白子惠认识的人吧。
  我说:“齐警官,你还好吗?”
  齐语兰说:“我没事,你要问聂仇的资料,恐怕让你失望了,他没有什么有价值的资料。”

  我一愣,说:“为什么?”
  齐语兰缓缓的说道:“因为他死了。”
  聂仇死了有很多种的可能。
  一是聂仇本人死了,小王用过聂仇的身份,二是小王就是聂仇,但聂仇假死,身份被弃用。
  但凭一件事去推断是很主观的事,并且推论的结果不那么准确。
  齐语兰说:“聂仇有死亡证明,不过,他的一些资料有改动的痕迹,有很多地方被隐瞒被删除。”
  “这是什么意思?”
  齐语兰说:“我查聂仇的渠道是用特勤的渠道,不是普通的渠道,所以,你明白了吧。”
  我明白了,特勤那边的档案更详细,人的信息被汇总起来,上次救姗姗的时候,全靠特勤的资料,我才摆平,现在说资料被改动。那么便说明,特勤中有人帮聂仇改了资料。
  “重点改动了哪部分?”

  齐语兰缓缓说:“整个资料都有改动,但改动最大的是死亡原因。”
  我说:“那么就是说聂仇是假死。”
  齐语兰点了点头,说:“至于他现在的身份,我还需要时间来查,他很小心。”
  小王岂止是小心。他还很危险呢。
  我说:“不急,齐警官,麻烦你了。”

  齐语兰说:“董宁,有件事情我没跟你说,聂仇...是我认识的人。”
  不意外,之前齐语兰听到聂仇这个名字。身子颤了一颤,动作幅度很小,但还是被我看到了。
  那时我便判断,齐语兰是认识聂仇的。
  但我没有想到,齐语兰这么快向我坦白,每个人都有秘密。我也有秘密,并想保守住秘密。
  我自己这样,所以很能理解别人,尤其是齐语兰,她可以说无私的帮了我很多,我不该对她过多要求。
  所以,此时,齐语兰主动说出来,让我觉得很诧异。
  想了想,可能是齐语兰觉得就算她不说,我也能读出来,在这种心理之下,她对我坦白了。
  聂仇与齐语兰一同培训过,算是有同学之谊,当然这个培训不是普通的培训,齐语兰的身手要比我强,我男她女,能到今天这个程度,她要付出很多很多,所以,她接受了很系统的教育,聂仇也不一般,可想而知,培训的都是什么样的人。
  培训结束,各有各的去处,大家都忙,隔了很久,得到聂仇的消息,他已经死亡,现在想来。聂仇早有计划,可是,他假死到底为了什么?这就不得而知了。
  “齐警官,你们一同培训的人应该有不少特勤吧。”
  日期:2017-01-02 06: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