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17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哥是吗?告诉我,为什么找我麻烦?”
  心里面清楚是马总,但是我要别人说出来。
  李哥捂着鼻子,说:“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我举起了拳头,说:“这么大的拳头你怕不怕!”
  李哥硬气的说:“你打我我也不会说,我做这个是有信誉的。”
  我站了起来。盘算着,最好让他亲口承认是马总找的他,这个录音甩在马总面前一定有趣极了。
  李哥看起来很硬气,但真硬气还是假硬气未可知,我不屑用暴力手段去试,想来想去,火哥在这方面比较熟,比我有经验。
  我掏出手机,犹豫了一下,觉得这样有点麻烦人,但很快我便按了拨通键,朋友之间。有来有往,以后火哥有事的时候我再帮忙好了。
  “咋啦,董宁。”
  我说:“火哥,没打扰你吧。”

  “靠,你咋这么客气呢,让我怪不习惯的。咋啦!”
  我说:“火哥,你没干那事吧,我遇到了一点事。”
  火哥说:“我他妈的又不是种马,天天干有什么意思,谁他妈的欺负你了,跟我说,兄弟。”
  我笑笑,说:“不是我被欺负,而是我欺负了别人,只不过我想知道这后面是谁主使,来的人看上去是混道上的,所以。想麻烦火哥你帮帮我。”

  火哥说:“我当什么事呢,你告诉我什么地方,我马上到。”
  把地址告诉了火哥,火哥便风风火火挂了电话,火哥仗义,一句话上刀山下火海。没说的。
  视线又落在那三人身上,我发觉他们之间眉目传情,似是蠢蠢欲动,还要垂死挣扎一下,只是碍于之前被我打的太惨,只一个照面便倒下。是以,心中有了恐惧。
  我笑笑,说:“你们兄弟三个也辛苦了,这么大晚上还出来跑业务,我也不是针对你们,只要你们把谁在背后害我这事跟我说说。我便放你们走,很公平,可是看你们的意思并不想说,我尊重你们的选择,但是你们想跑的话,可以尝试一下。”
  稍微震慑一下。他们便老实了,可坐在车里的马总抓心又挠肝。
  “他们这是干什么呢?”
  “好像在等人!”
  “靠,不会是报警了吧!他们是不是蠢,跑啊!”
  “老板,你别着急。”
  “我他妈的能不着急吗?要查出来是我指使,我怎么办?”

  “...”
  司机恰到好处的不吭声了,无论说什么都逃脱不了被骂的命运,这司机估计跟马总有日子了,明白。
  马总骂道:“你装哑巴是吧!”
  刚骂,电话响了起来,马小小的声音。
  “爸,给我报仇了吗?”
  马总大吼道:“报你妈逼,别他妈烦老子。”
  电话挂了。
  我差点笑出声,马总真不容易,在清楼中压他一头,又没有算计到我,肺都该气炸了。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马总的车没开走,他想持续关注事情发展。
  站在马路旁,呼吸着空气,有些凉。
  可这种凉可以接受,缓缓就暖和了,但寒了心的凉,却难以恢复。
  没多久,火哥到,他下了车,走到我面前,努努嘴,“就他们三个。”

  我点了点头,火哥扯开蒙在他们脸上的头套。
  “草,是你们三个。”
  火哥说完,没给他们解释的机会,先给了他们一人一个耳光,啪啪啪!
  原来是认识的。
  这下好办了。
  火哥走了,把那三个蒙面人也带走了,他们跟火哥什么关系我不知道,但我得到我想要的,这就够了,惩罚我也惩罚了,打了他们,打的还不轻,这就足够了,况且,我觉得他们再也不敢找我麻烦了,有火哥在。

  至于车里的马总,不用去管,这两天便有个了结,他们这些人,一百年也比不上白子惠,天天琢磨怎么害人,而不是好好增强自身,能有什么前途,B哥也是眼瞎,只看到了一点点的利益。便走了歪路,一直跟着白子惠才是正途。
  抬头看了看,今晚的月光挺亮,既然已经到了这里,我信步前行,小区还是那样,虽然不能说一草一木都熟悉,但也相差无几,毕竟,我在这里住了很久,久到无法忘记。
  路是每天都要走的,有的时候是自己,有的时候同关珊,有的时候是我同关珊一边走一边畅想有孩子的生活。
  我突然有些恐惧。最近想起关珊的次数慢慢减少,与白子惠进展顺利,人生正得意,但心里隐约觉得这样不好,似乎不该将关珊完全抛在脑后,仿佛抛弃了她。

  忘记,对不起关珊。
  铭记。却又对不起白子惠。
  两个女人,一死一生,纠结。
  仔细想想,我又岂是欠下这点情债,李依然,与我命运纠缠,她为父还债,却伤了自己,现在身处危险之中,我还不知如何解决,真是愁。
  想着,走着,便上了楼。
  站在门口,我盯着铁门,视线似乎穿过铁门,我似乎看到屋里面,关珊坐在餐桌前,我从厨房里出来,那时,嘴角挂着笑,眼里带着情,不管是真是假。
  突如其来的回忆紧紧包裹着我,隔了好久,我才掏出钥匙打开了门,走进屋,没开灯,慢慢的进入黑暗,痛浮现起来。
  关珊被刺浮现在我眼前,我仿佛又经历了一次。
  我想我从没忘记,只不过丢在一边,让它蒙了尘。
  微微叹了一口气,视线落在茶几上,便移不开了,怎么会,竟然是关珊的手机。
  我的头皮一下子炸开了。李依然,你搞什么,你又回来干什么,知不知道我为了这件事多么担惊受怕。
  突然的变故让我措手不及,我赶紧翻看手机,除了跟我的短信之外没有其他的,正经的通话记录没有。倒是有两个外地疑似诈骗的电话。
  许久,我放下了手机,然后站了起来,就往外走,我想去监控那里看看,可走了两步,我停下,去了便会打草惊蛇,小王可能会发现,要冷静啊。
  深呼吸了几个之后,我打开了门,往外走。
  刚开门,对面的门也打开了,出现了一个女人。二十多岁的样子,刚刚成熟,她长得很漂亮,短发,很高,穿着运动裤,很贴身,上身的运动服,拉锁没拉到最上面,里面是件蓝色的贴身衣,看起来很干练。
  女人手里拿着一个垃圾袋,看样子是要放在门口。
  我们打了一个照面,女人对我笑笑。
  心中有疑虑,我不由的说:“你是...”
  女人笑笑。说:“我最近刚搬来,你是董先生吧,之前的袁阿姨跟我说过你,最近你似乎不住在这里了。”
  原来是这样,袁阿姨怎么搬走了。
  我笑了笑,说:“最近是没在这里住。”
  女人对我点点头,把垃圾放在门口。然后关上了门。
  我多站了一会,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给我一丝熟悉的感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