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49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一样……薄夜渊你在我心里是独一无二的。”
  薄夜渊英俊的脸紧紧绷了一下,黎七羽把叉子递过去,喂进一块肉。
  薄夜渊嘴角勾着淡淡的笑意,好像是有些开心了,说道:“让他去德国历练历练是为他好,他总不能一辈子游手好闲。我派人盯着他,他现在很刻苦,那边的公司他也慢慢运营了轨道。”
  黎七羽难以想象薄野薰一本真经的样子:“他行?”
  “他脑子没问题,只是不爱思考。从小到大什么都有我为他做好,他习惯了依赖我。”薄夜渊提到这个弟弟,眼神里还是有深深的宠溺,“总有一天他要成长,没有担当怎么保护女人?”
  黎七羽忍不住笑,薄夜渊自己像个大孩子,照顾不好自己……在说起薄野薰的时候像个老长辈。

  “但我会他更努力,永远都不可能让他有机会抢走你。”薄夜渊深深地说。
  “他永远都抢不走的,因为我对他没有心动的感觉,只把他当弟弟。”
  “那我呢?”薄夜渊死死盯着她问。
  “你是我男人……”黎七羽从吼间挤出嗓音。
  薄夜渊挽唇笑了,英俊的脸笑起来极其迷人,捏起她的下颌狠狠吻了她一口,又开始心满意足地切食物。
  黎七羽心想,如果她活着,未来薄野薰真的厉害起来,还要回来跟哥哥抢男人。他现在一无所有了,连半个亲人都没有。
  黎七羽仿佛看到薄夜渊孤独的后半生,连小天赐都是薄野薰的……
  她刚要开口,胖佣人走过来笑道:“少爷,是远在德国的二少给你送来了生日祝福和礼物。”
  薄夜渊背脊一僵,紧绷欲裂的脸能看出他的期待,但他脸色却一片淡然,不屑地冷凝道:“放着。”

  黎七羽坐直身子:“干嘛放着,拿过来拆拆看,是什么。”
  “绝不是什么好东西。”薄夜渊嗤然。
  小佣人捧着礼物盒小心地放在餐桌,越洋空运回来,为了这份礼物薄野薰专程派了一架飞机。那小子现在掌握了实权,开始嘚瑟起来了。
  黎七羽拆开缎带打开,盒子里是一副军旗。
  所有的棋子都精致的木头雕刻,有薄老太、薄绯儿、亚瑟管家、雷克等等所有庄园里熟识的面孔。白棋是薄野薰国王和王后黎七羽;黑棋是薄夜渊国王和王后黎七羽。两个王后都是黎七羽。

  黎七羽拿起棋子看着,雕刻得很好,其实很有纪念价值。
  虽然在棋子里看到很多她不喜欢的面孔,但这也是他们生命形形色色出现过的人,他们永远抹不掉的回忆印记。
  薄夜渊恼火地拿起白棋的王后,瞪着那张脸道:“拿去找工匠师重新打磨雕刻。”
  雷克生着病,伺候在一旁的保镖长走来接过棋子:“是的少爷,雕刻成谁的脸?”

  薄夜渊略一思索,冷凝道:“叶之璐。”
  黎七羽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薄夜渊这个阴险的。
  两个国王长得一样,只有着装不同,白棋的国王长刘海遮住一只眼,骑在高头骏马,薄夜渊的是他的造型坐在王者之椅。
  黎七羽观赏着每只棋,在底下都有名字刻字:“其实……人生何尝不是一场棋局?”

  “我一定会赢。”薄夜渊毋庸置疑道。
  “你已经是赢家了……”黎七羽在期盼底下找到一张精美蕾.丝贺卡,打开里面只有一份小CD。
  很快佣人送来一个投影仪般的高智能CD播放器,小CD放进去,有光透射出来。
  薄野薰的身影淡淡地绘显,仿佛坐在他们面前,嘴角挑起那殷红玩世不恭的笑……
  【哥,恭喜我们又老了一岁。】
  他们是双胞胎,同一天生辰。薄野薰没有忘记薄夜渊为他庆贺,可薄夜渊……
  【我听说你最近的家族暴动了,很带劲嘛。没想到你有一天终于还是下的出手跟家族决裂?这种够男人的事,我不介意你再多做几件……】
  他唯恐天下不乱地说,笑容像从深远的记忆走来,很亲切。
  他一点也没变啊,还是那个样子,刘海长长的陷落着阴影。
  只是好像那笑容更深远,意味深长,有一些成熟的深沉。
  【小时候我们最爱一起下军棋,还是哥你教我的。】薄野薰拿起一颗棋子,【还记得我当初把你最钟爱的军棋抢走,又没有好好珍惜,丢三落四,你是你第一次想揍我。手都抬起来了,没下狠手。】
  薄夜渊眼光波动了一下,搭在餐桌的手紧紧地握拳。
  【从小到大,我做什么你都让我,舍不得骂我一句。没想到你真的揍我的时候,是为了个女人,我们会喜欢同一个。哥,一年了我们互相没有理会彼此,电话也没有打过。我有时候很想你,很想回家……】
  黎七羽的眼睛蓦然发红,鼻尖酸得难受。
  她大口吸气,不准自己哭……都怪她,如果不是她设计那么多事……
  【我想放下面子回去找你,什么都不要了,你是我最亲的人我不能失去。】薄野薰的眼圈发红,可是很快他又压抑下去,【但我想过,看到你和小七七在一起甜蜜我不开心。我听说我走之后你也没珍惜好她,让她被北堂枫抢走了。如果我有你的能力,我绝不会让他被别的男人抢走,我会保护好她,不让全世界的人伤害他一点。】
  薄夜渊呼吸凝滞,眼眶似乎也在发红,整个餐厅十分诡静。
  薄野薰狠狠地擦了一下鼻子,收起涌出来的泪水说:【所以我不能回去,也回不去了。我会遵守诺言,等我强大到和你站在同一线,我再跟你下这盘棋。】

  投影仪射出的光线里,薄野薰长指拿起棋盘的国王……
  【本来我以为我的情敌是北堂枫,哥,这次你先下手了,赶在我之前把小七七接回来,很不赖嘛。】
  黎七羽垂着长睫毛,本来之前薄野薰说想回家的时候,薄夜渊这个血气方刚的男人都快落泪了。她能感觉到空气里的悲恸,她知道他们的感情很深。
  可薄野薰的话题一转到她身,那感动的氛围变成嫉妒,醋意。
  越来越酸的味道传开,薄夜渊开始生气。

  该死的薄野薰竟还没放弃他的女人……
  【我回来以前,小七七暂时安放在你这里,好好照顾他,别让她受委屈。对了哥,这军棋是我自己雕刻的——我刻了我们四个人的棋子,其余也是我设计的。好好珍藏。】
  两个国王两个王后是薄野薰亲手雕刻,其余的棋子则是让大师绘刻。
  “薄野薰自己雕刻的,也算很用心的礼物了,”黎七羽握住薄夜渊的大手说,“他心里还是有你的。”
  薄夜渊淡淡地应了一声,倨傲着脸满是傲娇。

  “你给他打个电话吧?他都给你送礼物,算是主动低头给你求和了……薄夜渊,我真的希望你们和好。”
  “要我去打电话?”
  “他越洋礼物都送来了……你打个电话能怎样?”
  薄夜渊抿唇迟疑,可在这时,还没结束的投影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