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7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曲刚最后一个做过自我介绍后,到了汇报工作环节,由常务副市长彭少根第一个汇报。彭少根还是一如既往黑着脸,照本宣科的读完了手中打印纸上的内容,没有删减,也没有任何说明。
  在彭少根之后,就是楚天齐,再之后还按既定顺序挨个汇报。

  在人们汇报过程中,魏铜锁也不时在本上记录一下,偶尔也插话问上一句,但并没有做点评。
  在所有人全汇报完后,魏铜锁清清嗓子,说了话:“同志们,从上周一到任,我就成为了成康市一员,预示着我将和大家共同为了成康经济社会发展而努力奋斗着。今天召开这个会议,既是为了加深认识,更是为了听取大家对分管工作的汇报。听了整个汇报,我感觉大部分同志都做了认真准备,言之有物。在这些汇报中,有相当一部分都非常好,既有开展工作的方法,也有解决问题的措施,还有跟踪检查的记录,更有工作得失的总结。这些报告,有理论、有实践、有数据、有分析,相当全面,也相当务实。当然了,也有个别汇报就要稍差一些,希望个别同志要重视起来,以后也要更认真对待。”说到这里,魏铜锁停下来,喝起了茶水。

  好多人都偷偷相视一笑,觉得市长是意有所指,但却又没有露出任何把柄。
  有笑就有恼,彭少根就懊恼不已,他觉得魏铜锁就是在指桑骂槐,在说他的报告做的不好。但他却又说不出什么,因为对方并未指名道姓,而且他也确实没有认真准备,其实根本就没准备,只是拿着近期的稿子念一念而已。
  魏铜锁环视一周,只到把众人注意力集中过来,才又说道:“我来的时间尚短,对于大家汇报的具体内容,有好多还不完全了解。我会在今后的时间里,抓紧熟悉这些,也会抽空找相关同志了解和求证,也请同志们能够认真对待。可能有的同志会认为,市长是要挑毛病,但我告诉大家,这是互相学习,目的只有一个,为了成康市经济健康快速发展。”
  众人都听出来了,市长这是告诉大家,个别谈话要开始了,只不过说的更委婉,更不着痕迹而已。
  “虽说我对大家的报告了解的不够全面,有些工作还不清楚,但我在这几天到现场调研的过程中,还是掌握了好多情况。这些情况有好有坏,有的只是点的问题,有的就涉及到了面,有的是实施环节出了问题,有的则应该是设计时留的隐患。当然,我看的也许并不全面,或者说难免偏颇,同志们也可以上门找我理论,甚至争吵一番也没什么。”说到这里,魏铜锁“哈哈”一笑,“真理越辩越明嘛!”

  人们又对这段话给出了评定:魏铜锁这是在提醒大家,可以主动去投诚。
  魏铜锁继续说:“对走访调研的有些情况,我还需要一个甄别、核实的过程,但是有些方面我已经核实过,而且是突然造访、亲眼所见,确实不错,很不错。昨天我去了昊成佳苑小区,提前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若不是有办公室家良主任跟着,我是绝对进不去,他们管的太严了。即使有家良主任在,也履行了一套程序,才被允许进去。不愧是首都大公司,里面的方方面面,无论是施工现场管理,还是物品存放,或是资料归档,那都极其正规。后来我又去了鲲鹏地产项目部,管理的也很不错,达到了省级优良企业标准。

  前天下午刚上班的时候,我以办手续名义,去了土地局,感受了一把他们的服务,和我想象的有巨大差别。在没来成康之前,我就听说了矿井爆炸一事,传什么的都有,有的传言还很不好。可是到这以后,对于同一件事,却又听到了诸多正面评价。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我去突击暗访了一次,才发现还是当地的说法准确,他们服务热情、手续正规、按规收费、效率极高。
  对了,大家可以看一看成康的城市管理、环境整治工作,完全达到了发达县级市的水平。两年多以前我也来过这里,那时的环境是‘脏’、‘乱’、‘差’,跟许源县都没法比。可是现在呢,把许源县甩了大老远,就是比何阳市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成康市丨警丨察的素质,也提高很快。去年的时候,我有一个朋友被成康警方误抓了,但警方不但不给对方道歉,连错误都不纠正,还要打人。所幸当时有录像为证,警方才勉强的把人放了,不过最终也没有任何道歉行为。前天上午和昨天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我专门戴着大墨镜、大凉帽,简单化了妆,以开证明的名义去暗访,整体的感觉就是‘文明’、‘依法’。”
  人们彻底听出来了,魏铜锁这不是专门在夸城建、土地、公丨安丨,而是在夸另一个人。随即人们给出结论:那人投诚了,两人是一伙,果然不愧是半个老乡,是老相识。
  人们还听出来了,魏铜锁既夸了一个人,但也不止一次批了另一个人,只是批的比较隐晦而已。
  别人都听出来了,楚天齐焉能不知?但他却没有沾沾自喜,反而感到忧心不已。
  做为被批的那个人,此时脸色更黑,已经在心里把老魏家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十多遍。
  “同志们,我刚才说的这些,也未必就全面,可能也有看不到或是看不全的地方。所以,被夸到的部门不要骄傲,而应该查找不足,以期全面优秀;被点到不足的部门,也不要气馁,要知耻而后勇,要自查自纠,补齐短板。我这个人历来都是对事不对人,要看其主流大节,不会因为一两件事,而把这个部门、个人捧上天或踩入地。好了,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散会。”说完,魏铜锁率先起身,向门口走去。

  看着那个走向门外的魁梧身影,结合刚才的表述,再联想到那晚的亲自登门,楚天齐深切的意识到:看来以前还是对魏铜锁缺乏了解,原来这人还真有一套。
  从会议室回去的路上,楚天齐一直在想魏铜锁其人其事,回到办公室以后,脑中还是回荡着会上的那些语句。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接通了电话:“江书记。”
  手机里传来江霞的声音:“开完会了吧?有什么情况?”
  “真有情况。刚才在会上……”楚天齐讲说了魏铜锁在会上的那些说辞。
  江霞没有直接给出评论,而是反问道:“你怎么看?”
  “他这是在实施绑架,在向人们暗示,暗示我楚某人已经和他是一伙。并借用这种暗示,再逼着让我被动的上他战车。如果我明确加入他的阵营,那就正好遂了他的意,大家皆大欢迎。当然,如果我要是坚决不上的话,他暂时也不会把我怎样,但他仍然无形中借了我的力,而我却会被本地派更加疏远。”楚天齐说,“而且更绝的是,他现在当众夸赞我分管工作,我又无法提出任何疑义,否则就是自我否定,他又会有新的说辞。”

  日期:2017-12-26 06: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