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15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漾漾说:“董先生你挺聪明的,终于猜出来了。”
  我说:“为什么说我是个狠人,为什么对我好奇?”
  漾漾讨价还价。说:“我回答你的问题,你也要回答我的。”
  我点点头,听起来很公平。
  此时此刻我还真不能走出去,名声还是挺重要的,那方面不行会成为笑谈,能尽量避免我就尽量避免。
  漾漾说:“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夹在曾爷和卫三爷之间的你不可能平凡,所以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让曾爷和卫三爷都在意,至于狠人,火哥兄弟能不是狠人吗?”

  “见一面之后呢。你是怎么打算的。”
  漾漾说:“真的只是认识一下,你也知道,我这样的女人只能游走于男人身边,哪个强大我自然依附于哪个,说起来现实,但真的是这样,所以,见见你,为的是多条路。”
  倒是够坦诚的。
  这是要往交际花那方面发展啊!
  漾漾一笑,说:“到了我,我问的还是之前的那个问题,是不是因为我不漂亮,所以你才不看我。”
  我想了想,说道:“你很漂亮,但我从一开始就不相信你会垂青于我。”
  漾漾说:“我理解,董先生你一定一直处于危险之中,所以异常的戒备,漾漾在这里给你赔不是,让你紧张了。”
  说着,漾漾对我微微欠了欠身。
  好敏锐的直觉。
  这女人真的厉害,不是假的厉害。
  我进天字一号房才多长时间,她便看出来我一直处于危险之中,很是敏感,虽然有蛛丝马迹可以推断,比如,我卷入曾茂才和卫老三之中的事漾漾已是知晓,但这份察言观色的功夫真的厉害。
  对我的态度也无懈可击,看似跟我亲近,但是我要想对她做点什么那是不可能的,漾漾的一言一行都恰到好处。
  低层次的女人卖的是脸蛋身材,高层次的女人卖的是格调情商。
  漾漾这般样貌身段才情,估计有不少男人是她裙下之臣,就算她年纪渐长,有的男人厌倦,可依旧会受追捧。

  可能察觉到我的敌意,漾漾笑着走到了旁边,那有个木架。上面摆着古筝,漾漾指尖拨动,悦耳弦音传来,竟然弹的不错,一曲下来,我的心静下来许多。
  漾漾的琴艺不错,心机更是惊人,知道我剑拔弩张,便为我奏曲一首,缓解气氛。
  既然走不了,那便闲聊几句吧,这漾漾叫我上来一是确有好奇之心想见见。另一方面有用我抵挡别人之意,不过实话实说,她确实给我涨脸了,我现在的境遇就像是个乡村里出来的穷小子,到了大城市,刚刚下了火车。出了火车站,旁人鄙夷的眼光看过来,盯着我那洗的发白的衣服,盯着我那还有泥点的裤腿,身体自动离我很远很远,还夸张的遮住口鼻,仿佛我身上散发着让人作呕的味道。
  现实就是这般残酷,尤其是在B哥的眼里,我就是不入流的穷逼,只要给我点好处,我定然服服帖帖,但漾漾的天字一号房木牌让一切都改变了。
  我这个站在火车站门口的穷鬼面前出现了两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他们客气的叫我少爷,然后告诉我是某个大富豪之子,只不过早年遗落在外,现在要带我回去认祖归宗,在众吃瓜群众惊讶的目光中,我上了一辆停在站外的加长林肯车,绝尘而去。
  反转,打脸,爽。
  所以,漾漾不管有何小心机,但她还是帮了我,虽然这种帮我并不喜欢,有点捧杀,可这多少让我能坐下来。
  可能是看出来我的态度,漾漾说其实清楼里的女孩子没有我想的那么脏,不要戴着有色眼镜看待,也不要觉得可惜,有样貌有才艺为什么偏偏要做鸡。
  因为有个词。叫卖艺不卖身。
  其实清楼就是个平台,有的女人想要找金龟婿,便来了这里,虽然说这里的名声不那么好听,不过也有成功的,这些女孩子肯定是虚荣的。但是肮脏有点过了。
  漾漾的辩解很走心,现在漂亮女人成功多多少少都有男人的扶持,看到漂亮女人,最先的关注点是她的样貌,而不是她的智慧,外边的女人为了金钱和权利并不比这里的女人干净多少,尤其是娱乐圈,明星艺人,有几个干干净净。
  漾漾说的我只是听听,现在确实个欲念横生道德沦丧的年代,每个人都是为了生活,想要过得更好所以出卖自己身体。做一些耻辱的事,这是自己的选择,无可厚非,但是要说服另外一个人同意你的想法,没那个必要,人都是独立个体,有自己的思想。
  聊着聊着,便是一个多小时,B哥给我打电话,问我这边完事没有,他以为我跟花魁春宵一度。
  挂了电话,我告辞。漾漾笑着说跟我聊天很开心,我轻轻一笑,谁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

  下了楼,B哥和三位老总已经在大厅里等着呢,看起来这几位玩的不是那么尽兴,没别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不管刚才服侍他们的女人多么漂亮,我去了天字一号房,他们就跟吃了屎一样难受。
  他们难受,但还要装作没事,看到此情此景,我便心里暗爽。
  这也算是一种打击报复了。
  我对他们笑笑。满面春风的说:“让几位哥哥久等了。”
  马总强压心中妒火,说:“小董,想必花魁长的极为漂亮。”
  我笑笑,说:“绝色。”

  话不宜多,简简单单形容,便引人遐思。
  马总听到这两个字果然又气又恨。
  B哥问我,说:“滋味如何?”
  我笑笑,说:“妙不可言。”
  之后他们问细节,我轻轻摇头,笑而不语。
  不用说我搞了花魁爽死了之类的话,那样没意思,显得俗气,话点到为止,搞不清状况,他们更闹心,只要他们闹心,我就舒服。
  来而不往非礼也。

  走之前,算一下费用。马总很豪爽,把几个人的账结了,不过消费清单上没有我的消费,马总问这是怎么回事,对方告知马总我不用付钱。
  这下又把这几个人气到了。
  来清楼玩了一圈,上了花魁。结果还是白玩,人比人,气死人。
  出了清楼,看看时间,才十点多,我原以为他们要在这里过夜。不过这样更好,可以早点回家。
  这样看来,马总这是要对我下手了,要不然春宵一刻值千金,马总舍得从暖和的被窝爬起来,必然是有另外一件大事来办。
  在清楼面前假意的寒暄。今天很高兴之类的,尤其是B哥,三句话中便有两句是马屁,大意便是全靠三位老总提携,才让他有机会见识到了这些,今生今世无以回报,来世做牛做马偿还,听的我好尴尬。
  都喝了酒没法开车,又是叫代驾过来,B哥执意要送我回去,我说我打车就好,B哥说兄弟你这么客气干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