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70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应该并不是习惯于说汉语,所以口音多多少少有一点儿古怪。
  但这一句话,却显得十分流畅。
  看着对方坚定的眼神,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如果不是敌人,我们或许……
  会是朋友。
  唰……
  我用了一个极为诡异的旋身,绕过了这个顶盾男子,止戈剑轻轻一抹,那人的脑袋便掉落了下来,而在下一秒,我手掐法诀,施展出了道陵分身法。

  九牛二虎,总共十一人出现在山石旁边,脸色平静,单手持剑,结阵而待。
  面对着周遭反应过来,朝着我们发起冲击的地底怪物们,他们挥舞着手中的剑,死死抵挡。
  而身处于山石中间的本尊,则单手持剑,念起了咒诀来。
  “请吾上天界,神威赦众神;请吾入地府,直至幽境宫;请吾入水府,四海波浪翻;请吾佐阳界,立便救众生;请吾救大旱,滂沛雨霖霖;请吾捉精怪,摧破诸鬼营;雷泽生吾辈,八方风云涌——吾命,雷来!”
  大雷泽强身术。
  之所以不用神剑引雷术,是因为此时此刻,那些地底怪物和摩门教的教徒,以及和山南营地的守兵交织在了一起,我听到远处震天的喊杀声,能够感受得到有同伴的存在。
  或许在这时候,屈胖三和杂毛小道都跻身其间。
  如果用神剑引雷术的话,很容易不分敌我地误伤友军,所以我在退而求其次的前提下,没有太多的选择。
  然而即便如此,大雷泽强身术也是一等一的群战利器。

  随着我的咒诀响起,意念传递九天,风云卷动,平地起惊雷,晴朗的夜空,一时乌云遮蔽。
  陡然间,炸雷落下。
  轰隆隆……
  无数雷芒粗壮,紫芒入体,劈向了身处其间的我来。
  瞧见这世间至阳至刚的雷霆之力袭来,那些原本朝着我汹涌扑来的地底怪物顿时就发出了声声惊叫,然后朝着后方退却了去,而在下一秒,无数的雷电劈在我的身上,不但没有将我给碾成粉碎,然而化作了越来越浓郁的雷电场域,宛如一圈巨大的星云,围绕在我的身体周遭。

  恐怖的雷意,在这个时候具象化,出现在了我的头顶上空。
  这个时候,十一个化身回到了我的体内来。
  单人一剑,我平静地望着漫山遍野的地底怪物,心中的豪情壮志,直入云霄之上。
  在那一刻,我陷入了绝对的平静之中。
  而下一秒,我又从那寂静之中醒转过来,方才发现自己身处于无数咆哮和吼叫的战场之上,无数丑恶的脸孔和歇斯底里的叫声在周遭浮现。

  我深吸了一口气,腾然跃下了山石。
  我头顶那恐怖的雷云也随之而来,无数的落雷化作了手臂粗的螺旋电芒,宛如游蛇一般四处游绕着。
  我意念集中,止戈剑每一次地挥击,必有一道雷电落下,劈在了目标身上。
  这雷芒不但蕴含了至阳至刚的力量,而且还拥有着超高的温度。
  几乎没有任何的地底怪物,以及摩门教教徒能够挡得住这一击,有的化作了焦炭,散发着悠悠青烟,有的则直接化作了虚无,再无一丝存留。

  我从山石之上一跃而下,向前走了两百米。
  我的所过之处,对堆叠着密密麻麻的焦尸,而更多的,直接消失不见了去。
  原本混乱无章的战场,在我的清理下,至少这一片,陷入了安静。
  等到我头上的雷云化作虚无的时候,我的前方,出现了四个女人。

  这四个女人的打扮,跟摩门教的人,以及我们这边的人,都完全不同,她们穿着红、黄、白、绿四色的宫装,那丝绸的宫装雕花镶玉,许多地方近乎于半透明状态,勾勒出了对方身体凸凹有致的玲珑曲线,白花花的大腿和玉臂,高耸入云的胸口和精致迷人的脸孔,就仿佛敦煌窟中的飞天,从壁画之上走下来一般。
  四个女人,春兰秋菊,各不相同,但都一样的天使脸孔,魔鬼身材,让人看到了,就有一种想要犯罪的冲动。
  然而与她们那让人蠢蠢欲动的外表相反的,是身上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如坠冰窟。
  当我与其中一人对视的时候,另外三人,已经在一瞬间将我给围住。
  紧接着,她们的身后,居然浮现出了轮光来。

  五彩轮光,宛如佛陀一般,在身后浮现,将她们照得如同瑶池仙女、佛坛菩萨一般,仙气荡漾,紧接着无上妙音陡然响起,原本到处充满了喊杀、狰狞和惨叫的战场,一瞬间就变得如同桃花源一般,天光都明亮了,无数的花瓣冲天而落,洒落在了我的脚下。
  朦胧之间,我瞧见一身宫装的虫虫居然出现在了我的身前,眉目含情,面带春色,风情万种地吐着粉嫩的舌头,朝我俏皮的眨眼睛……
  我浑身的欲火就要涌出胸口,而在下一秒,却有另外一股力量涌出。
  聚血蛊。

  我整个人变得清明起来,方才发现身边的周遭皆是粉红色的烟雾,这烟雾之中,有着极为强烈的催情作用。
  不过这些在聚血蛊的面前,都不过是小玩意。
  一呼一吸……
  所有的粉红色烟雾都消失不见,那四个将我围住的女人顿时就大惊失色,一齐发力,双手朝着我遥遥一拍,她们身后如同佛光一般的轮圈瞬间撑大,居然划破了虚空。
  虚空之中,无数空间掠过,有恐怖的力量,从虚空之中传递而来,通过那佛光,转换到了她们的手里。
  那极具压迫力的恐怖力量,又倾轧到了我的头上来。
  我在这一刻,又感觉到了当日久丹松嘉玛请神上身之时的气息,在这一次重新出现。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

  为什么久丹松嘉玛还能够卷土重来,而且还能够造出这么大的势来。
  巨大的力量压在了我的身上,我整个人的下半身,都陷入了地下去,那四个女人瞧着几乎被压扁的我,发出了肆意的笑容来。
  而在这个时候,我也笑了。
  你是神,我就不是?

  轰……
  “我是所有灵性世界和物质世界的根源,一切智慧都起源于我。我是宇宙之父母、支柱和始祖。整个宇宙的秩序受我控制。我是超灵,居于众生心中。我就是时间。我是创造,也是毁灭。我是万物之根基,是息止之地,是永恒的种子。一切富裕、美丽、灿烂的创造,全来自我辉煌的一闪……”——《博伽梵歌》。
  第一次听到这段话的时候,如果不明白对方的身份,必然会觉得对方是一个极为自恋的人。
  然而这一段话,却是用来形容奎师那的。
  而这位梵文叫做“Krishna”的奎师那,极有可能就是茶荏巴错地底世界中摩门教所信仰的原神。
  它虽然在国内没有什么名气,但是在印度教的神族谱系之中,却拥有着极为广泛的影响力,甚至被视为印度教三相神毗湿奴的第八个化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