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175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上官映雪轻笑看她,“我这不是怕你误会,所以特地和你解释一下,由你转交不是更好吗?”
  白明月双唇微颤,冷笑一声:“你很希望我们之间有误会是吗?”
  “这你就说错了。”上官映雪掏出手机,点开屏幕,含笑看她:“我现在还没有和墨潇然离婚,就算我想回到他身边都是不可能的,你根本用不着误会。”
  上官映雪居然如此坦然的说出自己的心思,无异于当面叫板,白明月面色冰冷,正想说话,却听到上官映雪的手机里,响起女人的尖叫声。
  第一百四十四章负气离开
  ‘子寒哥,我……啊。’

  跟着,男人的声音响起。
  ‘怎么了?’
  白明月心尖恍若狠狠一刺,几乎很快就听出来,那是上官映雪和墨子寒的声音。
  光凭这段录音,她不能确定他们见面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光是知道他们呆在一起说过话,她已经难以忍受起来。
  白明月心下一片冰冷,冷冷的望着上官映雪,摇了摇头,面带嘲讽:“你留着这种东西,子寒应该不知道吧?”
  上官映雪收起手机,脸色微微变了变,却很快淡淡一笑,“他没有必要知道,是我念念不忘他的好,所以在没事的时候拿出来听一下,你也听到了,他还是很关心我的。”
  白明月只觉得心口一阵刺痛,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你让我听这个,到底想要跟我说什么。”
  “我只想说,虽然他说要和你结婚,但我知道,他心里一直都有我,我已经很满足了。”上官映雪笑吟吟的看她:“你一定不会介意的吧?”
  白明月冷冰冰的看着她,脸色气得发白,目光冷诮:“墨二夫人,你喜欢自欺欺人,我又何必介意?”
  上官映雪冷然一笑,将手表塞到她手中,微低了头,眼含恨意:“不过,我还是很羡慕你能得到他,你应该庆幸,要不是当初我和他分手,你根本不会有这个机会。”
  “你以为我很在乎吗?”白明月声音发颤,垂眸仔细看着手里的那块腕表,她多希望自己看错了,多希望这不是墨子寒经常戴的那块表,可是,她失望了。
  “是吗?”上官映雪显然并不相信,冷笑着走开。
  白明月下意识的紧紧攥住那块手表,硬硬的,咯在手心生疼,仿佛一直疼到心底,疼的她喘不过气来,她就那么木然站着,许久,一动不动,眼里有泪意渐渐晕染开来。
  他为什么要骗她?
  他的手表为什么会落在上官映雪这里?她不愿意多想,却控制不住自己不去想,然而越想,她就越难过。
  她听到上官映雪手机里放出来的录音,上官映雪的声音那么委屈,那么惹人心疼,就连她,都没有在墨子寒面前这样撒娇过,她不禁愤怒至极。
  那是她的男人,却任由别的女人在他面前撒娇,这让她情何以堪?
  “明月,你怎么一直站着。”
  墨子寒和上官肖邦谈完话,远远的走过来,见白明月雕塑似的站在一个安静的角落里,一动不动,不禁蹙眉。
  她仿佛完全没听到一样,一点反应也没有,依旧那么站着,一言不发。
  上官景辰也随后走了过来,边走边对墨子寒说着:“子寒,你已经想好了,真的要和明月结婚吗?”

  他似高兴,又似释然,轻声问他。
  墨子寒点点头,却没有说话,走到白明月身边拉过她的手,“明月?”
  白明月恍然惊觉,黯然回头看他,目光冰冷,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心里已是暗潮汹涌,面上却在努力克制着,她看着墨子寒,许久发不出声音。

  “怎么了?”墨子寒察觉到她的不对,不禁蹙眉,低声问她。
  上官景辰也看出白明月的不对劲,不禁疑惑看她。
  “你之前那块手表,落在哪里了?”白明月手心握着那块手表,面色清冷的问他。
  墨子寒眉心紧蹙,隐隐觉得不对,却还是如实告诉她:“我不知道。”
  “子寒,你丢了手表吗?该不会是明月送你的吧?”上官景辰毫不知情,见白明月对一块手表这么紧张的样子,不禁失笑,半是打趣半是兴灾乐祸的看着他。

  “呵。”白明月却冷笑一声,松开手掌,递到他跟前,“这是不是你的手表?”
  墨子寒看了一眼,不禁怔住,“你在哪里捡到的?”
  他的反应,看在白明月眼里,更是有说不出的扎心。
  “上官映雪让我把手表转交给你。”白明月再也忍不住,眼角濡湿一片,直接将手表往他身上一扔,“给你。”
  墨子寒不禁愣住,他一时没反应过来,也没伸手去接,那块手表掉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响,墨子寒下意识的垂眸,看到自己的那块手表,疑惑而不解。
  白明月说完也不去看他,转身便大步离开,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么生气,生气到此刻不愿意多问他一句,哪怕听他一句解释。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想听,还是害怕听到他的答案。
  “明月你这是,明月……”上官景辰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景,看了一眼面色难看僵在原地的墨子寒,还是忍不住跟在她身后追了上去。
  墨子寒回过神来,他没有多想,立刻要去追,上官映雪却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他身边,看一眼掉在地上的手表,惊叫一声,“子寒哥,你的表……”
  墨子寒眸光顿沉,一把拽住上官映雪的手腕,动作狠厉,面色冷酷:“我的表怎么会在你这里?”
  白明月一定是误会了,而她之所以会误会,不用想都和上官映雪有关。
  上官映雪疼得眼泪都要掉下来,挣扎着想要掰开墨子寒的手:“子寒哥……子寒哥……很疼,你轻点。”

  “说!”墨子寒厉喝。
  上官映雪吓得浑身一颤,咬牙含泪看他,眼里满是幽怨:“是我……我无意中捡到的,上次哥哥和你在一起喝酒,我去接他的时候发现你的手表落在那里,一直忘了还给你。”
  “那你对她说了什么?”墨子寒立刻想起上次和上官景辰在帝尊之品酗酒的事情,不由得暗骂不已。
  “我……我没有说什么,子寒哥,你相信我,我就是怕她误会什么,所以才觉得把手表交给她,由她转交给你才最合适。”

  上官映雪心有不甘,却还是装作一副柔弱的样子,神态真切的看着他,努力解释着,她确实没说什么,只不过有意没把话说清楚,引她误会罢了。
  “映雪,子寒,你们这是在干嘛?”这边的情形,已经引起宣柔心的注意,她连忙走了过来。
  墨子寒目光冷厉,重重甩开她,丢下一句:“你最好别让我发现你撒谎。”
  他看也不看她,大步走了出去。
  上官映雪脚下不稳,险些摔倒,幸好宣柔心走到她身边,扶住了她:“映雪,你们都说了些什么,子寒看起来为什么那么生气?”
  “妈,”上官映雪揉着被拽痛的手腕,眼里满是恨意,“那个女人不知道在子寒哥面前说了什么,子寒哥误会我欺负了她,想要找我算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