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48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薄夜渊眼里升起可怖的怒意,几个快步走前,从保镖手里拿出一杆狙击枪,对着教堂对面的小教堂天台。
  狙击手发出枪后,第一时间收起工具逃跑,天台已经没有人了。
  “少爷,我们的人已经往天台去包剿了!”保镖长拿着对讲机说道。
  在对方发出枪的那一刻,教堂前的保镖已经分出一批闯进小教堂。
  黑暗,一条钢丝线隐隐闪现,黑色人影在空划动,无数的保镖对他发枪,可惜他划动的速度太快。
  薄夜渊端起狙击枪单眼眯起,落红点的同时发枪。
  只看到逃亡的黑影头部爆裂,身体像死鱼支线往钢丝线下坠落。
  “给我去查,是谁派出来的杀手。”薄夜渊将狙击枪狠狠扔给保镖长,嗓音阴霾。
  如果不是他及时护着黎七羽,黎七羽已遭遇不测!
  如果雷克没有闪身挡枪,那受重伤的是他薄夜渊了……
  好大的胆子,竟敢在他的眼皮底下动他的女人!不管是薄家什么人支派的,他一概六亲不认。
  包围教堂的博家人看到这一幕,全都不敢轻举妄动。
  薄夜渊将黎七羽揽在怀里:“我不会放过想要动你的人!”
  黎七羽仓皇的眼扫过广场那密密扎扎的人头,可以说——薄氏家族的所有人,此刻都想要他死!
  “雷克,没事吧?”黎七羽目光又落在雷克身。
  他捂着一直流血的伤口,坐在天台的石桩,保镖提了医药箱赶来,他滴着都大颗的汗嘴唇发白,状态很不好:“我没事……你和少爷没事好……”
  黎七羽心情说不的复杂,薄夜渊冷声道:“飞机再包扎!”

  这个地方一刻也不能久留。
  薄家庄园。
  他们离开教堂后,起初有几架飞机跟随,被薄夜渊勒令打落,之后再没有人敢跟着。
  庄园里已经重兵防守,全换了薄夜渊的心腹,在短短几天时间内他能成功擒获薄夫人,并软禁薄老太抽掉她的势力,也是因为他早做了很长时间的准备。
  雷克在飞机晕倒了,被保镖抬下来。
  黎七羽皱着眉,盯着他被抬走的画面,心情很复杂……一直以为他是个极端自私讨厌的人,看到他的脸深感厌恶。
  忽然一只手捏起她的下颌,薄夜渊吃醋了:“不许盯着别的男人看!”
  “……”
  “飞机你偷偷瞄了他5次,现在还敢明目张胆地看着!”
  黎七羽盯着薄夜渊妒意冲冲的脸,不由得笑了:“我只是想看看他伤势怎样,有没有很严重。”

  “早知道还不如让我挨那一枪,你会关心担心我。”
  “胡说啊!”黎七羽急了起来,他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我受伤,你会担心会心疼么?”薄夜渊低声地问,嗓音撩人,“会不会一直陪着照顾我。”
  “嗯。”
  “那我喜欢受伤。”
  “算你不受伤,我也会担心会心疼你……会一直陪着照顾你。”黎七羽低了声音说,然后被薄夜渊紧紧地抱进了怀里,原地转圈,高兴得像个孩子。
  仿佛刚刚被薄家人围攻的场面全然抛在了脑后,他一点也不在乎。
  黎七羽在他的怀眩晕,眼泪涌眼眶,即便她关心爱他,她也活不长啊。
  “黎七羽,这是我最好的生日礼物,哪怕你只是随口哄我开心的!”
  “……”
  “你是说真的,还是哄我开心?”他带着一丝希冀问。
  黎七羽闷在他怀里说不出话,跟他相爱后再分别极其残忍,到时候薄夜渊会怎么办呢?如果没有得到,谈不失去对吗?
  薄夜渊以前说过,别给他希望,他不会有绝望。
  长时间没有等到回答,薄夜渊的怀抱一点点冷却,又紧紧地吻住她说:“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很满足了……黎七羽,我不奢求别的,只要你不讨厌我……”
  晚餐很温馨,他们聊了很多,说是薄夜渊的生日,其实做的都是黎七羽爱吃的菜。
  全程都是他在帮她切食物,喂她。
  偌大的餐桌冷冷清清,只有他们两个,因为撤走太多人,庄园里的佣人一下子变成五分之一。
  其实可以理解,毕竟薄夜渊是个男人,平时从来不管庄园里的事,都是老太太和薄夫人在打理。
  那些佣人基本都是薄夫人的几个管家管束,现在突然都撤走了,一时间哪充得了这么多人数进来。
  薄夜渊暗地里招兵买马的都是保镖、守卫,佣人这方面很少。
  偌大的庄园瞬间显得空寂,没有人气,黎七羽望着他,总是不自觉想到未来她也不在了,他一个人生活的场面。
  薄老太虽然对她不好,可是非常心疼薄夜渊,不管薄夜渊多叛逆都是薄家的子孙,薄老太的心头肉,生活起居打点得很好。
  “薄夜渊……你把薄野薰赶去德国,什么时候放回来?”黎七羽嚼着鹅肝,低声问。
  薄夜渊眉头蹩起:“你想他了?有我陪你不够,你还有时间想别的男人——”
  “你看你过生日,一个亲人都不在身边。原来你跟薄野薰感情那么好,突然间行同陌人。你生日了,他连祝福都没有一个吗?”黎七羽涩然问。
  “我跟他为什么感情不好,你还不知道?”薄夜渊郁闷地切着肉,“有哪个弟弟敢对自己的嫂子有非分之想?当我是死人了?”
  “可当初你们感情好到穿一条裤子,女人也可以共享。”
  他不是还把她送给过薄野薰嘛。
  “那是当初,有你后不同了。他只要一天对你的心思没有断,我不可能让他再回来。”顿了顿,薄夜渊冷鸷道,“他自己也没老脸回来。”
  “为什么?”
  “敢他走的时候他发过誓,混到有出息像个样子,有能力回来把你夺走的那一天,他才会再站在我面前。否则,他不会回来丢脸。”薄夜渊提到薄野薰,眼神变得深渊极了。看得出他还是很想念薄野薰的。

  她在薄夜渊的皮夹里看到过,一张双胞胎的照片,到现在都没有换。
  两兄弟从小一起长大,从没有分开,他们从出生前在一起,小时候还共患难过,那种血肉分离的感觉很浓重。
  胖胖的小佣人说过,二少爷走以后,整个庄园都缺少了生气。
  以前二少爷是全家的开心果,也常常逗得薄夜渊高兴,但是二少爷走了以后,再加黎七羽也走了,薄夜渊再也没笑过。他变得孤独,怪戾,性格越来越让人难以捉摸。

  “都是我……”黎七羽垂下长睫,“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们现在感情还很要好,还是这世界最亲的兄弟。”
  “现在也是最亲的,”薄夜渊将剃好的蟹肉放进她餐盘里,“算他在德国,总有一天会再见面。”
  “真的?”
  “他结婚那一天。”薄夜渊一看到她的笑意,又开始妒忌,“黎七羽你真那么想看到他?我的脸长得一样,想他的时候看我一样!”
  日期:2017-12-25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