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47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七羽小手攥住他胸膛的衣服,喉头像哽咽住了讲不出话。
  如果她还能活很久,她会告诉他小七夜,告诉他所有一切……
  可她,没多少时间给他了啊。
  而依照薄夜渊的性子,他如果知道小七夜在薄夫人手里,更不可能放过她,恐怕结局一定是悲剧收场!
  “少爷,那我现在把她们带下去?”雷克犹疑地问。
  薄夜渊紧紧抱着黎七羽在怀里,紧皱着眉,询问她的意思。
  黎七羽点了点头:“在我审问她以前,不要再对她用刑了。”
  “她现在是你的人质,我交给你了随你怎么处置。”薄夜渊长指轻轻梳理她的发,“我给你这个惊喜是想让你开心,不是让你郁闷掉泪的。黎七羽,把脸抬起来,看着我!”
  黎七羽埋在他胸膛的脸紧紧地不肯抬起来,小手也抱住了他的腰。

  贪婪地呼吸他的味道,他的温暖,她一点也舍不得再离开他。
  以前想到自己要死了是一种解脱,活着是折磨。可现在她好不容易贪恋他的一切,她却没有时间再好好活。好残忍。
  “黎七羽,我爱你……”薄夜渊的唇凑到她耳边,低声地说,“任何人事都没办法阻止我爱你。为了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还哪里让你不满意,你说,我都改正,我一个要求你别不开心。”
  黎七羽的脸终于抬起来看着他,努力挽起唇想要笑,眼里流动着泪光。
  “她到底说了什么让你难过?”他想不明白,薄夫人能讲什么话可以动摇她?
  除非……北堂枫。
  “薄夜渊,生日快乐。”黎七羽努力从嘴边吐出字。
  这个生日对薄夜渊而言只有没玩没了的战争和疲累,仓促到毫无准备。甚至连个像样的场地都没有。
  但有了她,已经有了全天下。
  薄夜渊在她的唇瓣狠狠吻了两下:“你不是有很多话要跟我说?”
  【你敢告诉薄夜渊,我让孩子最悲惨地死……】薄太太阴测测的嗓音出现,【他现没有证据都敢动我……也不怕我死了,他的父亲会死。】
  黎七羽眼神恍惚。
  为什么薄夫人死了,薄先生会死……病重到如此依赖的地步?
  黎七羽只知道,如果曝光薄夫人做的一切,等于变相把她推断头台。

  【你给我留一条生路,我也给你们留。只有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薄家才会太平。黎七羽,如果你真爱薄夜渊,也要想想他为了你,给自己选了一条布满荆棘、众叛亲离的路……你没有证据证明你有薄夜渊的孩子,而孩子在我手里,更没法证明是我栽赃陷害你,何以服众?你死了不要紧,薄夜渊下辈子却要孤独终老,背着叛族的名声遗臭万年……】
  “黎七羽?”薄夜渊攥住她的肩头,“我在等你说!”
  “我……都说完了。”
  薄夜渊身形僵住,以为自己听错了——她都还没讲什么话,已经说完了?
  今晚她跟薄太太说的话都跟他说的多,他看着她们聊天了近半个小时,气到阴郁。
  “你说完了,轮到我。”薄夜渊牵起她的手,亲吻她的无名指,“我定了生日餐,饿不饿?边吃边聊……七羽,这些年我没来得及说出去的话,都要在今天告诉你。”
  黎七羽浑身都是紧绷僵硬的,脑子一片空茫。
  薄夜渊牵起她的手,开始后悔他的失策,不该把薄夫人弄到这个时候,破坏他们的生日宴会。早知道黎七羽没有惊喜,反而精神恍惚,他不会当做宝献来!
  黎七羽内心有个左右摇摆的天秤,不断地权衡利弊。

  不管选择哪条路,好像都很危险……
  既然如此,薄夜渊为了她都背弃整个世界了,她为什么不能孤注一掷,把她和小七夜的命都赌在他身?
  算输了,她死也是解脱的。
  “薄夜渊……”
  “少爷,整个教堂被包围了……”雷克按着蓝牙耳机说道,“是薄家家族的人,联合在一起。”
  “他们想要造反?!”薄夜渊神色冷冽。
  “我们的人全都进入警戒状态,战争可能随时打起来。”雷克严肃道。

  薄夜渊这次反叛了整个薄家的人一意狐行,得罪了所有薄家人。他软禁了薄老太后,薄家的长辈们陷入众怒,尤其想到薄夜渊是为了个女人,都把矛头指向黎七羽,讨伐她。
  扩音里传出来舅父的声音,要求薄夜渊交出黎七羽,立马放了薄老太和薄夫人。
  “简直找死。”薄夜渊眼里燃起火星,从雷克的腰间拿出配枪。
  黎七羽回过神,攥住薄夜渊的胳膊:“不要——”
  “少爷,你还是走天台,由战机护着先回薄家庄园吧。他们是冲着黎小姐来的,我想不会真的敢伤你。”
  至少目前来说,薄家的势力已经被薄夜渊掌控,这些天他调走了薄夫人和薄老太这么多年安置在薄家的势力。
  “不要跟你的亲人正面冲突……”黎七羽按下他拿枪的手,“杀了人,事情会闹得更大,到时候很不好收场。”
  “我怕过这些?”薄夜渊亲吻她的额头,“有你在我身边,我什么都可以不要。”
  黎七羽攥了手心,难过她自己把薄夜渊带入这样的境地……她根本不配让他抛弃亲人,与全世界为敌啊!
  “怕他们联合北堂家族……趁虚而入。”雷克提醒道,这是他最大的担忧。
  原本两个家族势均力敌,可现在薄夜渊亲手将薄家势力瓦解。到时候战斗起来,北堂枫有无数的家族应援,薄家的人因为对薄夜渊失望,只会袖手旁观。这也是薄夜渊一直迟迟没有动薄老太和薄夫人的原因,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想自己的家族先分裂。

  薄夜渊沉了脸色,带着黎七羽往教堂的天台走:“今天是我生日,我不跟这些狗一般见识。”
  站在天台,黎七羽发现整个广场围满了人,声势浩大。
  薄夜渊埋伏了不少人手,保护着教堂与之对立……
  黎七羽想起薄夫人说的话,薄夜渊为了她选了一条布满荆棘、众叛亲离的路。未来她死了,他什么也剩不下,会有多凄惨?

  她最怕……薄夜渊会选择跟她一起去死!
  “黎小姐——小心!”
  雷克看到狙击手射出来的红色小点在黎七羽的额际浮动,脸色大变提醒。
  下一秒,枪声响起!
  整个夜很静,那一枪发出来才听到声音。
  黎七羽浑身一僵,身体被薄夜渊护在怀里,她脑子空白,仿佛听到弹声……子丨弹丨击穿薄夜渊的声音……
  那一刻,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镬紧了她。

  如果薄夜渊是为了她而死,她死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每个爱她,靠近她的人,最后都要因为她而丢掉性命——
  “薄夜渊!”黎七羽紧紧攥着他的衣服,喉头抽紧。
  “我没事……你有没有受伤?”薄夜渊按住她的肩头低声询问,双瞳写满紧张。
  “少爷……我……有事……”雷克嘴唇张合了两下,本来一只胳膊弹,临时包扎着吊在胸前,这会儿肩膀又挨了一枪,痛得要往地昏倒了。
  两个保镖扶住雷克,查看他的伤势,还好不致命。
  黎七羽诧异地望向雷克,没有想到他可能会为她挡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