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7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骂到这里,彭少根才意识到骂在了点上,他觉得领导就是瞎了眼。否则怎么不让自己上,自己可是陪了三任饭桶了。第一任也不说什么,那时自己毕竟刚做常务,经验有待丰富,能力有待提高。可让自己陪的第二任,竟然是一个花天酒地的腐败分子陈奎,最终陈奎也死在女人身人。走了个贪官,又派来一个“绿帽王”,让自己成天给“王八头”打下手,这不是侮辱人吗?
  就算是前几次在磨炼我,就算是在劳我筋骨,那这次也应该降大任于我呀?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把我忘了,这又派来一个秃顶老汉呢?这个家伙到底是“花花锁”,还是“王八魏”呢?到底要怎么折磨我,组织才认为合格呢?到底有没有睁眼的领导?
  你们都瞎了吗?怎么就跟我过不去?为什么市长不是我?彭少根简直气炸肺了,简直快疯了。但他又告诫自己“不能疯,绝对不能疯,革命尚未成功呢”。
  其实不只彭少根,对于这次竞争失败,楚天齐何尝不懊恼?他也在自问:为何市长不是我?
  但楚天齐并不像彭少根那样,逮谁都想骂,也不像彭少根那样,把谁都想成敌人。
  从见到魏铜锁的那一刻,楚天齐就意识到,这次没自己什么事了。在失落的同时,他也对这次失利进行了简单分析。他觉得,和魏铜锁比起来,自己确实有劣势,就拿履历来说,自己就没法和对方比。对方可是多年的常务,又做了两年正职县长,而自己却没有一次主持全面的机会。这并不是勤能补拙的事,而是需要积淀和经历,通过实践感悟出来的东西,往往更经得起考验。

  尽管不认为别人抢了自己的菜,但楚天齐也不免耿耿于杯,当然他不觉着谁都欠了自己,但却也认为有一个人故意与自己作对。
  “哗”,掌声响起。
  楚天齐赶忙收住思绪,他发现主席台上的人已经起身,显然薛涛已经说了“散会”二字。
  散会后,尹红波没有马上离开成康市,而是表示要和江书记坐坐。
  江霞引着尹红波去了,厉爱佳也快步溜下了楼。
  看着那两个相随而去的女人身影,薛涛脸上出现了失落神情。但她马上调整情绪,介绍魏铜锁与参会人员认识。在介绍到楚天齐的时候,魏铜锁主动喊了“天齐市长”,并率先伸出了手。
  简单认识后,薛涛便匆匆离去了。紧跟着,魏铜锁寒暄几句,也出了会议室。
  大家都明白,书记和市长那是去恭候上级组织部领导了,对于党政一把手来说,这才是今天最重要的事情,来不得半天含糊。其实不止他们,其他几位常委也必须去楼下恭送,这既是权利也是责任。
  转头四顾后,人们发现,有两个人脸色非常难看,一个人就是彭少根,这个大家都能理解。但另一个并不是同样落选的楚天齐,而是那个肉包子脸女人。
  人们不禁疑惑:肉包子脸似乎比彭少根还难受,不知是什么鬼?旋即大家就明白了,管丽颖也是有所求呀,她是等着递补原有常委留下的空缺呢。
  忍着对那二人的笑意,人们也陆续出了屋子。

  来在电梯旁,电梯还没来,大家便站在那里等候,也有人随便闲谈着。
  忽然,楚天齐耳边响起了一个声音:“楚市长,你和魏市长以前是同事吧?”
  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于是楚天齐道:“彭市长说的对。”
  “同事抢同事碗里的肉,好像不太……啊……”话到半截,彭少根打了个哈哈。
  众人都听出来了,彭少根这是挑事呢,纷纷把目光投到楚天齐身上。
  楚天齐神色稍微一变,然后马上恢复正常,淡淡的说:“彭市长,你让我下午几点去找你。”
  彭少根鼓着腮帮,瞪了对方一眼:“我……我什么时候说找你了?”
  “没说吗?那看来是我记错了,可能是我做梦了吧。”楚天齐微微一笑,“我昨晚梦见,你又让我去*出差了。”
  “破电梯,太慢了。”彭少根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奔步行梯快步而去。

  众人面面相觑,待彭少根身影消失不见了,才发出了“哈哈”的笑声。
  新市长已经上任三天多,原市长王永新也离开三天了,政府党组和班子成员会还没召开,大多数人都未与市长会面,有些人也只是远远的看见过其尊容。对于魏铜锁的这种做派,人们都很理解,这是绝大多数领导的惯用套路,总是要了解一些基本情况才正式露面的。
  做为熟人,除了在魏铜锁上任时见过外,楚天齐也没能看到过对方第二次,即使吃饭也没遇到。但他知道,魏铜锁这几天一直早出晚归,“微服私访”去了。
  在这几天中,楚天齐也没怎么在屋里待着,不是下工地,就是到矿山。他知道,无论是谁做市长,自己那摊工作都必须做好,何况还不知道与新市长合作咋样呢。而且现在也是多事之秋,一定要保证工作不出纰漏,还要防着个别坏人捣乱。至于这个坏人是谁,有几个,楚天齐说不清楚,但他就是有这种担心。
  每日忙忙碌碌的,心中失落渐渐淡去。那块芥蒂仍在,但也被楚天齐暂时藏在心底,留待机会到来再弄个明白。
  今天又去矿上跑了一整天,回来时都快天黑了。楚天齐进屋后,先是洗了洗脸,然后便一边泡脚,一边浏览着网页。
  “笃笃”,敲门声忽然响起。
  这都九点多了,会是谁呢?这样想着,楚天齐便问了一句:“谁?”
  “我。”一个男声传了进来,“你在呀。没睡呢吧?”
  楚天一楞,随即答道:“市长呀,我没睡。”
  “那我就进去了。”话音未落,屋门推开,魏铜锁走了进来。
  “市长你怎么来了?”楚天齐边说边趿拉上拖鞋,弯腰去端地上的塑料盆。
  魏铜锁笑着走过来:“我怎么就不能来?还得提前一周预约呀?”
  “不是那意思,我这不是光着脚呢吗。”楚天齐快步走向套间,“市长,你先坐,我去把水倒了。”
  “不碍事,我正好参观参观。”说着,魏铜锁在屋子里慢慢转悠起来,看着墙上和屋子里的东西。

  很快,楚天齐走出屋子,衣袖已经放下,脚下也穿上了黑皮鞋。他歉意的说:“市长,刚才我衣冠不整,请多见谅。”
  “我这是突然到访,你又没有准备。再说了,谁晚上不泡脚?”魏铜锁说着,转回身,坐到了沙发上。
  “市长,喝热水还是凉水?”说着,楚天齐去拿茶杯。
  “这个就行。”一伸手,魏铜锁从茶几上拿起一瓶矿泉水,拧开口,喝了两口,“你坐下,咱俩聊聊。”
  楚天齐走向沙发:“市长,你来好几天了,应该我去你那才对。”
  魏铜锁微微欠身,一拉楚天齐衣襟:“坐下说。我成天都不着家,你上哪见我?你每天不也早出晚归的。”
  楚天齐笑了笑,坐到沙发上。
  转过头,魏铜锁道:“天齐,才两年来的不见面,你怎么变的这么客气?太见外了。我跟你可不讲究这些,你看,我穿着一脚蹬就来了。你还捂着大皮鞋,多累,赶快换去。”
  日期:2017-12-25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