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455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猛的被老领导胡亚平狠狠的教训了一句,邬大光自觉在众人面前丢了面子,他有些闷闷的端起面前的酒杯,猛的一下倒进嘴里,一连串的动作表现着内心的不满。
  胡亚平转脸对秦书凯说,秦书记说的话也有道理,这当一把手原本就是个得罪人的差事,不管是查处到谁的头上,都是得罪人的事情,依我看,两个文明一起抓,两手都要用,对于干部**的问题,不能只顾着采取堵漏的办法,要疏堵结合,对干部的思想工作加强力度,从而起到防微杜渐的工作才是根本。
  秦书凯原本想要跟邬大光翻脸,见胡亚平站出来打圆场,也只能忍了,心里有气,嘴里说话就有些不客气。
  秦书凯两眼盯着邬大光说,邬区长,有件事当着胡主席的面,我正好跟你知会一声,赵浩霞的案子纪委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依照眼前的形势看,等到把赵浩霞的案子完全攻下来后,浦和区的干部队伍从上到下可能都要有一个大清洗的过程,还请邬区长提前做好思想准备了。
  提到赵浩霞的案子,邬大光的腰杆立即弯了下来,他这次来省城找胡亚平帮忙,也正是为了此事,自己跟赵浩霞的关系实在是太紧密了,听秦书凯这话里的口气,好像已经通过案子的查处,牵涉到自己一些情况了,否则的话,他说话的时候,为什么两眼死死的盯着自己的方向呢?
  邬大光有些心虚起来,他抬眼看了一下胡亚平,并没有接腔。
  胡亚平会意的转脸问道,小秦啊,赵浩霞的名号,我在普安市的时候,好像也听说过此人,不知道这次的案子究竟有多大,案情严重到什么地步呢?
  秦书凯趁机冲着胡亚平说道,胡主席,这件事情的具体情况,您亲自问邬区长比较合适,毕竟邬区长跟赵浩霞之间的关系可是不一般呢?按照赵浩霞目前交代的情况,可以确定的是,赵浩霞的建筑公司,每次能够顺利的拿下工程,都离不开某位重要领导的协助,所以说,这件案子是典型的官商勾结,利用权力以权谋私的大案子,案子尘埃落定的时候,不知道浦和区的干部队伍里,要有多少人受到牵连啊。

  尽管表面上是在回答胡亚平的问题,秦书凯说话的时候,两眼却始终盯着邬大光,邬大光在秦书凯的目光逼视下,恨不得想要遁地逃开,应该说,秦书凯的这番话,算是打到了邬大光的七寸上,他吓的什么话都不敢说了。
  秦书凯继续说,胡主席,赵浩霞的案子县纪委正在整理相关资料,很快要报到市纪委,如果真的把汇报材料报到市纪委的话,只怕案件中涉及到的某些处级干部就逃不了被处罚的严重后果了。
  胡亚平瞧着邬大光一副垂首丧气的模样,有些尴尬的笑笑说,小秦啊,事情至于严重到这种地步吗?我的意思是说,你初到浦和区,前一阵子已经大刀阔斧的处理了一些不听话的干部,我想着,有了前车之鉴,其他的一些领导干部必定会极力配合你的工作,并洁身自好,即便是以前有人犯过一些小错误的,你也大可以大人不记小人过嘛。
  见胡亚平在帮邬大光求情的口气,秦书凯沉默了下来,胡亚平说什么都可以,却不能代表邬大光自己的意见,他现在想要听的,是邬大光亲口说出对自己心服口服的话来,再也不在工作上扯自己的后腿。

  所有人的眼光都随着秦书凯的眼神投注到邬大光的脸上,邬大光憋红了一张脸低声说道,你们都瞧着我干什么?
  胡亚平见场面有些尴尬,冲着秦书凯和邬大光说,这酒也喝的差不多了,要不你们两人一道陪我这个老头子到隔壁的茶座去喝杯茶解解酒?
  秦书凯和邬大光心知胡亚平必定是有不方便在众人面前说到话要对两人讲,于是都推开椅子,听话的跟在胡亚平的身后,一起来到茶座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坐下。
  屁股一落座,胡亚平就开门见山的说,今晚的情形你们也看见了,秘书长特意请小秦吃饭,还把我也给叫来,这意思不说你们也该明白,我还是那句话,你们都是我一手提携起来的,有什么话关起门来说清楚了,以后回到浦和区后,不准再闹不团结。
  胡亚平把话讲到这种地步,秦书凯和邬大光都显得直率了不少。
  邬大光没好气的说,老领导,秦书记明摆着是诬陷嘛?我承认,我的确掺合了赵浩霞公司的一些事情,可是也没有严重到他说的那种地步,什么叫官商勾结,哪里有那么严重嘛。
  秦书凯冲着邬大光摇头说,邬大光,都这个时候了,你当着老领导的面,还有什么好隐瞒的,就说最近教育局工程招标的问题,你能说你没有参与?

  邬大光理直气壮的口气说,你有证据吗?这么大的帽子可不是随便就往人头上扣的。
  秦书凯反唇相讥道,证据?你给教育局的局长打电话算不算证据?这还不算,还有开发区大楼的建设,当时你亲自给招标中心打电话的事情,你不会是已经忘了吧,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赵浩霞在里头该交代的全都交代了,你要是还想辩解,就直接到纪委办案的人面前说去。
  邬大光见自己心里的秘密全都被秦书凯一口说出,心知,目前形势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恶劣,很有可能赵浩霞把很多事情都已经交代了,秦书凯之所以没把材料交到市纪委,就是看在秘书长和胡亚平的面子上,想要给自己一个机会,可自己居然还误解了他的好意,刚才在酒桌上一直跟他针锋相对着。
  邬大光心里清楚,单是刚才秦书凯提及的两件事,已经足够他免职查办了,他求援的眼神看着胡亚平,胡亚平却并不出声,邬大光明白了胡亚平的意思,解铃还须系铃人,你邬大光得罪了秦书凯,别人再多说无益,还得你自己态度诚恳的道歉才行。

  秦书凯见刘丹丹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索性把卧室的灯打开,一副掏心掏肺的口气说,丹丹,一个家庭的建立不容易,咱们是离过婚的,又因为孩子,因为各种原因复婚在一起的,先不说感情的问题,当初你提出要到省城来工作,主要目的就是陪孩子读书,我想尽办法实现了你的目标,现在一家人过的多好,和和美美的,你就别折腾了,好吗?
  刘丹丹冷笑道,和和美美?咱们一家人过的日子能算得上和和美美?你一个人在外头倒是快活,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呢?我在家里要操持一大家的吃喝拉撒,还得照顾老人孩子的方方面面,我也是处级的领导干部了,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我工作能力也不比你差,凭什么不是你在家里伺候一帮老小,非得是我?
  “中国到底还是男权的社会,你瞧瞧看,中央的几大常委有一个是女人吗?”
  “那是因为我刘丹丹还没混到那份上。”
  “你拉倒吧,你刘丹丹跟我认识十几年了,我怎么就没看出来,你在政治素质上有什么过人之处,我劝你,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做事情之前先动动脑筋,行吗?”
  “你这是瞧不起我,我偏要做给你看看。”
  日期:2017-12-25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