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179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1-14 15:46:00
  第161章:策反侯二
  王朗一听就兴奋了起来,不知道这家伙命犯天杀星还是怎么的,只要提到杀人,他立即就流露出一副恨不得马上动手的样子。
  王建军则伸手按了按自己的肋下和胸骨,分明是在测试万一动起手来,自己的伤会不会有影响。
  金牙旭却在旁边不乐意道:“你俩够了哈!这字条到底有啥破绽,凭啥就确定孙明亮是想阴咱们呢?要依我说,这倒确实是个好机会,咱们帮孙明亮杀了王庆魁,有这张纸条在手里,那就是要挟他的砝码,还怕他不借兵给咱们?”
  楚震东笑了笑道:“你脑子咋想的?如果王庆魁死了,他当了老大,这纸条还有用吗?就算对全老山的人一个个的昭告,也没有一个混子会跟着我们和他对抗的,说白了,这就是一张纸而已,毛用没有!何况,你看到纸条上是怎么写的了吗?有时候,一个习惯、一个细节,都会出卖人的。”

  金牙旭看了看纸条,念出声道:“楚震东兄弟六人,刺杀魁爷之事,皆是我亲自授意!孙明亮!没问题啊!”
  一直闷声不吭的黑皮老六忽然说道:“问题出在称呼上,你想一想,都要刺杀他了,还一口一个魁爷的叫着,合适吗?就算嘴上叫习惯了,可写在纸上的时候,一定是会写王庆魁,而不应该是魁爷,孙明亮心里还是尊敬王庆魁,所以顺手就写成了魁爷,东子说的对,细节是会出卖人的。”
  楚震东对金牙旭嘿嘿一笑道:“人大呆,狗大愣,包子大了韭菜揣,你是空长了这一身油膘,就是没长脑子,看看人家老六,听一遍就琢磨出味儿来了,你能混到现在没被人坑死,真是不容易了。”
  许端午紧跟着来了一句:“以前他有事,都是问我的!”
  众人一起哈哈大笑,金牙旭脸皮也厚,大家兄弟开玩笑也是正常的,当下自己也笑骂道:“滚滚滚!我这是考验你们呢?看把你们一个个嘚瑟的,都还要点逼脸吧!目前来说,你们几个的表现还算可圈可点,我也就放心了,说吧!该咋干?”
  王朗笑骂道:“旭子,你不装逼能死啊!还能咋干,拎刀咔咔一顿砍,全弄死了就完了。”

  许端午笑道:“还真不能这样干,这样做的话,我们就等于是在顺着孙明亮挖的坑往下跳,只怕我们刀一抽出来,就被人围住砍成肉酱了,保证会被砍的稀烂,抹大饼吃都不带咯牙的。”
  说到这里,看向楚震东道:“东子,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孙明亮的诡计,那就一定已经有了对策了,我就不费那脑子了,你说说吧!有啥好招?”
  楚震东笑道:“简单,孙明亮这回是自己打了个结,把自己套起来了,我本来正琢磨着怎么找个动手的借口呢!他这就自己送上门来了,机会当然还是这张纸条,他不是让我们刺杀王庆魁嘛!咱们先把他给弄了,然后将纸条一拿出来,就说是替王庆魁除了这个叛徒。”
  “孙明亮虽然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实际掌权者,可老山的混子们,始终服的都是王庆魁,这样一来,孙明亮的命也就白丢了,接下来,王庆魁一定会替孙明亮报仇,对我们动刀。”

  “我们救了他,他还对我们动刀,这是一种什么行为?最不济也是个过河拆桥、忘恩负义,咱们再杀了王庆魁,也就名正言顺了,搞不好,还能夺了老山的地盘。”
  许端午却忽然一挥手道:“不可能!东子咱们得认清形势,我们或许可以杀了孙明亮和王庆魁,但在老山,也一定没有立足之地了,之前因为石景,老山的混子对我们已经一肚子的意见了,我们再杀了孙明亮和王庆魁,老山的混子还能容得下我们才怪,更别想那些混子会跟我们了。”
  “而且,你别忘了,后面的势力也不会同意我们上位,毕竟,控制一个老山的混子当傀儡,比控制我们要简单的多,所以,我们一旦杀了孙明亮和王庆魁,一定要离开老山。”
  楚震东忽然笑道:“你这就说到点子上去了,控制一个傀儡的事,我们也不是不能干!而且,人选我都想好了。”

  许端午一愣,脱口问道:“谁?”
  楚震东说道:“侯二!”
  许端午眉头一皱道:“侯二只怕不能服众吧?”
  楚震东笑道:“只要王庆魁和孙明亮一死,有我们在他背后,谁敢不服!而且,他还有一个最恰当的理由,替石景报仇!整个老山都知道石景对王庆魁那是忠心不二,可王庆魁却坑了石景去送死,就凭这一点,侯二要杀王庆魁,老山的混子们就有一半会选择袖手旁观,等结局一定,侯二上位也就顺理成章了。”
  许端午双目顿时一亮,立即点头道:“冒险虽然冒险了点,可也不是没有机会,如果有人能将王庆魁坑石景的事公布出来,那就更完美了。”

  两人相视一笑,英雄所见略同,随即坐到旁边商议细节去了,王朗几人却没那兴趣,也没跟过去,还是各干各的事。
  当天晚上,兄弟六个就去了石景家,名义上当然是去拜祭石景,实际上却是冲侯二去的。
  自从石景死后,侯二一直都在石家,一来他是舅爷,石景死了,剩下孤儿寡母的,他照顾也是应该的,二来石景的朋友、徒弟还是不少的,即使已经下葬了,还是零星有人前来拜祭,他在的话,多少懂点规矩。
  但侯二一看到楚震东几个,面色就沉了下来,立即上前拦道:“你们几个还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们!”

  楚震东说道:“我们只是想来好好拜祭一下景爷,你又何苦如此为难我们?就算我们之前有过节,可那只是误会,何况景爷已经过世了,死者为大,什么过节不能先放一边。”
  侯二本来还想再说什么的,倒是石景媳妇过意不去了,说道:“你们进来吧!其实,景爷生前,有在我面前提过你们几个,说你们是他见过的最有实力的小兄弟,你们这三番两次的前来悼祭景爷,也不枉景爷生前那般看重你们。”
  怎么说呢?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石景媳妇跟着石景这么多年,道上来来往往的人见的也不少,自然还是有几分气度的。
  小兄弟几个进了石家,每人先后在石景的遗像前上了香,最后轮到楚震东了,楚震东双手持香,往石景的遗像前一跪,香举过顶,拜了三拜,悲声道:“景爷,承蒙你生前不弃,将我们兄弟六个视为好友,可怜我们尚未来及把酒言欢,景爷你已经遭了奸人所害,我们兄弟知道,景爷你生前忠心耿耿,死后也许并不想报此仇,可我们兄弟六人却不会就这么算了,我楚震东发誓,定为景爷报仇雪恨!”

  他这话说的,侯二要是再不问问清楚,那就傻到家了。
  当下侯二立即说道:“楚震东,你把话说清楚了,什么叫遭奸人所害?你知道些什么?”
  楚震东看了一眼侯二,摇了摇头道:“景爷已经去了,侯二爷你还是不要再掺和进来的好,你就当什么都没听见的吧!”说完起身,带着兄弟几个就要走。
  这当然是演戏,这都把钩子探到侯二的喉咙里面去了,侯二哪还能不上钩,立即上前伸手一拦,怒声道:“楚震东,你他妈说来就来,来了胡乱放几个屁就想走,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我姐夫虽然不在了,可这里仍旧是石家,你今天不说出个子午卯丑来,休想就这么离开。”
  楚震东面露为难之色,一把将侯二拉到了一边,低声说道:“侯二爷,你真想知道?”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楚震东越是这样,侯二就越是心痒如挠,一点头道:“事关我姐夫的死,我必须知道。”

  楚震东一点头道:“那如果我告诉你,景爷是被王庆魁坑死的,你信不信?”
  侯二一愣神,楚震东不等他反应过来,已经手一伸,将那张纸条掏了出来,直接递给侯二道:“关于景爷的死,之前我也毫不知情,是孙明亮亲口告诉我的,而且,孙明亮的性命,现在也在危险之中,所以孙明亮已经彻底和王庆魁闹翻,要我们刺杀王庆魁,这有字据为证。”
  侯二一看字据,顿时就傻眼了,他一个小头目而已,哪里接触得到这些,但他却也知道,这张字条将给老山带来的变化,那可是天翻地覆的,当下一张嘴都合不拢了。
  楚震东当下就将事情前后说了一遍,连幕后有人控制老山的事都没隐瞒,侯二只是上不了台面,却也不傻,要想取得侯二的信任,必须将事实都抖出来。
  侯二一听楚震东说完,又有孙明亮的字句为证,整个人已经气的浑身抖个不停,一转身就蹿进了屋里,抓了把刀就冲了出来,边向外冲边怒不可遏的骂道:“操他妈的王庆魁,我姐夫对你忠心耿耿,你却这样坑死了他,老子跟你拼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