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87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朝廷有此举,冯远征的部下也不是傻子,眼见着此时的紧张局势,这帮精英汉子们大骂道:“这跟当年梁山泊好汉征讨方腊一样的下场?将军,与其等死,不若反了,就那八旗子弟的战斗力,拿什么跟咱们斗?满人的天下坐久了,也该换我们汉人了!”
  部下将领中,说反者,十之八九。

  对于部下的呼声,冯远征并没有说话,兴兵开始乃是为了勤王,现在反之,与白莲教贼寇有何差异?
  但是若是不反,四面大军围剿,自己身死不足惜,但是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这帮兄弟如何处之?
  冯远征连着向朝廷连上八道奏折,奏折乃是他亲笔所写,表述忠心。
  八道圣旨,石沉大海。

  最后换来一道圣旨,圣旨曰:“请冯远征携众将领进京面圣,皇上要在御前封赏诸位护国功臣。”
  ——冯府后院,一道圣旨,一壶茶,一盘棋。
  冯远征,杨慕白二人。
  日期:2016-12-31 22:27:00

  从嘉庆皇帝开始调兵遣将以四面夹击之势围住冯家军之后,冯远征就再也没有见过杨慕白和杨当国二人,不是他们俩不见冯远征,而是冯远征对他们俩避而不见,他生怕如果就连这两个人都说要自己反的话,自己该作何选择。
  冯远征甚至已经做好了准备,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但是他未曾想过,这一道圣旨竟然是要他冯远征携众将领入京。
  若是这道圣旨流传出去,那就不是他冯远征反不反的问题,而是必须要反。
  此时冯远征可以不见杨当国,但是必须见一下杨慕白。
  所以才有这一盘棋,一壶茶和一道圣旨。
  两人下棋饮茶,严格意义上说,冯远征现在名闻天下,无人不知镇国侯,但是在骨子里的冯远征并非一个武将,而是一个儒生。
  “洛阳引兵之前,我最多曾想过不能跟祖父一样,要做一个像杨奉贤那样为民的好官,这就够了,但是引兵之后由洛阳起,到如今镇国侯,那是断然做梦都没有想过的。”冯远征跳了一个马说道。

  “将军。”杨慕白道。
  “嗯?”冯远征愣了一下。
  杨慕白笑着摇了摇头,指了指棋盘,示意冯远征这一声将军不是叫他,而是棋盘上将军了。
  冯远征再看棋盘,已成必死之局,道:“悔棋悔棋!”
  杨慕白摁住了冯远征的手道:“您既然心不在棋盘上悔棋有何用?这棋盘上必死之局可以悔棋,但是世上何地又有后悔药可以卖?”
  冯远征苦笑指着杨慕白道:“你真是什么都知道,我也知道瞒不住你。”
  杨慕白道:“恐怕唯有将军您以为谁都不知道,但是此事恐怕早已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冯远征摆好了棋子道:“我给圣上八道奏折,你说为何我冯远征所言,圣上就不信呢?”
  “将军恐怕自己也知道,信也是不信,不信更是不信,大明朱元璋得了天下斩当年袍泽无数,将军以为他真是不信他们?将军有可曾听说嘉庆皇帝身体日渐颓弱,又可曾想过,为何那二阿哥旻宁所在地濒临四川?”杨慕白说道。
  冯远征叹了口气,道:“我知道。”
  白莲贼众现在唯一距地就是四川,但是如今天下大势,白莲教贼众灭亡乃是迟早之事,旻宁若能收复四川,就是灭贼寇元首之旷世奇才,加上嘉庆皇帝身体问题,这是在给旻宁攒立军功。

  杨慕白开始沏茶,斗篷之下的他是何表情冯远征看不到。但是他却无法做到像杨慕白一样稳若磐石。
  “昨日,将领们来了我这边,表面是劝谏,实则乃是逼宫,听他们讲述,若我此时起兵,冯家军经这几年历练乃是真正的百战雄狮,断然不是那八旗兵可比,如今冯家军有六十万,以我之威望广开征兵,可到八十万乃至是一百万,以河南为起点,一年之内可打到京城,定然不可能失败。”冯远征道。
  “那将军心意已决,又为何来找慕白?”杨慕白笑道。
  “我若起兵,你可会助我?”冯远征看着杨慕白道。
  杨慕白摇了摇头。
  冯远征凝视杨慕白许久,不再说话。
  而杨慕白继续沏茶,依旧不语。

  冯远征在等他的理由,而杨慕白在想什么,冯远征不知道。
  “将领们所说,会有变数不假,今日我问你,就想让你以你的身份说一下,毕竟你非常人,未来天机如何,你看的更远,虽然迷信为难了点,但是也不奇怪,古人出征之前,不都请巫师祈福?”冯远征活动了一下脖子笑道。
  “将军既然问了,那请恕慕白直言,以风水上来说,将军祖上略有失德,并无祖荫庇护,断然难以登顶,将军问慕白天机,那慕白更是直言,朝廷无能庸臣当道不假,但是这大清国至少还有一百余年的王祚气运,虽然白莲为祸导致国库空虚,但是大清龙脉尚显,此时定不能亡。所以白莲为祸有将军出世,但是将军为祸,清廷则有新的护国之臣出世,此乃定数,天意如此无人能违,所以非慕白不帮将军,而是帮不了将军。”杨慕白道。

  冯远征一拳砸在棋盘上,这白玉棋盘瞬间四分五裂,他道:“若说天时,此时刚经白莲为乱八年,清廷空虚人困马乏而我兵强马壮,若说地利,有自古得中原者得天下之说,若说人和,满清贪官污吏为祸百姓,我若起兵,天下汉人定然拥簇我重扶我汉家之天下,天时地利人和我三样全占,何有不成功之道理?!”
  杨慕白站了起来道:“既不信我,何必问我?”
  冯远征看着杨慕白走到门口,终于紧握着拳头道:“我冯远征何错之有,为何非死不可?!”
  杨慕白回头,摘下了那黑色斗篷道:“将军所言句句在理,若是生在元朝,则可行,若将军晚生百年,也可行,唯独此时不行。”
  冯远征双目通红。
  杨慕白转身跪下说道:“关羽身死,却有武圣之名,曹操虽活,却是窃国之贼,宋江虽饮毒酒,却忠义千古,岳飞虽亡,武穆传天下,杨慕白身死尚且能与将军品茶对弈,将军又有何惧?”
  等杨慕白抬头的时候,已经不见了冯远征的身影。
  杨慕白以头伏地,泪流满面道:“杨慕白求将军入京赴死!”

  ——杨慕白从冯府出来,看到在冯府门外站着的那个白袍小将,年纪虽幼但是战功卓越,由冯远征上书朝廷钦赐为虎威将军的杨当国。
  自从杨当国入伍以来,只大仗却极少说话,他有着他这个年纪绝对不该有的沉稳,在战场上更有他不该有的决绝。从入伍到现在,每一场仗无一不是杨当国身先士卒冲在最前面,就算他真的有弯背老六的绝学,也有数不尽的伤疤。
  战场上的伤疤,是一个男人最好看的纹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