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85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2-31 22:26:00
  杨当国快马加鞭出京城,若非杨当国在那杨家禁地里读懂了风水典籍,知道了杨家诅咒到底所为何事,他尚且不会如此之愧疚,就是因为懂了,他才无法面对杨延昭的死讯,无法原谅自己在杨延昭死前对他的责问。
  北京城,城门口。
  有一身穿锦衣年轻人站在城门口,身边跟着那个满头银丝的掌印太监陆小川,在他们身后还有至少三千骑兵列队,有弓箭手自阵前列阵。
  杨当国并不减速,而是开始冲锋。
  一人一马,冲向三千骑。

  弓箭手开始放箭之时,杨当国拔刀。
  弓箭如同雨下,但是杨当国的刀如同在他身前形成一道屏障一般,弓箭所至皆被快刀斩断。
  由三百步变为两百步。
  弓箭手退后,骑兵开始冲锋。
  满清虽不同与蒙古,但是也是在马背上得的江山,八旗子弟战斗力再怎么低下,以一千骑兵对一人也是碾压之势。
  骑兵之冲锋,激起万道涟漪一般,中间乃是重甲骑兵,两侧为轻骑,形成犄角之势,重骑碾压,轻骑围敌。
  杨当国一人一马,很快就被围在中间。
  那个锦衣年轻人笑着问道:“小川子,你说杨当国能不能掠阵出来?”
  “要是弯背老六,自然是没有问题,可是这小子嘛,虽然得了弯背老六真传,但是还未曾拔过刀,练刀与杀人是两码事,估计是悬。”

  “打赌不打?”年轻人道。
  “不知太子爷您要赌什么?”那满头银丝的掌印太监陆小川道。
  话刚落音,那一千骑兵合围之势忽然出现一个缺口,有一人一骑被鲜血染红狂奔而出。
  年轻人哈哈大笑道:“小川子,幸亏赌约未成,不然本太子就想赌你这一头银发,想用那何首乌给你染成黑色去。”
  五百弓箭手,一千骑兵,三千人马剩下一千五百人乃是步兵,那些骑兵被冲散阵型之后并未追赶,只是在那二人身后的一千五百人同样开始冲锋。
  杨当国下马。
  对着一千人冲了过去。

  杨延昭的死让杨当国有满腔的怨气,不管旻宁此举到底是为何意,这无疑是给杨当国一个发泄的机会。
  杨当国杀红了眼,那一千五百步兵也一样杀红了眼,互不相让,但是竟然无人能近杨当国三丈之内。
  “小川子,本太子忽然后悔没有好好跟着他练刀了。”旻宁看着阵中厮杀如入无人之境的杨当国道。
  “殿下,武夫虽强,力有竟时,三千军马杀不了杨当国,五千他必死无疑,这人跟人不一样,您是未来的皇帝,到那时候您坐拥天下雄兵百万,何须练刀?”陆小川道。
  旻宁陷入了沉思。
  过了一会儿,旻宁看着还在阵中厮杀的杨当国道:“师傅,别杀了,这杀的可都是你的人!”
  杨当国横刀,提一口气再次冲锋。
  那一千五百人的包围再次被冲出一道缺口。
  缺口之中有一人浑身是血冲杀出来。
  此时已有一百步。
  旻宁开始大笑。
  紧接着五十步。
  旻宁额头上已满是汗水。
  掌印太监陆小川轻轻的挪动了一步,站在旻宁身前,抽出那大红蟒袍腰带,竟是一把软剑。
  此时杨当国离旻宁已经十步之遥,旻宁却推开了就要出剑的陆小川,微笑着看着提着那把宝刀而来的杨当国。
  下一刻,刀锋离旻宁仅有一线之隔。
  旻宁全身上下被冷汗浸湿,对杨当国骂道:“徒弟打师傅是大逆不道,师傅打徒弟就天经地义不成?老子可是大清国的储君!”
  “我师傅死了。”杨当国说道。
  旻宁对陆小川道:“小川子,我们师徒俩说话,你真不嫌自己碍眼?”

  “殿下!”陆小川道,刚才杀红了眼的杨当国竟然让陆小川有心悸之感。
  “滚!”旻宁下一刻就翻了脸。
  “老奴告退。”陆小川鞠了一躬慢慢退后,那软剑还在手,从小在大内皇宫精通刺杀之术的陆小川或许不是天下第一高手,杀人数量也可能不及弯背老六两次出刀,但是他却是这个天下最会杀人之人。
  二十步之内,杨当国有不臣之心则必死无疑。
  十步之内,陆小川先手,弯背老六也不能全身而退。

  “师傅,离开京城之后有什么打算?”旻宁问道。
  杨当国不回答。
  旻宁也不再说话。
  过了许久,旻宁说道:“冯远征由洛阳知县现已成了河南王,号称有大军三十万,实则四十万不止,山东安徽两省已沦陷,皇阿玛让他援山东安徽兵马使黄路远,冯远征却按兵不动,朝中大臣多有弹劾说冯远征拥兵自重有不臣之心。”
  “你怎么想?”杨当国问道。
  “自古得中原者得天下。”旻宁道。

  “所以你今天其实是想杀了我,对吗?”杨当国轻声道。
  豆大的汗珠自旻宁头上滑落,他道:“小师傅,他日若你我二人对垒,你想让旻宁如何?”
  “我是师父,你是徒弟,师父打徒弟不是以大欺小?”杨当国忽然笑着道。
  旻宁却一点都笑不出来。
  “走了。”杨当国道。

  “这些人马你带着吧,今日一战之后,他们对你心服口服。”旻宁道。
  杨当国点了点头,没有回头对旻宁挥了挥手。
  三千兵马,一战后,被杨当国杀三百人,余下两千七,无一不视杨当国为神。
  杨当国出京城那一日,有一道圣旨八百里加急送往洛阳,接冯金巧入京。
  ——杨当国从京城到洛阳,过战火蔓延之地,见到官兵杀百姓,见到乱民屠村,见到官兵救民,亦见到白莲教众设立粥棚周济一方百姓。
  人无对错,但有善恶之分。
  若是临走时候没有进那杨家禁地,没有那禁地之内的神秘人物帮自己解开屏障,不能研习杨家核心之风水秘术,杨当国就是一个刀客,接下来会是一个军人,耳濡目染的忠君爱国加上与旻宁的师徒之情,他定当把这一身所学卖与帝王家。
  知道的越多,就越累。
  杨当国叹息一声,一个还未满十六岁的孩子,却活脱脱的活成了一个垂垂暮年的老者。

  ——杨当国到洛阳之后,拜在洛阳王帐下为先锋副将,身无寸功就有此殊荣,大家无疑是当冯远征是看在冯金巧的面子上,按照辈分,杨当国还是冯远征的侄子。
  可是接下来,大家就见到了这个亲戚少年将领并非靠关系入伍。
  杨当国入伍三年,斩敌将一百零六人,杀敌无数,所到之处白莲教众闻风丧胆望风而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