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25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果然像我之前的猜测,袁中立真的利用医院关系来查住院档案了。我一下慌了,赶紧找吕大安,让他务必花多少钱,也要把医院这边的事摆平,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吕大安立即找同学商量对策,他们同学认为没必要大惊小怪,就是查也查不出什么,他们已经把所有的档案资料做的完整无缺。
  我还是有点担心,怕袁中立再继续查找鸣翠的住院资料,如果查到她的具体情况,那袁中立肯定要出手了。
  鸣翠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后,可以出院了。我让臧琳去和吕大安把鸣翠出院手续办完后,送鸣翠去了机场。

  鸣翠走了后,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虽然没有出现大的纰漏,但能把鸣翠的病治好,这也算是成功了。
  臧琳把这几天的工作记录让我看,我一看原来我没在的时候,臧琳接待了很多客户,当然都是面对面的那种咨询,我很满意,虽然挣钱不多,但至少把店名推出去了。
  我正看着这些客户的情况,吕大安进来了,一进门我就看出像是没睡醒一样,“大仓,咱们是不是接几个大客户了,总这样,快吃不上饭了!”
  “靠!你昨晚是不是交公粮交的,谁不知道接大客户!”我没好气的对吕大安说。
  “胖哥,现在有个美女,你接不接?”小虹笑着对吕大安说。

  “美女?哪来的美女?我看看再定!”吕大安笑着问小虹。
  “呵呵!不告诉你!先发个红包来!”
  “你先让我看,我就发!”吕大安那着急样子。
  美女?小虹会不会也接客户?我正疑惑时,小虹过来告诉我,前天有个女客户来了,想和我们订一下疏导方式,正好我忙,小虹就没告诉我。
  我看了看小虹递来的前天那个女人信息。王冉辉,32岁,家住在郊县,未婚,诉求方面并没有填。
  小虹告诉我,已经告诉那个女人,过两天可以打电话来订具体的方式。
  “她怎么没写有什么问题需要疏导?”我问小虹。

  “她说自己也是情感方面的事,看着好像心事很重!”小虹对我说。
  吕大安沉不住气了,“这个客户,我负责!”
  “你负责个鸟啊!”我瞪了胖子一眼。
  我把那个女人资料递给小虹,“这事你就负责了,等客户有消息及时通知我!”
  “小琳,你看看我这妹夫,见到美女就不松手!”吕胖子对臧琳说。

  “哪天再碰到了,你来给客户疏导!”臧琳笑着对吕大安说。
  我站起来,伸个懒腰,“胖子,等你取得证件后,我让你独立作战!”
  小虹在一旁旁“嘎嘎”笑了起来,“你还是让胖哥和婉姐并肩作战吧!”
  我们都哈哈笑了起来,吕大安显然听了不是很受用,“行了,作不作战那都是我的事,现在挣钱是大事啊!”
  吕大安说的也对,他着急,我比他还急。但这种事急不得,而且现在省城类似于我这样的咨询店很多,俗话说,同行是冤家,很多人也都借鉴我的模式在搞,但我这不会把其中的商业机密透露出去。

  第二天,我还没醒,小虹就打电话来,“仓哥,那个女人打电话来了,说是一会儿就开车过来,问你有没有时间见她!”
  “我马上过去,如果客户到了后,先给客户备点简餐!”我穿上衣服,洗了把脸就往店里干。
  我边走边想,这个女人怎么一大早就赶过来了?看来这次生意成交率很高。
  我到了店里后,小虹正在准备咖啡面包和牛奶,平时这丫头住在店里,她也会做此简餐类的食品。

  “仓哥,客人刚到,正在里屋坐着呢!”小虹说完就端着简餐去了里屋。
  我对着镜子正了正自己的衣服,心想还不知道是怎么样的客户,先谈谈再定。
  我刚要进屋,就小虹在里面与这个女人说话,“美女,你先用着点,林老师已经到了,他想等你吃完再过来。”
  “那好吧,真谢谢你们了,没想到还有早餐。”那个女人声音很好听。

  小虹出来后,对我说,“客人先吃点饭,你先等会儿吧!”
  我对小虹的工作很满意,虽然来这里时间不长,但这丫头熟悉工作很快,再加上人长得高佻漂亮,为我吸引了不少客户。
  “美女,我吃完了!”只见一个梳着长发,穿着红色连衣裙,脚穿一又红色皮鞋的女人从里屋出来了。
  “美女,我自己拿盘子就行,还劳费你!”小虹连忙接过这个叫王冉辉女人手中的餐具。

  “对了!这是林老师,都忘给你介绍了!”小虹对红衣服说。
  “你好,我是林雨仓,很高兴你来到情感港湾工作室!”我伸出手握了这个女人娇小的手。
  “林老师,有点不好意思了,来您这里,又吃又喝的!”王冉辉笑着,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哈哈,这有啥啊,客户来了就是家!快屋里坐!”我连忙把王冉辉让到屋里。
  我们坐下后,小虹又端来两杯咖啡。我首先对王冉辉介绍了一下我的工作室情况,然后又问她的需求,包括疏导的方式与目标,必竟情感的东西与其他事物不一样。

  王冉辉静静地听我说完,然后又看了看我给她的一些项目,对我说,“林老师,我需要你帮助,我现在几乎要崩溃了!”
  我一愣,心想需要我帮助什么,遇到什么事了要崩溃?
  “王女士,有事就说吧,只要我能帮上忙的,我会尽力而为的!”我想应该不会遇到像田甜那样的女人。
  “哎,一言难尽!”王冉辉叹了口气,然后她对我说,自己在郊区的一家外资企业工作,本来以工作方便,就在郊区附近租了个房,但近期房子经常出现一些奇怪的事情,让她很是烦闷不已。
  “能具体说说是什么样的奇怪事情吗?”我问王冉辉。其实刚才她说完后,我就有点纳闷。自己也不是驱魔人,给我说这事干嘛。
  王冉辉告诉我,她以前在省城住时也有这种情况,因此她就不坐通勤车了,然后从公司附近的县城里租了个房,但那些奇怪事依然跟着她,让她无法理解。
  后来王冉辉也报过案,但公丨安丨局的人什么也没查到,就让她以后,不要随便报警。
  但这个女人谈了一大堆的事,始终就不谈遇到的都是些什么奇怪的事。
  我终于忍不住了,“能把你遇到那些奇怪的事说说吗?”
  王冉辉喝了一口咖啡,终于对我说出了她遇到的那些奇怪事情。我听了后大吃一惊,心想怎么会有这样的事?
  我本来不想再与这个叫王冉辉的女人谈下去,我想她这种情况,并不是我所要疏导的范围。
  “王女士,你说的这些事情,好像不在我们疏导的范围之内。”我对她说。
  王冉辉好像看出我并不想继续下去了,她笑着对我说道:“林老师,让您误会了,我还没有具体说清楚,我能再接着往下说吗?”

  日期:2017-01-17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