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24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苏小慧并没有直接说出鸣翠,她想这样着急说了,肯定会引起袁凯怀疑,就对袁凯说,她也是听说,但具体情况还要问袁凯的老爸。
  袁凯经历这次所谓假“绝症”,性格上也发生了变化,不再计较这事那事,他想追问苏小慧,但苏小慧很巧妙的躲避了。
  苏小慧走后,袁凯就让他老爸来,他老爸一进门,袁凯就问:“爸,你给我说句实话,我妈到底活着没有?”
  “你妈早就死了!我都带你上过坟,你怎么还要问!”
  “我还有兄弟姐妹吗?”袁凯又问。
  “孩子,你妈就你自己,生下后她就大出血走了!”

  “鸣翠到底是谁?!”袁凯很聪明,他一定会第一时间想到鸣翠。
  “她?她就是你妈走后,我找的一个,但太不正经了,我们就离了!”袁凯老爸显然已经很紧张了,他没想到儿子会问起这些。
  “爸!你骗我了!可能很多事情从一开始就不是这样!”袁凯喊道。
  这时医生进来,嘱咐袁凯不能激动上火,要好好调养。袁父见儿子竟然对自己发火,很知趣的走了。
  袁凯就找到医生,问那个配型者的具体情况,医生告诉袁凯人家那边要保密,所以不能乱说。

  在袁凯的一再央求下,医生还是不想说。袁凯又问配型与血缘的关系,医生说**不离十就是亲情关系,但对方要求保密,他也不便于掺合这事。
  袁凯实在没办法了,就决定还是找他老爸来确认这件事,他认为老爸隐瞒了很多秘密。
  袁父见袁凯催的这样紧,也是大病刚治好,不想刺激孩子。
  袁父并没有像我们想象的那样,把曾经的秘密说出来,他告诉袁凯配型成功也有一定的机率,并不是亲人就能成功,没必要再苦苦思索,到底是不是亲人的事了。
  袁凯很失望,他以为父亲会知道那个给自己配型成功的人,没曾想父亲一句话,就点醒他,世界上没有那样巧合的事。
  袁凯要出院,他又把一笔钱留给医院,让他们务必转交给那个配型的人。
  鸣翠听说袁凯要出院了,而且根本就没有与她相认的事,内心很是伤心。
  我劝鸣翠想开点,必竟病已经治愈了,先不要纠结这个事,是自己的孩子早晚会相认的。
  苏小慧也对鸣翠说,还是先把身体养好了,其他的事往后放放,毕竟这事如果穿帮后,对谁都不好。
  但鸣翠却不这样一想,她决定自己去认孩子。
  有一天,鸣翠来到袁凯的病房,袁凯见鸣翠来了,一愣,就问她,“你怎么来这里?”
  “袁凯,听说你病了,我来看看你.......”
  “没什么好看的,我和你没什么关系!”袁凯冷冷的说。

  “孩子,你真相信你父亲说的那些话吗?”鸣翠近乎哭腔的对袁凯说。
  “好了!我要出院了,你回去吧!”袁凯说完,两个陪护人员就过来推搡鸣翠。
  鸣翠哭着在门口喊道,“袁凯,你这没良心的玩意......”
  我听吕胖子说,鸣翠去袁凯了,我心想坏菜了,这要是穿帮可咋办。

  还好在吕大安那些同学的劝说下,鸣翠回到病房,但谁都能体会到鸣翠的伤心。
  静心也对鸣翠突然去找袁凯有点不理解,就在她去医院窗口办事时,鸣翠不见了。
  我对静心说,看好鸣翠,过两天调理完就回家吧,在这里多呆一天,都可能出现穿帮的情况。
  静心也同意我的意见,但鸣翠却每天念道着自己儿子,这肯定成了她内心的解不开的疙瘩。
  我理解鸣翠,谁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很伤心,但鸣翠大病刚愈,不能过于伤心,这样对身体也不好。
  我和苏小慧隔三差五的就去劝导鸣翠。从与她的聊天天,我才知道其实鸣翠来省城主要是认儿子,然后把自己的公司财产进行分割,给袁凯一部分,她已经对自己的病丧失信心。 但她没想到自己能把病治好。
  我深深的感觉到这个女人伟大之处,在自己绝症之际,想的并不是自己的生死,而是想到的是自己儿女。

  在我们连日来的劝说下,鸣翠的心情才好转。她的心情也很好,能经常去室外走走。
  有一天,鸣翠在静心的陪同下,正在医院的那个花园里散步,但当她两你个转过一个假山时,一个男人突然现在鸣翠的面前。
  “袁中立?你怎么在这里?”鸣翠对眼前这个男人说道。
  “我就是来找的你!袁凯的病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袁凯的父亲袁中立。
  “袁凯的病你可以去问医生!”鸣翠冷冷的对他说。
  “你这个女人!以后不要再来省城了,也不要想方设法认儿子,他不是你儿子!”袁凯父亲狠狠地对鸣翠说。

  “我的儿子凭什么不能看?!”
  “他不是你儿子,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袁成立说完转身就走了。
  鸣翠气得当时就晕了过去,幸亏路过的医生把她送到病房。
  静心见鸣翠气成这样,很是着急,就问鸣翠怎么回事,鸣翠并没有说。
  这时吕大安同学过来,得知鸣翠被袁凯父亲气成这样,就连忙给鸣翠吃了点药,并嘱咐静心,一定要看好她。
  我听到这个消息后,就赶紧来医院,不过鸣翠已经好点了。
  我安慰鸣翠,不要这样想太多,有些事需要慢慢来。
  然后我和静心商量一下,实在不行就回G市,在这里时间长了,袁父肯定知道内情,如果他告诉袁凯后,事情穿帮了,就会出问题。
  静心认为我说的对,但吕大安同学说,还需要观察几天,如果提前出去了,很容易出问题。
  但袁中立知道鸣翠在这里后,肯定还会来捣乱的。我和吕大安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把名字换一下。先办个出院,然后再以别人的名字住院。
  吕大安找同学商量一下,同学说这样做虽然麻烦点,但为了鸣翠的安全,只能这样了。
  苏小慧给我打电话说,这几天袁凯好像发现什么了,让我一定要把鸣翠安顿好,否则袁凯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
  这个袁凯真不是玩意,自己亲妈都不认,居然还要对亲妈下毒手,这种人真是没得救了。
  吕大安也说如果袁凯知道这事内幕后,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找到我们,那样他们同学也会很危险。
  我突然感到一丝后怕,本来想这是皆大欢喜的事,谁曾想袁凯并没有与鸣翠母子相认,而且因为匹配骨髓的事,还让袁凯的父亲怀疑了。
  我害怕的并不是袁凯有多大能量,我是担心鸣翠万一再出点事,那就白治了。
  不过这次能想尽一切办法,治好鸣翠的病,我也稍稍有点安慰。

  我想还是找苏小慧再商量一下对策,事情很急,必须保证万无一失才行。
  苏小慧认为之前鸣翠的住院资料都已经改了,即使袁凯老爸再来查,也没什么事了。
  不过袁中立与袁凯性格差不多,也很多疑。因此,苏小慧建议去郊区这所医院的分院,那边有高级病房,这样的话,很多人不可能进去。
  看来只能这样了,先躲避一下,把鸣翠调理的差不多再回G市也不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