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70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瞧见那一架直升机搭载的成员,基本上都是冥狼部队的士兵,依照那些士兵的实力,在这样的高度跌落下去,当场死亡的人应该不多,但肯定会有人会失去战斗力。
  瞧见这样的状况,机舱里的人员都有点儿紧张起来,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对着前方说道:“打开机舱门!”

  啊?
  机组人员弄不清楚状况,有点儿惊讶,不知道该怎么做,而那位与我们同机舱的马处长却十分有魄力地打开了门。
  屈胖三看了我一眼,然后腾身一跃,扑向了夜空之中。
  就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时候,另外一个人也挤到了门边来,对我吩咐道:“照顾好自己。”
  说完这句话,杂毛小道也腾然一跃,跳出了机舱之外去。
  一位满脸络腮胡的燕赵豪侠忍不住冲到了舱门之前,往外一望,然后一脸震惊地喊道:“我的天,御剑飞行,天啊……”
  我往外一望,却见屈胖三的后背伸出了一对光芒凝结的翅膀,载着他冲向前方,而杂毛小道则更帅一些,他竟然踏着祭出来的雷罚剑,如同古典剑仙一般,冲向了前方疯狂来袭的翼手龙群。
  在那一刻,无论是元晦大师、大通和尚、马烈日或者其余的江湖人物,还是马处长这样的公职人员,都不由得肃然起敬。
  多少年了,他们这里的大部分人,或许还是第一次瞧见有人御剑而飞。
  这样的人物,居然就活在我们的身边。
  我也有些惊讶,想不到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杂毛小道,在不知不觉间,又走到了我的前面去,而且还攀上了我所为之仰望的另外一个高峰。
  这个时候的杂毛小道,他得有多强呢?
  就在我们心头震撼的时候,屈胖三和杂毛小道,已经与敌人交上了手。
  两人并没有合兵一处,而是分兵行动。
  杂毛小道对付的,是那些突入直升机群之中的翼手龙,他脚踏雷罚,以极快的速度落在了那翼手龙的身上之后,将雷罚解脱出来之后,双手御剑,那雷罚宛如电光一般,在那些凶悍无比的翼手龙身上掠过,将其斩杀,解除了我们此刻面临的最大危机。
  而屈胖三则要冲得远一些。
  他挥舞翅膀,直接冲入了翼手龙群之中去,然后抓着那一根量天尺,就像打地鼠、拍苍蝇一般,将这些面目狰狞、体型巨大的翼手龙给打得头破血流,坠落下地去。
  两人出手,在几分钟之内,解决掉了半路的袭击,然后在前方领航,带着我们飞往山南大营。
  两人果断犀利的出手,引发了一阵又一阵的惊叹声。
  我注意到不远处的马烈日,他脸上那惊愕的表情十分丰富,先是难以置信,再到后面的震惊,最后却浮现出了几分黯然神伤来。
  我能够感觉得到,在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自己强行挤进“天下十大”这里面去的事情,有多可笑。
  难怪人家杂毛小道不愿意与其为伍。

  没多久,我们抵达了山南大营的上空,从半空中往下看,这里已经连成了一片火海,无数面容狰狞可怖的地底凶兽从四面八方围堵而来,而在这些家伙之中,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三两个黑袍打扮的摩门教徒身处其间。
  他们在指挥这些地底怪物。
  因为角度受限,我无法估量此刻敌人的具体数量,但有一点可以确认,那就是“成千上万”,用着形容词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在屈胖三和杂毛小道的帮助下,增援而来的直升机群进入山南大营,而我却在外围的时候,却选择跳出了机舱去。
  我,果然是一个喜欢孤独的人。
  之所以选择不跟众人一起进入山南大营,而是半途落下,是因为我有着自己独特的战斗方式。

  而这样的战斗方式,显然不适合跟不太熟悉的人一起配合。
  在众人的瞩目之下,我跳下了舱门,然后消失于夜空之中。
  与屈胖三的腾空而起、杂毛小道的御剑飞行所不同的,是我直接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去。
  大虚空术。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天马行空的生涯,你的心了无牵挂,穿过幽暗的岁月,也曾感到彷徨,当你低头的瞬间,才发觉脚下的路……”
  在遁入虚空的那一瞬间,我的耳边,有一种幻听,歌声在脑海里唱响着,而我则出现在了一块大石之上。

  自由如风。
  大石的两米之外,站在三个黑袍人,其中一个将帽子掀了下来,露出了一张满是黑毛的熊头。
  它的双手,抓着一根类似于笛子般的短棍状物,轻轻地吹着,呜呜的呜咽之声,从那短笛之中悠然传出,落到了周遭的地底怪物耳中,顿时就激发出了它们最原始的野性。
  地底怪物们歇斯底里地发出了最热烈的咆哮声,随后朝着前方的山南大营疯狂奔去。
  这些地底怪物,有的如同野象一般庞大,有的如同猎豹一般迅速,更多的则是四不像,或者人形,或者兽形,千奇百怪,有的甚至直接就是一团幽影。
  天知道新摩王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些怪物。
  它们与我认知的茶荏巴错地底世界生物,多多少少还是有许多的不同。
  当我出现的一瞬间,立刻就有人发现了我们。
  这些摩门教徒的素质,远比我们之前遇到的更加强大,几乎在一瞬之间,就有长刀朝着我斩了过来。
  面对着迎面而来的利刃,我表现得十分平静。
  胆敢深入敌后,我早就无惧死亡。

  据说空降兵有一句格言,叫做“我们是伞兵,理所当然要被包围”,而对我来说,千面人屠,注定就要以少敌众,身陷重围。
  我习惯了。
  铛!
  止戈剑与对方的长刀陡然相撞,我力道在那一瞬间陡然爆发,连人带刀直接劈断,在对方化作两半,漫天鲜血洒出的一瞬间,止戈剑转了一个弯儿,斩向了那个吹着短笛的熊头去。
  然而眼看着我这一剑斩手段杀出的止戈剑就要落在那人的面前时,却又出现了一个人。
  那人居然顶着一门金属盾,硬生生地扛住了我的这一剑。
  长剑与金属盾陡然撞击,一声让人牙酸的响声出现,那人死死顶住了我的这一斩,然后我听到那个顶盾的家伙用沉闷的话语说道:“走,俺姑巴勒!”
  那个吹笛子的熊头没有再控制周遭的怪物,手忙脚乱地放下了山石去。
  我没有去追,而是打量起了跟前的这个顶盾者来。
  我看着它,好一会儿,方才问道:“值得么?”
  那个家伙抬起头来,我瞧见了一张有着高原红的脸,那个脸上纹着斑纹的光头男子用一种说不出来的坚定语气,一字一句地说道:“天神重临于世,尔等众生,若不跪拜,必会毁灭!”
  日期:2017-05-17 06: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