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130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停止脚步斜视着我,咬着嘴唇欲言又止,样子十分可爱。我假装移开眼神左顾右盼,心里美的像傻逼似的。
  来到巴士站等了约十分钟,我和她上了车坐在靠窗的位置。比起国内叽叽喳喳聊天,鸡鸭鹅满天飞,大爷大妈为抢座大打出手,日本的乘客很有素质,巴士里非常安静,只能听到隆隆的发动机声和淅淅沥沥的落雨声。
  车窗上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雨丝顺着玻璃流下来,依稀可见擦肩而过的车辆,朦胧而昏黄。乔菲一直侧着头望着窗外,无法猜透她此刻的心思。或许是因为离别,涌起了一丝伤怀。
  我同样有些舍不得,尤其刚才出门的瞬间,特意回头看了眼烟雨蒙蒙中的小木屋,莫名的伤感涌上心头。就好像与一位老友道别,此去经年,不知何时见面。
  此时此刻,巴士的音响里居然传来一首中文歌,我仔细一听,是杨千嬅的的《再见二丁目》。
  以前只是觉得这首歌很好听,并没有理解歌词的含义。而今天不知为什么如此应景,同样是在日本,林夕在二丁目送别好友黄耀明,那淡淡的伤感和深情的唱腔,没有琅琅上口的旋律,没有华丽优美的词藻,甚至刚开始听的时候,连歌词都难以理解到感同身受,直到逐渐听得多了,才越发止不住的感动。
  满街的脚步静了,如转街过巷滑过浪巢,一刹那间的转身,心已经飘扬过海,爱已逝,心仍跳,只能将想念放下,将感情储藏,期待下次燃烧。想寻出口,又是尽头;想寻温暖,却周身冰凉。谁的手中有一杯热茶,无关乎味道,无关乎爱好,只为那丝毫的温暖,抵御内心的凄凉。
  她的手一直在腿上放着,我鼓起勇气轻轻放了上去。她身子微微颤了下,却没有挣扎,我伸开手指穿过她的手指紧紧扣在一起,眼眶不由得有些湿润。
  她回头凝望着我,复杂的眼神迫切想表达情感,而我们没有说话,安静地听着歌曲,走过了一站又一站。我多么希望时间逆流,不要抵达终点站,就这样一直走下去。

  然而,分别总有尽头,总是那么迫不及待。巴士到站后,她松开了我的手,拿起雨伞声音低沉地道:“到站了,我们走吧。”
  迈入新千岁机场,乔菲忙前忙后帮着我把巨款存了,给我买了一大堆吃的,又不顾阻拦跑到特产店买了很多日本特产,似乎在用这种方式掩饰内心的不安和分别的悸动。
  飞机并没有因为下雨而停飞,我们俩面对面坐在候机厅,依然没有一句话,不时地相互笑笑,然后匆忙移开眼神,各想各的心事。
  广播里传来了札幌飞往上海航班的信息,部分中国旅客像挤公交似的提着大包小包涌向安检口。我没有动,她也没有动,整个座椅上只剩下我们俩人。
  沉默许久后,我终于说话了,笑着道:“就要分别了,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乔菲摇晃着脑袋,长呼一口气道:“祝你一路顺风咯。”
  “没有了?”
  “没有了。”
  “切!还不如不说。”
  我起身提起包往安检口走去,乔菲紧跟着追了上来。我在排着队,她就站在警戒线处痴痴地望着我。或许我能读懂她的眼神,哪怕说一句别走亦或留下来,我肯定毫不犹豫撕毁机票拉着她冲出机场,然后来一次雨中奔跑。然而,她依然不说话,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就快轮到我了,我的心愈发复杂。双手不自然地无处安放。每次回头一个傻笑,扭过头心在滴血。这次一别,不知何时见面。燃起的梦又该走向何方,会漂洋过海寻找最初的梦想吗?
  终于轮到我了,当递交证件的刹那,我猛地抽出来,转身拨开人群径直走到乔菲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双手捧着脸颊,深情地吻了下去。
  这种分别仪式在机场司空见惯,但依然有很多人驻足观看。
  乔菲没有想到我会如此做,身体一下子变得僵硬无比,本来想拒绝,双手慢慢地放下来,扶到我腰间,进而踮起脚尖环抱。
  她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打湿了我的脸颊,待我松开时,她木讷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我强忍着伤痛的心情努力一笑,道:“回去吧,我走了。”说着,倒着往安检口方向走去。

  乔菲身子前倾,往前迈了两步,又停住了。
  过了安检,乔菲又跑到另一边拼命地挥舞着手,道:“徐朗,谢谢你。如果有缘,相信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我点了点头,感觉眼眶里用东西要涌出,强忍着道:“一定会见面的,我会等你回来。”说完,提着东西往里走去,转角瞬间,她消失在视线中,我停止脚步默默地闭上了眼睛。
  登上飞机后,我的心情始终无法平复。短暂的日本之行就这样匆匆结束了。来之前,我天真的认为可以收获爱情,然而什么都没有得到。也许我错了,她并不是想象的那样肤浅。
  我没有空手而归,至少心中添了一丝牵挂。假如她果断地拒绝了我,也许不会如此伤感。而她留下了我的心,荫雨绵绵中的向日葵,拉出了长长的影子,那人究竟是我还是她,那滴落的水珠是露还是泪……
  如果是在下雨天

  听了一首久违的情歌
  想起一个久违的人
  她一定会离你很远又很近
  如果是在下雨天

  听了一首久违的情歌
  不要独自临窗
  把阑干拍尽谁人会
  如果是在下雨天
  有人告诉你
  她在听一首久违的情歌
  那么你要放下手中的一切
  静静的聆听

  静静的感受
  那久违的
  思念
  下午两点半,飞机降落到浦东国际机场。。。老天爷像守了几十年活寡遇到津壮男发谢似的,上海的雨下得比札幌还大。走出出口,看到袁野戴着墨镜穿着人字拖吊儿郎当站在那里冲着我傻笑,这一场景不知经历了多少次,每次都是不一样的心情。
  袁野走上前捶了我一拳,嬉笑道:“就这么回来了?”

  “那你还想咋地。”
  “乔菲呢?”
  “路上说。”
  坐上袁野的跑车,一脚油门踩到油箱,发出低沉的咆哮声,招摇过市驶出了停车场,即便是下雨天都引来不少人的注目。

  看到熟悉的街景和文字,总觉得无比踏实,这才是我的故乡。
  我饥渴般地拿起中华烟点燃,猛地抽了几口缓解了下烟瘾。这些天抽的都是混合型女士香烟,远远没有这烤烟来得痛快。
  上了高速路,袁野看着我道:“说说呗,怎么样了?”
  我轻叹一口气道:“就那样吧,不知该和你说。你知道她是谁吗?”
  “谁?”

  “还记得当年刘飞他们经常欺负的小胖墩吗?”
  袁野似乎没印象,我又详细解释了一番,他同样惊讶地道:“居然是她?卧槽,太不可思议了。这么说,也是咱1258厂的子弟,蛮有缘分的。”
  我靠着座椅上道:“是啊,世界太小了,感觉到那里都是遇到咱1258厂的人。你说女人为什么变化那么大?”
  “我那知道,我又不是生物老师,改天去问问达尔文,也许他能告诉你,哈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