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690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前面的三层小洋楼是慕容明晓家,顾九家在村尾,咱们先去慕容明晓家,再到顾九家。”周干事指着村口那栋楼表贴满了亮堂堂瓷砖,院子上了围墙,看着就气派的小洋楼,说道。
  李牧嗯了一声,先去哪一家无关紧要。
  拐了个弯,皇冠开进了村口,慕容明晓家的小洋楼就在村口那里,位置不要太好,符合村长家的地位。
  门口站着好些人,估计慕容明晓父母连亲戚朋友都叫过来了,一堆人站在那里翘首以盼。
  “来了来了!”
  慕容明晓的小叔看清楚了车牌,激动地喊起来,不断地搓手。慕容明晓他老爹毕竟是一村之长,而且是干了十多年的村长,站在那里稳如泰山,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并没有小叔那么激动。
  皇冠车停稳,小叔大步上前拉开车门,李牧正要推门,见状只能笑着下了车,看清楚了李牧的军衔,慕容爹站不住了,连忙举步上前,远远的伸出双手。
  “李团长李团长,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团长和营长,一起来家访,这让慕容村长脸上非常的有关,那叫一个红光满面。

  看我们家明晓,就是当兵也是和你们其他家孩子不一样的!
  “李团长,本来我是要到县里接你的。”慕容村长握着李牧的手热情地摇晃着,指着院子里的一辆别克君威说,“可是老周非要我在家里等着,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失礼失礼。”
  李牧笑着说,“不必客气。”
  “李团长快请进。”慕容村长急忙引着,挥手让亲戚朋友们让开。

  众人让出一条道来。
  李牧看这样的阵仗,忍不住扫了一眼周干事,但是周干事被慕容明晓的小叔拉着正热情地说着什么,完全没注意到李牧的眼神。无奈,李牧和李啾啾对视了一眼,都无奈地摇了摇头。
  兴师动众什么的,最让李牧反感。
  走进院子,李牧和李啾啾都呆了,院子里摆了好几桌,厨房那边更是有好几位大妈阿姨在忙活着,看样子这是要吃酒席!
  慕容村长笑呵呵中带着豪爽,解释道,“李团长,乡下没什么好招待的,都是自家的东西。来来来,快请进,需要了解什么情况,我全力配合,我把明晓长辈们都叫了过来。”
  进了客厅,那叫一个宽敞明亮,起码五十寸的平板彩电摆在起码好几千的长条电视柜上面,那实木沙发没一两万也是绝对下来不来的。直接用大树的根部做成的茶几摆在中间,上面的茶具什么的是一应俱全。
  小叔急走几步,从电视柜那里的好几条软中华拿了一条连忙拆开,在慕容村长招呼李牧和李啾啾坐下的时候,就顺势的敬上去。
  李牧不矫情,接在手里,李啾啾也没矫情。抽根烟没什么,就算不抽他们的软中华,李牧自己抽的也是软中华。糖衣炮弹对李牧没什么用,他本身就是个富豪。对李啾啾更是没有吸引力,李啾啾家里往上两代都是从政的,什么没见过。
  慕容村长就逐个介绍起那些三大叔六大伯来。
  李牧耐着性子等他介绍完,然后说,“慕容村长,今天过来家访,主要是和慕容明晓的父母交流交流,了解一下情况,其他人呢,我看就让他们先回去吧。”
  愣了一下,慕容村长连忙说:“好的好的。”
  随即大手一挥,“你们就先回去吧,中午十一点半开席过来!”
  众人就散了去,只留下慕容明晓的小叔。慕容明晓的母亲在厨房忙活着,在农村,大事是容不得妇女参合的。
  “李团长,我们家慕容明晓成绩很好,你看这些奖状,都是他的,我们村啊,说起学习,我家慕容明晓说第二,就没人敢排第一。”慕容村长指着客厅的一面贴满了奖状的墙壁说,满脸的骄傲。
  “年年三好学生,年年拿奖学金,年年是品德兼优。”慕容村长感叹着说,“本来啊,我是想让他上大学的。可这倒霉孩子高考前两天发高烧,结果……”
  一脸的惋惜。
  能上大学,就极少有家长愿意让孩子去当兵。
  这个情况,李牧之前还真的没了解过。
  于是便转头看向标杆似的站在一边的慕容明晓,问道,“哦?考了多少分?”
  “报告首长!肆佰捌拾柒分!”慕容明晓掷地有声地回答,军姿一看就是练过的,像那么回事。
  慕容村长满意地点头,我这儿子,绝对拿得出手么。
  李啾啾说,“这个分数可以上一个蛮不错的专科,为什么不继续读书?”
  “报告首长!我要考军校!我喜欢当兵,部队锻炼人,但是我不想复读!”慕容明晓果断地回答。
  周干事这个时候插话说道,“这孩子很要强,之前好几个模拟考都考过了六百分。可惜天有不测风云。不过他没气馁,多次表示到了部队之后一定会争取考学考上军校,或者提干。”
  李牧不可置否点头,“嗯,有志气。”
  这个时候,李牧有点后悔当时选择慕容明晓了。归根结底,从军对慕容明晓来说,只是很多出路之中的其中一条,关键在于,从军对慕容明晓来说是一个历练的地方。
  这很难让他在工作和训练之中豁出去拼尽全力。
  本身李牧就对从军初衷不单纯的兵没有什么好感,并且特别的反感一些家长把部队当成替他们管教孩子的地方,什么都往里面塞。
  不过李牧也不会扼杀一个孩子从军的梦想,毕竟是十八岁的孩子,还具有可塑性。常常的,李牧相信一句话,没有不好的兵,只有带不好兵的官,不管是军官还是士官。
  正如那句话,没有坏学生,只有教不好学生的老师。
  没有一颗包容之心,李牧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慕容村长,家里的情况,你介绍一下。”李牧说。
  接下来就是走程序,体现在档案上的登记表上的各种资料上的,是一回事,亲自走访了解到的,是否与资料上的一致,这是一个要落实的情况。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军对应征青年的家庭成分的要求没以前那么高了,只要本人没有问题,没有刑事案底,没有不好的污点,品行端正,基本上就是没问题的。
  从县城到胜利村时已经接近十点,李牧本来只想花半个小时在每一家上面,午饭前赶回县城吃工作餐,这会儿被慕容村长拽着硬生生是说了一个多小时,再一看时间,十一点多了。
  李牧站起来,说:“慕容村长,我这边还得去顾九家,慕容明晓的情况呢,基本上了解了,回头还有一个复检,过了之后,基本上就没多大问题。”

  慕容村长顿时大喜,拉着李牧的手说道,“李团长,到饭点了,必须得吃了饭再走。乡下没什么招待的,一顿便饭怎么样你也得给我一个面子嘛!”
  “不必了,我们有规定,不吃请,呵呵。”李牧笑着说,拒绝的态度却是非常的坚决。
  “这……”慕容村长一下急了,急忙去看周干事,“老周,你看看这,大老远来一趟,总不能饭都不吃,这坚决不行啊!”
  周干事想着,想说些什么。
  日期:2017-01-01 09: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