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7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咔咔咔”、“咯噔、咯噔”,一阵交错的皮鞋声传来。在这些女士皮鞋声中还夹杂着一个“咚咚”的声音,虽然这个声音要弱一些,但却明显存在着。
  “嗡嗡”声马上停止,人们暗道一声“来了”,全都坐正身体,盯着门口方向。
  身为党办主任的严于宙,自是不能像其他人那样等着,而是快速站起身,向着众人做了个“拍手”的暗示,快步到了会议室门外站立。
  门口身影一闪,热烈的掌声同时响起。尹红波在前,薛涛在后,魏铜锁、江霞相随,厉爱佳、秘书小郑垫后,一行人鱼贯进入会议室。很快,掌声落下,台上台下都就了位。
  在落座的时候,发生了一个小插曲,魏铜锁和江霞都谦让着要坐到台下去。人们看出来了,这二人是为了突出主席台上定野市委领导的中心位置。还是尹红波说了话,让魏铜锁和江霞都坐到了台上。但薛涛也把厉爱佳喊了上来,让其坐到了桌子最右边,美其名曰“给尹部长传递文件”,其实人们都心里明镜似的,薛涛这是不敢和尹红波并座中间。
  屋子里静了下来,台下众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主席台上。
  此时,魏铜锁面前已经有了桌签,和薛涛分坐尹红波两侧。台上的位置已经再清楚不过了,屋子里的人没有不懂的,但大家还是想听到宣读纸面上的文字。
  薛涛轻咳两声,做起了热情洋溢的开场白:“同志们,尹部长顶着炎炎烈日,奔波二百多公里,莅临成康市指导工作,让我们大家以热烈掌声,表示欢迎和感谢!”
  台下众人自是不敢怠慢,再次热烈鼓掌。大家可都明白,慢待组织部领导,那就是和自己过不去,就是傻子,没人愿意当傻子。

  尹红波双手下压,还站起身来,先鞠了一躬,然后才说道:“让大家久等了,我向大家道歉。本来已经快下高速,结果前方发生车祸,这才耽误了大家的时间。”
  根本就不是领导的责任,可是人家还向咱们道歉,咱们得有所表示呀,于是更加热烈的掌声又响起来。
  待掌声停歇,尹红波先说了句“谢谢大家的理解”,然后接过厉爱佳递来的文件,宣读起来:“任命决定,经**定野市委组织部部务会议研究决定,报市委常委会批准,决定任命魏铜锁同志为成康市委副书记、代理市长。”
  听到尹红波读出的这段文字,人们知道市长之争结束了,新市长姓了魏。
  宣读完任命决定,尹红波开始介绍新任市长简历:“魏铜锁同志……”
  除了少数人还想了解一下外,屋子里大部分人早就知道了那些内容。都在定野市官场混,全定野市也就十来个正处(市)县长,而且平时会议上也会见面,互相基本都打招呼,有些人还共过事,人们自然知道那些人的“前世今生”。这只不过是个既定程序而已,既表示正规、严肃,也表示对当事人的尊重。
  前几天,人们更多的是关心谁当市长,大多把目光放到了身边有实力的竞争者身上,更多的关注彭少根和楚天齐,也关注其他常委,当然也偶尔关注个别的“外来户”。但在人们所关注的外来户中,并没有魏铜锁,魏铜锁的到来,让人们感到了突兀。
  不但“吃瓜群众”感觉突然,就是市长竞争的直接参与者彭少根也觉突兀。为了竞争这个市长,彭少根做了很多工作,打击楚天齐只是工作之一,搜集其它竞争者信息也是一项重要内容。但在他搜集的信息中,并没有姓魏的,也根本没听到过一丁点这方面的议论,真不知是这家伙做事过于隐密,还是上面领导临时做出的决定。不冲别的,就冲这份保密性,怕是这小子也不好对付呀。

  以前的时候,彭少根听说过魏铜锁当常务副县长的经过,更听说过其与牛斌相斗的事,还知道魏铜锁巧妙利用牛、楚之争,代理了许源县县长,并最终去掉了“代理”二字。尽管他听说了那么多,可偏偏就没听说魏铜锁在盯着自己碗里的肉,而且对方还吃到嘴了,真是气死个人。
  在彭少根的记忆中,魏铜锁起步比自己要晚,自己做常务两年多的时候,对方才“抢”了个位置。同样都是常务,穷县的怎能和县级市比呢?那时彭少根总觉得高好多同岗的人一头,这些人也包括魏铜锁。而且魏铜锁的履历也没有自己全面呀,虽然自己也算是成康市本地干部,但也有定野市其它部门的工作经历,而魏铜锁纯粹就是许源县的“泥腿子”。“泥腿子”怎能比土洋结合的全面人才呢?彭少根一直有这种自负。

  “哗”,一阵掌声响起,打断了彭少根的思绪。
  以为尹红波已经讲完,可是等到掌声停歇,彭少根才意识到,只是告一个段落。
  尹红波继续说:“魏铜锁同志政治立场坚定、组织观念极强……”
  彭少根暗自“嗤笑”:上台时都是好同志,既红且专,拉的屎都是香的;一旦落马,就成了阴暗代表,顶风臭十里,埋土里都臭一块地。

  在尹红波简短但极高的评价后,薛涛代表市委表态:“上级把魏铜锁同志派到成康市,和我搭班子,并主持市政府工作。我代表成康市委,对上级的英明决定表示热烈拥护和坚决执行,并积极支持魏铜锁同志工作,努力配合魏铜锁同志搞好……”
  听到这些,彭少根又撇了撇嘴,心里话:秃顶老男人和老女人配合,能配合好?一定能。人家那可是自带锁的,而且是铜锁,不是铁锁,还能让老女人跑了?想到龌龊处,彭少根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做为会议主角,魏铜锁自是要发言的。在主持人讲完串场词后,魏铜锁站起身来,向着台上、台下各鞠了一躬,然后重新坐回原位,才说了话:“尊敬的尹部长、薛书记、各位同事,大家好!感谢组织对我的信任,派我到人类地灵的成康市主持政府工作,我深感责任重大,不敢有丝毫懈怠,必将尽我之力,认真履行一个党员干部的职责。我还要感谢成康市的各位领导、各位同志,正是你们前期开创的良好局面,才为我今后的工作提供了坚定的支持基础。我一定要……”

  看着那个秃顶老汉侃侃而谈,彭少根暗自冷哼:妈的,顺风接屁、溜须拍马倒是厉害,又是奉承领导,又是拉拢下属的。哎,要是我也有这两下子,即使少干些工作,也轮不到他在上面放屁呀。彭少根自认是个正派人。
  魏铜锁的话不多,很快就结束了。
  接下来,会议主持人薛涛做出了总结:“同志们,刚才尹部长宣读了组织部任命决定,并对魏铜锁同志做了全面、客观、正确的评价。魏铜锁同志也做了言词恳切的发言,还……”
  彭少根忍不住胸脯一起一伏着,这也太气人了,心里暗骂着:薛涛也不害臊,什么好词都往上堆,秃顶老汉配吗?你们配吗?
  暗骂到这里,彭少根抬头看去,看到台上的组合画面,他的气更大了。四个娘们加一个秃顶老汉,竟然什么都不是的丫头片子都坐到了台上。什么东西?他们够格吗?什么人让他们这么做的?领导都瞎了眼?
  日期:2017-12-25 06: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