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赎之宿命》
第57节

作者: 海本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1995年,在那一年里,林承勇稀见地犯下了三起案子。他称,那一年不杀人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警方事后到银白中榆县走访,据其邻居亲戚回忆,那一年,因为生活锁事,也是林承勇与前妻王英吵架吵得最凶的一年。
  从谢洋目前了解到的信息来看,多年来,林承勇的前妻王英的确没有发现他在不停杀人。
  不仅如此,频繁杀人的那几年,这个家庭表面上看起来还很和睦—警方在林家老宅搜出了他们一家的全家福,全家福拍摄于1997年左右,一家四口都表情柔和。在其他人眼里,那时的林承勇“还挺帅”。

  那时,因为命案里有割器官的情节,专家刻画凶手时,限定成了单身独居男子。而事实上,这哪儿单身啊,他不仅有老婆,还有两个孩子。
  警方事后还在他家里搜出了一箱子录像带,其中泳装、三级片等大概七八盘。都是些八、九十年代的老片子,堆在杂物间里。
  审讯时,林承勇极少提起自己的家庭。问他和儿子的关系怎么样。他说没关系,很失望。问他为什么失望,他不说。问跟前妻怎么样,他说就那么回事,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也不回答。
  唯一一次,有丨警丨察劝他,让他好好反省,想想两个孩子。他才接话茬:“我这事儿,不牵扯我那两个孩子吧?”
  只有谈到这里时,谢洋才觉得,“说他完全是个变态也不合适,至少两个孩子他给养大了。”

  日期:2017-12-22 11:26:04
  对于为什么杀人后还要割走受害者的器官的这个问题,林承勇最初的回答是“愤怒”,愤怒对方的反抗,所以才有了事后割走器官的行为。
  杀人后割走器官,单纯用“愤怒”两个字能解释得通吗?
  谢洋认为,显然不能。经进一步审问后,林承勇用上了“喜欢”这个词。
  那时,参与过案件侦查的警内高层猜测,凶手很有可能会把割完的器官扔掉,所以,出警翻完了受害者那一片的所有垃圾箱,垃圾箱总数过百,但遍寻无果。
  林承勇供述,前一天决定杀人,他第二天就会做好准备,前去平县转悠,寻找目标。虽然决定要杀人,但他没有急切到失去理智的地步—他会特意穿黑裤子,藏蓝色或深色上衣。他解释,穿这样的衣服,血沾在上面外人看不到。
  “你说他是不是完全的变态?不是,他的准备活动做得很正常、很充分,不是那种不计后果的杀人。”谢洋对着记者说。
  每次杀完人,林承勇就骑着自行车回徐江,他把那些割下来的器官用塑料袋装着。从平县回徐江的路上有个吊桥,走到桥的中央,他就解开塑料袋,把那些器官倒进江河里去。他知道,江河是通向大海的。
  1995年至2000年间,林承勇离开了徐江,只身一人坐火车出省去了甘掖,在甘掖做起了金属炼制方面的工作。甘掖是座工业地级市,管辖的区域包括当时的川头县,也就是现在的川头市。期间,林承勇在川头再次犯案,杀害了两名年轻女子。
  日期:2017-12-22 11:32:41
  2000年,林承勇再次来到徐江。
  在八岁小女孩被杀案中,桌上的一杯茶混淆了警方的调查方向,警方开始时,误以为是熟人作案。他们分析,小姑娘以为凶手是同单位的熟人,把他迎进来,给他倒了一杯水。

  林承勇供述,那天,他上午从徐江出发,下午两点到达平县。他说自己没打算杀八岁小女孩,事发的原因“完全是碰着了”,也就是所谓的“临时起意”。
  林承勇说,他当时尾随的是另一名成年女性,那名成年女性家住五楼,当林承勇在五楼走廊踩点观察的时候,刚巧有两名男性亲友过来找她。
  林承勇见罢,放弃了原定目标,转身下楼,下到二楼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小女孩,小女孩在自家门口边上玩着玩具,林承勇走近一看,发现小女孩家里没人,于是…
  谢洋向记者透露,审问到这段的时候,一名有女儿的旁听刑警没忍住,上前往林承勇的脸上狠狠地打了几拳。
  这名旁听刑警的行为并不妥当,但情有可原,代表了很多人的心声。谢洋强调道,不过,在审问阶段,理性最重要。
  问到为什么敢在案发现场坐下喝茶。林承勇说,他知道那栋小区是一家丝厂的员工安置房,丝厂员工一般都是六点多才下班的,家里人不会很快回来。所以,便很从容地泡了杯茶,放了少量的茶叶,喝完后才离去。
  谢洋认为,“临时起意”这个说法的确有着一定的合理性,因为在此前和此后的所有案子里,受害者基本上全都为成年女性,目标的选择上并没有因此变动为小女孩。但即使如此,林承勇已经构成的犯罪行为也无法得到原谅,难逃法律制裁!
  日期:2017-12-22 11:36:20
  2001年后,林承勇的犯罪手法开始越发变态,不再满足于单纯的切割器官,开始把受害者供骗及强绑到自己位于平县县西的宅房内,进行虐待碎尸,随后,再到县东郊区抛尸。
  对于为什么在县东郊区抛尸而不是继续抛下江河这个问题,林承勇的回答是:“懒得再去江河桥边了,就近到县东随便找了个地方抛尸后,就回县西睡觉了。”

  2003年至2011年,谈到这几年间为什么没有再次去犯案,林承勇最初的回答有些模糊。后来经调查发现,2003年夏天,林承勇曾经被人捅过两刀。
  多个与林家有普通往来的中榆县居民都表示,林承勇平时从不骂人,连脏话都不说一句。
  连曾经与林承勇打过架的黄永强(化名)都有点不相信,那个曾被自己捅过两刀的男人竟然就是平县及川头连环杀人案的疑凶,尽管他那晚见到了别人眼中少见的林承勇。
  在中榆县生活的黄永强回忆,大约在零三年夏天,黄永强在当地一处新开的舞厅里碰上了林承勇,当时,林承勇和前妻王英以及两个朋友一起在舞厅跳舞。
  离开舞厅时,黄永强的朋友与林承勇擦身撞了一下,据黄永强称,林承勇当时张口骂了人,随即双方发生了口角,林承勇先动手打了黄永强的朋友一拳,于是三个男人开始厮打起来。
  黄永强当时喝多了酒,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在林承勇的肚子和大腿根部捅了两刀。
  日期:2017-12-22 11:39:59

  林支民(化名)证实了这次冲突事件。他回忆,有一天凌晨一点多,在自己经营的商店里,王英跑来向他求救,在中榆县河西派出所门口,林支民见到了瘫坐在血中的林承勇。
  林支民将林承勇送进了中榆县河西卫生所,医生当时表示,伤者失血过多,有生命危险。
  黄永强捅伤林承勇后,林承勇曾对派出所民警表示:“我不要他赔钱,我就想让他坐牢。”民警回复,那就需要林去法院起诉。
  一两周之后,林承勇改了主意:“还是私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