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赎之宿命》
第56节

作者: 海本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1992年至2003年,茂市平县先后发生多起**残害女性的系列杀人案件,首案距今已有19年之久。期间,川头县,也就是现在的川头市也曾发生过两起类似案件。犯罪分子作案手段十分残忍,不仅**、杀害女性,还用刀切割女性的生*器官、人体组织等等带走,后来还发展成了肢解碎尸后在市郊区附近抛尸的程度,其中,受害人中年龄最小的仅8岁,社会影响极其恶劣,在当地造成严重恐慌。
  2001年8月,此案被公丨安丨部列为督办案件。
  2006年5月,平县及川头警方公布案情,向全社会通缉凶手。尽管各级公丨安丨机关全力侦办此案,但案件迟迟没有取得实质性突破。
  案件不破,无法告慰死者;案件不破,无法向百姓交代。
  我们坚信:正义会迟到,但从不缺席!
  12月4号晚,案件终于迎来转机!
  …
  12月7号中午,平县公丨安丨局开始向外正式公布凶手的个人信息。

  以下为凶手的个人信息
  姓名:林承勇
  性别:男
  民族:汉
  年龄:44岁

  身高:1米72
  户籍所在地:银白中榆
  文化程度:高中
  身份证号码:4xxxxxxxxx1110xx18

  …
  日期:2017-12-22 11:02:03
  2011年12月9号。
  社会头条:
  标题:案件/疑凶林承勇的罪恶人生
  在从警多年的谢洋(化名)的职业经验里,犯罪嫌疑人被放到“铁凳子”上时,第一反应往往是抵赖,或答非所问。
  从没有哪个犯罪嫌疑人,像林承勇这样,如此冷静地谈论如何杀人、逃跑等等。
  审讯室里,谢洋等丨警丨察看到,林承勇的脸上毫无波澜,语气也少有起伏。竹筒倒豆子似的,问什么,他就说什么。
  他事无巨细地回忆着每一起案件的细节,至今未表露出对死者及其家属的歉意。
  审讯林承勇的丨警丨察们,从震惊、气愤,到逐渐习惯他的说话方式,花了良久一段时间。

  “人过分冷静,其实已经是一种机械性的麻木,他纯粹是杀人取乐。”谢洋说。
  在关押林承勇的平县看守所,干警的反馈是,林承勇心情平稳,饭量大,吃完饭后,会要求抽烟,还会提别的一些要求—他是死刑犯,刑具是特制的,脚镣与手铐中间会挂一道链子,他说自己腰间盘有些突出,睡得不舒服。
  从中,可想而知,这人的心理状态是个什么样子。
  审讯期间,林承勇还打趣过一位丨警丨察,说他“印堂发亮,前途无量啊”,在座的人都被他气得没招。
  日期:2017-12-22 11:09:45
  经审问后,现在,警方终于知道当年大规模的排查为什么没能抓到林承勇。因为林承勇在平县虽然有一处宅房,但他的户籍所在地却并不在平县,警方当年大规模的排查针对的主要是户籍所在地为平县的男性居民,而林承勇恰好成了漏网之鱼。
  林承勇是在2001年初到平县县西购买这一处宅房的,这件事其前妻及其父母都不知情,而他之所以购买这处宅房,正是为了方便杀人!
  林承勇1967年出生于银白市,中榆县人。1985年高考落榜,开始外出谋生,期间,捡过垃圾,进过工厂,练过金属,开过货车,做过生意。

  2000年尾,林承勇跟着亲戚倒卖媒矿曾暴富过一段时间,平县的那处宅房正是林承勇在这段时期内购买的。除了房子外,这段时期林承勇还购买了一辆私家车。
  后来,由于林承勇迷上了赌博,倒卖媒矿时挣的钱很快便被花光了,不过,即使当时欠了一些外债,林承勇依旧没有把位于平县的那处宅房给转卖出去。
  1989年,林承勇与前妻王英(化名)结婚,同年,生下大儿子林志(化名)。1992年,生下小儿子林海(化名),而就在小儿子出生的那一年,林承勇犯下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起杀人案,这起案子距离现在已过19年,而令人震惊的是,经警方审问发现,林承勇直至现在都清晰的记得自己犯下第一起案子时的地点和日期,甚至还精确到分钟。
  对此,谢洋觉得很奇怪,将近20多年了,所有案子的时间,林承勇都记得清清楚楚。放在普通人身上,可能都背不下来。谢洋猜测他可能记了日记,可去他家里搜,没找到。
  林承勇有个开小旅店的亲戚在徐江,由于当年徐江旅店生意并不好,亲戚就做了个顺水人情,把本就空出的房间免费送给林承勇暂住。那个时候的林承勇没有正式的工作,骑着自行车在附近打些零工,挣些小钱。
  徐江市区距离平县很近,当年,应别人的要求,有时候林承勇也会骑着自行车来到平县做些零工。
  所以,在1995年至2000年期间,警方在平县挨家挨户式的排查户籍所在地为平县的男性居民时,没能抓到林承勇,因为当年的林承勇在平县压根就没有住处。

  2001年至2010年这十年间,警方不再采取挨家挨户式的排查,不过却依旧认定凶手就是平县本地人。
  平县外来人口不少,但劳动力输出人数更多,当年,警方认为凶手很有可能就是后者。后者的输出分散在全国各地,如果对方有心逃避排查的话,警方很难将之找到。
  对此,警方采取了守株待兔的策略,则2005年第二代身份证换代工作时,要求户籍所在地为平县的换领人必须在平县办理整个身份证换代过程,期间,必须按下指纹存入档案。
  因为,外出工作的人,需要经常用到身份证,所以警方下了这个针对性的套,认为这一次肯定能抓到凶手。然而,林承勇的户籍所在地压根就不在平县,警方再次白忙。不得不说,当年林承勇的运气真的很好。
  日期:2017-12-22 11:15:03
  据林承勇交代,第一起案子他本来是以偷盗为目的的,“白鞋子之死”属于偶然。
  林承勇回忆,他那次打算去平县偷东西,从徐江骑着自行车到平县,在平县平房区乱窜。走到“白鞋子”家附近,听见她家的收音机声音开得大,趴在门边一看,她躺在床上睡着了,便计划去偷收音机。
  林承勇进门时,“白鞋子”被惊醒,他因此决定杀人。
  隔了19年,林承勇还记得“白鞋子”的样子,说她“长得特漂亮”。作案后,他拿走了她的影集,晚上在被窝里偷偷翻看,一直看到半夜,再起来烧掉。

  谢洋认为,林承勇初次犯案的时候,就将“白鞋子”割喉,在“白鞋子”死后,还往其上身狂砍二十多刀,这并不符合一般偷窃被发现后的应对策略。
  事实上,除了杀人案外,林承勇的档案资料上并没有任何其它的犯罪记录,这些年来,平县及川头警方处理一般犯罪案件时,虽然必定会前往研究所提取连环杀人案现场上的指纹及DNA模型样本进行比对,但依旧没能抓到林承勇。谢洋认为,林承勇有一定的自知之明,是一个只犯大案而不犯小节的大凶。
  日期:2017-12-22 11:20:32
  对于“专杀红衣服、高跟鞋、长头发”的这个流言,林承勇说:“假的,纯粹谣言。看得上就奸,看不上就杀,与(衣服)红不红无关。”

  林承勇说,他习惯在大街上挑选独自行走的年轻女性,跟踪,在受害人开门的瞬间,将其推进去,或者在门外找个理由骗取受害人信任,进去后再换脸杀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