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20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吕大安则认为,如果再遇到像田甜的这样的客户,他可以独立完成任务,我笑笑说,别吓尿裤子了。
  有时越是你想不到的事情越可能来临,有天臧琳问我和凯萨公司还有什么关系吗?
  ***!我才不会再和袁凯有任何毛关系。但臧琳告诉我,那段时间我为田甜疏导的时候,凯萨公司有人过来找我。
  我心想,离开袁凯公司挺长时间了,还能有什么事呢?于是我打电话问苏小慧,我想只能从她那里得到点消息。
  苏小慧告诉我,她并不清楚这件事,不过上次袁凯订购的那些服装,并没有在外国打开销路,在国内卖的也不是很火,所以现在公司很多人都说,袁凯对这件事很恼火。

  袁凯这种小儿科的东西,早晚要砸自己脚。鸣翠还是他妈,如果换作别的厂家,早就起诉他侵权了。
  我不想考虑袁凯的那些乱杂事,从地位财富上,我根本没法与人家比,还是老老实实干好自己现在老本行得了。
  吕大安听说这事后,也劝我小心点为好,说不定这小子会把失败的火气撒在我身上,毕竟那可是我在G市代他签订并完成的这些货物。
  联想起来开业那时的闹事风波,再想想现在袁凯主打产业服装不能挣钱,这小子不上火才怪呢。
  接连两天客户很多,都是那种普通的疏导。把我和臧琳忙坏了,当然吕大安和小虹也很累,接待客户也是一个很有学问的活,并不是你问句好就行了。
  我要求他们把咖啡要煮的恰到好处,而且要面带微笑的端给客户,不管人家有多烦,都不能表露出来。
  那天有个客户正问我一些关于情感方面的话题,我的手机就震动起来,我不想接电话,但总是震起来没完,当着客户的面我从来不接电话,但此刻手机没完没了的响,我猜一定有情况。
  总算与客户聊完,我就看了下手机,一看是鸣翠打来的,而且打了很多次。
  这让我很是奇怪,很久没有与她联系了,她这时打电话有什么事?
  我突然想到,不会与袁凯有关系吧。
  我连忙把电话打过去,“鸣总,你好,找我有事吗?”

  鸣翠在电话那边很着急的说道,“雨仓,我找你有急事,你能面谈吗?我现在省城!”
  我想鸣翠此时来省城,一定是遇到麻烦了,要不然她不会这样着急。
  吕大安问我是谁,我说鸣翠来省城了。
  吕大安偷笑着对我说,“大仓,可别旧情复燃了!”

  “靠,你小声点,哪有什么旧情!”我怕吕大安话被臧琳听到。
  当然我不是怕臧琳,我不想给别人那种很乱的感觉。我心里很坦然,就是听到了,能咋地,大不了中止合约。
  我开着胖子那台车就去了鸣翠所住的宾馆,一进门,鸣翠就问我,“雨仓,我来的着急,冒昧打扰你了,别介意!”
  “没关系的!怎么没提前告诉我?静心来了吗?”我问鸣翠。

  “我让她留在G市,照顾一下生意,我自己过来的,我来主要有件事与你商量一下,你看行吗?”鸣翠很客气的对我说,并端来一杯茶放在我面前。
  “鸣总,咱们都是老朋友了,你客气啥,上次要不是你作证,我可能就要进监狱了。”我笑着对鸣翠说。
  不过鸣翠看上去好像有心事,而且不像以前那样开朗,我想她一定遇到什么事情了。
  “鸣总,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助的?”我问鸣翠。

  鸣翠叹了口气说,“雨仓,不瞒你说,我听说这段时间袁凯公司效益不行了,听说还发不下工资了。你听说过吗?”
  原来鸣翠是为她儿子而来。
  “鸣总,前几天我问苏小慧了,她告诉我自从那次服装贴牌失败后,公司生意好像不太好。”
  “哎,都怪他那个老爹,公司上市后却赶上股市暴跌,而且公司很多负面新闻都被暴光,想挣钱都难了!”鸣翠说到这里从兜里拿出一根烟。
  “生意就是这样,有赔就有挣,我相信袁凯一定能挺过来的!”我安慰鸣翠。
  心想这亲情到什么时候都割舍不掉。虽然袁凯不认他妈,但他妈却不会不认他,而且还为他的生意操心。
  “说的也是,我这当妈的,想帮帮他,可他从来就没有认过我,我真是愧对孩子啊!”鸣翠说到这里,好像很伤心,眼泪流出来了。

  我把纸巾递给她,“鸣总,别伤心,需要我做什么,你说。”
  “雨仓,我就想你是做情感疏导工作的,你能帮我们母子相认吗?就是向他爸认错,我也心甘情愿!”鸣翠说到这里哽咽起来。
  “鸣总,放心吧,我来帮你,但别太伤心了!”
  这个人是见不得女人流泪,看到鸣翠伤心的样子,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但我始终整不明白,鸣翠一会儿想帮袁凯,一会又想母子相认,到底是为什么呢?很让人纳闷。

  鸣翠求我的事,我当然义不容辞去做,这不仅是我和她那层关系,更重要的是鸣翠帮过我,俗话说,滴水之恩必将涌泉相报。
  吕大安、小虹以及臧琳听说我要免费为鸣翠服务,都不理解我。他们认为小店刚开业,还没赢利,就要免费,这要让人喝西北风吗?
  特别是吕大安很不情愿的对我说,“大仓,鸣翠这样有钱,凭什么要免费?”
  我笑笑对吕大安说,“多想想人家的好处,不要天天钻到钱眼里。”
  我告诉他们,今后的工作重点就放在鸣翠这里,工资一分不少,而且要把活干得漂亮。

  小虹面露难色,“仓哥,你可要知道袁凯这样的人,不仅怪异,而且心狠手辣,你不怕他因为你掺合这事,又要使坏吗?”
  吕大安认为小虹分析的有道理,既然鸣翠来认儿子,那就让她自己去,咱们作为外人,不便于参与进来。
  我何尝不知道袁凯的为人,但骨肉之情,他不会不认吧。
  我早就意识到这件事很难做,鸣翠找我的目的,不仅仅是亲情之旅,而且她想找一个第三人来处理这件事,也能看出她对我的信任。
  臧琳在这件事也对我的这次工作有点不理解但她告诉我,这件事最为关键的是亲子鉴定,她想袁凯作为一个公司老总,怎么可能去和鸣翠做亲子鉴定呢。
  帮人决定容易,真要实施起来,我也感觉到有难度,但既然答应了鸣翠,我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把这件事弄好。
  首先我想到一个人,那就是苏小慧,我想看看她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我和苏小慧相约到一家小酒店见面,我早早就去等她了。不一会儿,苏小慧穿了一件红色的连衣裙过来了。
  “林总,你找我一定要有重要事情,有什么事就说吧!”苏小慧双手撩着长裙坐在那里。
  我越发感觉苏小慧漂亮了,不知道是哪位男人给保养的。以前总感觉这个女人很冷艳,但通过接触,发现其实这个女人不仅很美,而且气质也好,是典型的美丽女人。
  “哈哈,苏大美女就是聪明,咱们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你已经钻到我心里了。”
  “真会说话,不愧是情感疏导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