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嫂子咬牙摸进了我的房间》
第453节

作者: 不窝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行。”我看着穿着牛仔短裤的新月,那不是很白的腿,却匀称修长,小脚腕上的细细红绳儿,让我多看了好几眼,不由想起张玫红的脚腕。
  孙新月跳动起来,小脚妙到好处地踩着点儿,身子上下都像活了一样了,我看着那牛仔短裤后面的翘,越看越觉得好看,心说:“小腰扭的真是太有劲儿啦。”
  孙新月为了让我看清楚,还特意扭动着小腰,赤着小脚来到我面前,就连吊带背心里面的,都在我眼里颤颤,抖抖起来,简直呼之欲出!
  孙新月更是把小腰对着我,可劲地扭着,我几次想用大手摸上去,可是强烈地忍着,这时,意外出现了。

  突然,那牛仔短裤刷地掉了下去,黑色的薄薄的小裤裤,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清晰地看着那裤裤。
  孙新月“啊”惊叫了一声,赶忙蹲了下去,她没想到短裤上那个纽扣开了。
  我看着那裤裤,心火一下子就起来了。
  “哥,你扭过去,人家……”

  我看着近在眼前的小裤裤,刚才扭的真是太剌激了,还靠我那么近,分明就是引我呢。
  我再也忍不住,伸出大手直接扶住了那细细的腰,用力抱过来,低声说:“别扭了,我想看看。”
  孙新月脸上羞红一片,却没有反抗,更是顺势坐到我的腿上,那香香的气息,让我呼吸都急促起来。
  新月低声说:“哥,人家其实早想你了,可你总是不看人家。人家嫁给了那个呆瓜,只知道整年打工,打工,逢年过节都不知道回来看看人家。”
  接着转身抱住我的脖子,小嘴亲了我的耳朵下,居然还去脱我的外衣,我差点就想直接来真的。
  “不行,你妈一会儿就回来了,婆婆也还没睡呢。”我说着话,可大手直接从后面,按到那薄薄的小裤上,手感真的很好。
  “怕什么,不会被看见到,哥,那年你爸还到我家亲自给你提亲,要我嫁给你,可我妈死活不同意,说咱们虽然早就远了,可怎么老爷爷的排起,还算是表亲呢。其实人家是喜欢你的。”
  听着新月的话,我心里暗笑,你要是愿意,你妈能管得了你?
  我坏笑着说:“那年你刚嫁过来,去广场跳舞儿,让表哥看的差点儿从房顶上掉下来,现在真的抱到了,真是好,你愿意被哥抱吗?”
  孙新月扭动着身子,小手轻轻地阻挡着我的大手,低声说:“哥,你别抱了,人家受不住了,真的受不了啦。”
  新月的男人跟着爹,过完年就走了,年轻的她早就在深夜寂寞了,我那带着热力的大手,让她早就一团火燃烧了起来。
  新月直接伸手抱住我的头,趴在我的耳边说:“哥,你抱着人家去库上吧,关了灯,人家心里羞,我妈要是回来,我不开门,让她去南屋睡就是了。”
  我抱着怀里这个女人,站起来,走到大库边,直接把灯关了,把新月压倒在库上,心说:“没想到这小女人这么敏感,一碰就有……
  我刚压在新月身上,听见窗外有人说:“月月,你睡了?”
  “啊,嗯,妈,你去南屋睡吧,我躺下了不想起来。”新月说着,还抬起了小腰,把那小裤裤脱了。
  “真是的,我见到那个王磊了,亏你还悄悄喜欢过他,那小子,还说去找你,要是找不到,还要广播呢,可现在也不听他广播,这小子真不是个好东西。”
  新月妈在外面说着我的坏话,却不知道,此时的王主任正趴在她女儿的身上……
  我心说:嘿嘿,我真的不是个好人。
  孙新月哪里还能受得住?不由得低声叫了一下:“啊”

  “怎么啦?”站在窗外的新月妈赶忙问道。
  “没什么,刚才好像有了蚊子,妈,你去睡……睡,吧。”孙新月话都说不好了。
  “咋的啦?开开门,让我进去。”新月妈听见里面有些动静。
  孙新月强忍住疼痛,低声说:“没……没什么,妈你快去睡吧。”

  我当然吓得也不敢乱动,一时间房间里安静下来。
  “月月,你咋不说话了?”新月妈低声说着,还拍了拍窗户。
  “妈,你去、去睡吧,我瞌睡的不行。”
  “那我走了。”新月妈说着,窗外有了脚步声。
  “哥,你轻……”孙新月低声说着,没想到妈根本就没走,站在窗外说:“月月,在里面干啥?”
  孙新月和我都吓了一跳,赶忙说:“妈,你再一惊一乍的,我真的睡着了,你快去睡吧,明天你说还要去县城呢。”
  当新月忍不住哼哼的时候,其实新月妈早已经听了出来,自己女儿房里竟然有个男人,女儿那低声的哼哼,还有那声音,让她早知道女儿在干什么了。

  新月妈可不敢乱叫,要是被人家婆婆知道了,自己女儿还怎么有脸见人?这时,听见女儿一声长长的叫声,好像是被人捂着嘴发出的。
  “难道妞妞被人强来?不会的,刚才为什么不叫人?难道是不敢?这可怎么办才好,不行,我一定要抓住这个男人。”新月妈想到这里,假装说:“没什么事儿,我走了。”
  “哥,别动了,人家真不行了,人家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孙新月低声说道。
  我听着外面根本就没有脚步声,知道新月妈根本就没有离开,心说:“你不是不走吗?嘿嘿。”
  我也不说话,却让躲在窗下的新月妈听得惊心动魄,没想到女儿在里面竟然被一个男人折腾的这么急促,听声音女儿的嘴被堵住了,这男人太坏了,不过听声音也太厉害了。

  自己女儿可不是一般的女孩,从小就做家务活,十五岁就能担水,那身子可是强的很,用小推车儿一次能推三百斤麦子,比有的男人都有劲儿,可是现在好像被这个男人折腾的不行了,刚才还喊人家哥,难道是女婿本家叔伯兄弟?
  我舒服了,无力地倒在库上,心说:“真是扭的舒服,呵呵。”
  好半天儿,孙新月有了气力,才趴到库边,低声说:“哥,你太强了,把人家折腾的差点上不来气,他可没有你一半的厉害,每次都是人家扭着他就不行了,没想到你竟然让人家这么的舒服,刚才人家都像飘了起来,真是太好了……”
  孙新月的话让外面的新月妈气的差点冲进来,本分的女儿妞妞现在竟然被这男人变成了不要脸的女人。
  我终于听见了外面那阵脚步声,心说:“你走了,我也该离开了。”
  孙新月虽然很想去送送我,可是站在地上,腿上一点力气也没有,只好又倒在库上了。
  我走了,把人家的街门关好,转身离开。
  我看着黑黑的街道,心说,这几天,路灯怎么就不亮?

  我心里突然想起了猴子,心说:“这家伙好好的县城歌厅不呆,非要来我家和傻虎摔跤,现在也不知道睡了没?呵呵,也不知道有没有出来和那家姑娘偷会?”
  日期:2016-12-31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