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嫂子咬牙摸进了我的房间》
第452节

作者: 不窝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走什么?她看不清的,你别怕,我现在正难受,来,让我快点……”

  “真的不行,快点走。”刘淑云说着就想真的走。
  我却拉住她低声说:“快点儿,给我,一个女人你怕个啥?真是逮住咱们,她也不敢乱说。”
  我此时正难受呢,刘淑云没有办法,再次蹲下去,心说:“何强,你老婆可是自愿的,你不是汉子吗?嘿嘿。”
  “那个是谁?你在那干什么?”那声音传过来,却让刘淑云害怕了,真的更让我舒服了。刘淑云想挣脱开,却被我的两只大手死死地按着。停了一会儿,我才笑着说:“咱们走吧。”
  “你们到底是谁?天都这么晚了,想干什么?我们镇可是有丨警丨察……”声音再次传来,让刘淑云顾不上其它了,站起来就想跑。
  我笑着说:“别慌,你没听出来?那女人不敢过来,嘿嘿。”
  刘淑云抹了下自己的小嘴儿,低声说:“你呀,真是个坏人,人家现在都不敢乱想,生怕恶心起来。”
  我和刘淑云很自然地向大街上走,那女人反倒胆子大了起来:“你们是谁?给我站住!”
  我猛然横抱起刘淑云,快步跑起来,二十几大步,就甩开那女人,那女人气的大声骂了句:“狗,男,女”

  我把刘淑云放到她家门口不远,低声说:“回去吧,嫂子,要是想我了,就去找我,没事儿。”
  我看着刘淑云走进了家门,自己快步走了,没想到走到二道街街口,听到有人问:
  “谁?你是谁?”
  居然还是刚才的那个声音,我心说:“三更半夜不睡觉,你在路上干什么?真是欠干,现在老子可不怕你。”
  “我,王磊。”我直接说。
  “啊,原来是王主任,刚才我看到有两个人在那边……”那女人慢慢来到我的身边说道,显然她还想不到刚才那两个人中就有我。
  我看着这个上了年纪的女人,一时想不起来这个女人是谁?
  女人笑着说:“王主任,你这是去哪里?”

  “去何强家喝酒,现在头都还有些晕呢,婶儿,你在这干啥?”我心说:“估计喊个婶儿没错。”
  “你个孩子,我可是你姑,真是的怎么喊起婶儿啦?”女人好像有些不满意。
  我终于想起来了,这女人是自己本家的一个姑,早就嫁到外镇了,好像有个女儿又嫁了回来,心说:“怪不得,我一时想不起来。”
  “姑,呵呵,刚才天黑没看清,天这么晚,你怎么回来了?”
  “你新月表妹和她婆婆生气吵了几句,跑了出来,我只好出来找了。”女人低声说着,还低下了头。
  我心说:“哼,估计是你和人家婆婆吵起来,把女儿气跑的,新月和她婆婆的脾气可都不错的。”
  “姑,你先回去吧,我去给你找找,呵呵,实在不行,我去广播一下。”我很不想和这个女人说话。
  我离开那女人,心说:“我还要回去睡觉呢,哪有功夫管你家的闲事,我爸去世的时候,你连打个照面都没有,没有清风带不来细雨。”
  刚走过二道街街口,有人低声说:“磊子表哥,你回去啊?”
  我一看竟然是新月,心说:“真是巧了。”
  我走到新月面前,没想到新月上身仅仅穿着个低胸小背心,我看着有些不自然的新月,心里有些乱跳,低声问:“你是不是跑出来的?”
  “嗯,磊子表哥,你这次可要帮帮我,我真是没有办法了。”新月说着就扑到我身上,还嘤嘤地哭了起来。
  这次我倒是紧张了,这里可是大街,虽然天黑了,可怎么说也是大街上。
  “新月,别这样,你说出来,我听听是什么事?你不说我也帮不了你。”我赶忙推开了这个本家的表妹,虽然我很想抱着。

  “我妈来了我家住,可是婆婆的三百块钱找不到了,婆婆来问我,我妈就和婆婆吵起来了,本来婆婆也就是问问,可是我妈那脾气你也知道,她一直说人家怀疑我,最后吵的不可开交,我没法子,就跑了出来。”新月哭哭啼啼地说。
  “呵呵,我还以为什么事呢,走,我跟你回去,把事情说清楚就行,对了,你们跳的那个广场舞,真的好看。”我突然想起那天去超市买东西,在广场看到就是这个八竿子碰不到的表妹在领舞呢,这小身段,真的很曼妙,当时我还看了十几分钟呢。
  “真的?人家跳的不好。”新月先是一喜接着又害羞起来。。
  “呵呵,你这个小腰扭起来……”我没说完,就觉得自己说错了,心说:“真是的,一高兴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表哥,你说什么呢?人家跳广场舞的时候,你都没看过。”新月脸红了,只不过我却看不出来。
  “谁说我没看过,我站在远处,看的可认真……”我又没说完,心说:“喝了些酒真是连话也不会说了。”
  “表哥,要不你送我回家,人家有些冷,等以后人家给你跳。”新月说着抬头看着我的脸。

  “行。”我酒意上来了,看着这个羞羞答答的小女人,伸手拉住她细细的柔轮的手腕,笑着说:“走,我送你回去。”
  新月没有挣脱,反而把身子向我靠了靠,低声说:“表哥,谢谢你。”
  “呵呵,谢我什么。”我心说:“还害羞,呵呵,你都是小娃子的妈妈了,呵呵,不过我喜欢这个样子。”
  我带着新月回到家,没想到新月的婆婆带着孩子还在家哭呢。
  “婶儿,你还抹眼泪儿呢?”我进屋就笑着问。
  “啊,磊子,没有,天晚了,我眼睛有些涩,揉揉。你怎么来了?”婶说着就从库上下来了。
  “呵呵,我在街上碰到了新月,说了她一阵子,不就是三百块钱儿吗?还值得跑出来。真是的。我把她带回来,到她的屋里去了,婶儿,我叔和我哥出去打工一直没回来?”
  “可不是吗?只知道挣钱。都快忘了家里还有老婆孩子了。”
  “哈哈,怎么会忘了家,挣钱还不都是为了好生活?过年的时候,我叔和我哥没少向家里拿钱吧?哈哈。”我笑着说道。这小孙子也睡了。
  “这倒也是,我们家过年真的很宽裕,磊子,要不你再去那个屋替我说说新月,别哭了,三百块我也不在乎,不找了,让她安心睡吧。”
  “呵呵,那行,婶儿,那你看着宝贝孙子睡吧,可别再和我那个姑生气,她就是那种刀子嘴,呵呵。”我笑着说,却没说豆腐心,还是刀子心呢。
  “嗯,我不和她吵就是了,主要我一时找不到那钱,心里急的慌。”婶低声说道。
  我出了婶儿的屋门,就来到新月的屋里,还真的给我留了门,看着整齐的家Ju,干净的大库,心说:“现在的小媳妇,把孩子丢给婆婆,真是清闲,呵呵。”
  “哥,你坐,人家先给你跳跳吧,你看看怎样?”新月洗过脸,手里好像在拍什么美容的东西,香香的。
  我听着这个哥,心里觉得比那个表哥好听多了,随意坐到沙发上,看着新月的苗条有致的身子,心说:“虽然没有明悦白,可是身材真的不错。”
  新月把高高的鞋子去掉,光着小脚站在一个大垫子上,笑着说:“哥,我就穿鞋子了,太响,这正好有小孩子玩的垫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