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689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明就里的家长们心急如焚,恨不得过去把自家小孩推到首长面前说我家小孩很不错的……
  慕容明晓急了,心急如焚也形容不了的。
  他不断地和顾九眼神交流,有恨意,他-妈-的你小子怎么就被选中了,老子比你强多了好吗!
  顾九惭愧得很,歉意地看着慕容明晓,委屈得不行,哎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首长挑的,其实我也觉得我自己不够资格的。
  李牧和李啾啾在队伍中间会合,一圈走了下来,两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随即走到队伍前面。队伍七零八落的了,挑了十四人出来。
  还差一人。
  共事这么长时间,李牧和李啾啾基本上不用做太多的沟通,一个眼神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他们站在队伍前面,打量着慕容明晓。
  李牧不是很想要这个兵,但是这个兵的确比其他人要优秀一些。之所以不太想要,是这个兵心机重。第一眼,李牧就看出来了。这样的兵很难调教,就算调教好了,也很不好控制。
  但这个兵其他方面又比较符合要求。
  因此李牧征求李啾啾的意见,让他看一看。
  大约两分钟之后,李牧和李啾啾走到一边,低声商量起来。

  “矮子里挑将军,只能是他了。”李啾啾说。
  李牧微微颌首,十五个名额,就要带回去十五个兵,多一个不行,少一个也不行。
  “那就他吧。”
  选中了不代表就一定能去,也不是一定就要带走。
  还得家访政审。
  刷下来几个人,还得补缺几个人,后面的事情更多,得忙起来。
  其他部队的接兵干部不见得会明抢你的人,但是暗地里活动是绝对不会少的。好兵一人难求,以前如此,现在更如此。当然,也有一小部分接兵干部云里雾里的,地方武装部提供什么兵,他就带什么兵走。

  李牧却必须得慎重慎重再慎重,极有可能,这会107团第一次征新兵,也是最后一次。未来的107团将会是高度职业化的部队,军官士官组成,义务兵将会是熊猫一般的稀有。
  如同一些特种部队一样,除非非常优秀,否则是不招义务兵的。
  “洪部长邀请咱们参加晚宴,怎么说?”一大早,李啾啾就拿着几份档案走进来。
  李牧也是一早就起了床,这会儿正在一边抽烟一边研究今天要家访的几个兵的档案。
  把档案放在桌面上,李啾啾说,“这是洪部长交给我的,武装部推荐的兵。”
  抬起头来,李牧不解问道,“他们还敢往咱们这里推荐人?”
  “晚上的晚宴估计就是这几位家长安排的。聪明人还是不少啊,咱们107是直属军区的部队,八成洪部长给泄露出去了。”李啾啾说。

  军区直属,名头听着就高大上。至于危险不危险,和平年代有什么危险。一些家长还是没有被吓住,依然神通广大的走武装部洪部长的门路,想把自己家孩子塞进来。
  搁以前的脾气,李牧连看都懒得看档案一眼,他最烦这种行为。
  但今时不同往日,所谓屁股决定脑袋,坐的位置不同了,想问题的角度和思路也就不同了。
  你可以特立独行,但我也可以在允许的范围之内给你点难受,比如,你要这个兵,我完全可以让他走不成。
  你得妥协。

  李牧拿起那几分档案就翻了起来,从履历能看得出来,都是家境不错的县城里的孩子,也有一些公务员家庭的。体检报告之类的,李牧扫了眼就没仔细研究。对于这些兵来说,有问题也能整成没问题。
  “先体检吧,带到陆军医院体检,我信不过县医院的体检报告。”李牧放下档案,说。
  李啾啾点头,“给几个名额?”
  “一个也不给。”李牧说,“按照规矩来,确实符合要求,我向军区申请,协调过来几个名额。”
  妥协归妥协,但不是完全妥协。
  自己亲自挑出来的兵,政审过关,一个也不能落下,全部要带回部队。至于关系塞进来的这些,可以给机会,符合条件就带走,这一点是坚决不能通融的。

  “好办法。”李啾啾说,“或者从其他地区协调过来几个名额,总的来说,咱们不缺名额。”
  的确如此,新建部队,多的是名额,只是摊到全国那么多地区,就不多了。不过作为负责具体工作的副团长,李牧要协调过来几个名额,问题还是不大的。
  “今天要家访的几个人都在下面村里,我们得抓紧时间。”
  李牧把档案装进迷彩公文包里,李啾啾马上就提了过去。李啾啾的任命早已经下来,战斗支援营营长,也是最重要的一个营的营长,同时也是団属武力侦察连的连长。
  收拾了一下,两人就出门了。
  还是原来的司机,还是那台军牌皇冠,武装部的周干事陪同,一行四人就出发了。
  第一站是胜利村,是距离县城最远的一个乡镇里的最远的一个村。不过路比较好走,再不济也是平坦的泥土路,没下雨,轿车照样跑得呼啦啦的。

  胜利村有两人,一个是李牧第一个选中的顾九,另一个是最后一个选中的慕容明晓。同一个村的青年,这也是让李牧犹豫的一个因素。
  部队里很忌讳老乡在同一个部队服役,选择了顾九,李牧就想放弃慕容明晓,因为顾九比慕容明晓更符合他的要求。但最终还是要了慕容明晓,其实说明慕容明晓这个人还是有他的闪光点的。
  “胜利村是百家村,原本没有的,后来修水库,划出这么块地方,迁移了过来,十几个姓,三百多户人家,政府的扶持比较多,比其他村子是要好一些的。”
  车一开上镇区通往胜利村,周干事就介绍起来。
  “你看这路,最先硬底化的,现在还有很多村子公路没硬底化。为什么胜利村优先,人家背井离乡过来,政府是要优先照顾的。再看前面大片的辣椒,政府统一收购,旱涝保收。”周干事说。
  李啾啾道,“可我听说胜利村的经济条件是比较困难的。”
  “哪里没有穷人,胜利村一样有。”周干事说,“就说第一个要家访的顾九,同样是迁移户,但维持温饱都艰难。为什么,顾九母亲体弱多病,家里就他父亲一个劳动力,有两个弟弟三个妹妹,那么多张嘴。可惜的是他父亲是个好吃懒做的,年年要吃救济。若是个勤劳的,村里给分了那么些田地,吃饱肚子是一点问题没有。”
  周干事之前是做过家访的,武装部的人不了解应征青年的家庭情况,他是不敢往部队里送。

  李牧微微点头,顾九这个人身上有天然的责任感,恐怕就是这种家庭环境之中养成的。父亲不给力,作为长子,顾九是要扛起家里的重担。也就难怪十八岁的小伙子看上去和三十岁人一般沧桑了。
  穷人孩子早当家,万幸的是,顾九没有耿帅的那种渗入骨髓的自卑,这非常的重要。
  胜利村到了,笔直的路一直通往村口,放眼望去,村貌很整齐,笔直的巷子,差不多款式的小楼房,其中夹杂着一些平房瓦房。整体上看,胜利村比很多村子是要好的。
  日期:2016-12-31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