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82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情不知所起, 一往情深, 她是凶, 但是本太子就喜欢看她生气的样子。”旻宁一脸的陶醉。
  杨四娘就算再怎么火爆脾气, 打一顿就算了,对于这个当朝默认的太子爷, 她也不敢太过分, 但是旻宁这个小王八蛋实在是太混账了, 不但敢公然给自己表白, 还天天写情诗让孩子们传唱, 看那文笔一看就不是出自他手, 八成是从外面找人代笔。
  不知为何。
  金银珠宝宫廷糕点杨四娘看也未看, 但是那些情诗, 杨四娘却每一首都收了起来。
  她似乎想起来当年那个给他写情诗进京赶考的举子。
  ——旻宁在杨家练刀一年,追了一年杨四娘, 没有人阻止他胡闹, 他也不可能追的上杨四娘, 临走的时候他还放下话来说让杨四娘等他。
  这一年, 他给杨四娘的情诗, 刚好三百首。
  一年后, 杨当国终于出湖。
  日期:2016-12-30 19:38:00
  杨当国从来练刀就开始入湖,从入湖到出湖用了一年时间,出湖之后跟着弯背老六再练刀练了三年,这一年杨当国已经十四岁,刀法终于有所小成,十四岁的杨当国定然是跟十岁的他不一样,个头已经长成,整个脸庞也渐渐的褪去了稚嫩,加上风雨之中练刀的缘故那一张脸格外的棱角分明。当年入杨家那个毫无根骨的乡下小子,如今非但长了一幅让万千少女痴迷的脸庞,更是当朝太子的师傅,杨家弯背老六六爷的亲传弟子。不管是身份还是地位早已今非昔比,当年嘲笑杨当国的孩子不仅不敢在嘲笑杨当国半个字,甚至对这个乡下野小子有着难以启齿的羡慕。

  杨当国跟着六爷练刀的同时,也如同当时伺候师傅杨延昭一样伺候了弯背老六四年时间,这一日在练刀之后回到家中, 看到杨延昭和弯背老六已经坐在饭桌上,一桌子的酒菜, 中间有一大盆子胡辣汤还有一道看起来让人食欲大开的清蒸鱼。
  “当国, 来坐下,尝尝这胡辣汤味道如何, 还有这道清蒸鱼可是六爷亲自下厨,我想整个杨家能尝到六爷手艺的人除了老家主之外还没有人能有这样的福气。”杨延昭道。
  杨当国坐下, 如坐针毡, 今天他感受到了别样的气氛, 所以这本该高兴的事情杨当国却感觉自己无法高兴起来。
  杨当国入座之后不动碗筷, 杨延昭也不再说话, 而是给杨当国倒了满满的一杯酒,自己先干为敬道:“当国, 你离开洛阳来京城, 这一路算来大概也有五年时间了吧?”

  杨当国端起酒杯的手哆嗦了一下, 他看着杨延昭道:“师父?”
  杨延昭摆了摆手制止他道:“这是我跟六爷的意思, 你该回去了。”
  杨当国握紧酒杯道:“可是当国刀法未大成, 现在与六爷还是天地之别,怎能回去?”
  “能教的我都已经教给你,至于能走多远,还要看你自己。”弯背老六说道。
  杨当国放下酒杯,站了起来跪在了杨延昭和弯背老六面前道:“师父, 六爷,您们二人对于当国恩重如山,既然是你们的安排当国定当听从,但是你们二人也知, 当国出洛阳不是为了我自己, 乃是为了整个杨家, 出门之前我曾在奶奶面前发过誓,若学成能救杨家之术我才回洛阳, 不然不会踏进家门。但是如今当国自认并不能救杨家之诅咒。”

  杨当国就这样长跪不起。
  杨延昭不停的叹气,同样眉头紧皱, 五年以来,他把杨当国当成自己的孩子,在六爷找他说要杨当国走的时候他其实最为心生不忍,如今看着杨当国倔强的模样他更是不舍。
  “六爷, 要不?”杨延昭问道。
  “你先出去,我有话对当国说。”弯背老六道。
  杨延昭看了一眼弯背老六,叹了口气走了出去, 在杨延昭走后,弯背老六喝了一杯酒道:“当国,这三年来你可知道你练的是什么刀?”
  “那自然是六爷的刀。”杨当国道。
  “世人都知道杨功赞当年给我洪敬岩洪家的刀法,我是一洪家刀法杀了洪家满门,所以我弯背老六成了天下武学中人口中的奇才, 三年练刀刀法大成,其实他们都错了,当年杨功赞给我的那本刀谱是杨家刀法,这本刀法只为杀人而生。所以不是我弯背老六成就了刀, 而是刀法成就了我。”弯背老六说道。

  “杨家还有刀法?”杨当国不无吃惊, 在杨家近五年, 他只知道杨家乃是风水家族各个精通风水,而武学上丝毫无造诣, 就算有人会点也是堪堪的防身之术,从未听闻杨家还有刀法一说。
  “杨筠松留下两本书, 一本乃是扶龙经, 一本则是屠龙术。 这屠龙术就是你我所练的杨家刀法。”弯背老六说道这里的时候忽然站了起来道:“杨当国跪接杨家祖训!”
  弯背老六的语气让杨当国不敢懈怠, 马上跪了下来道:“杨当国在!”
  “天下乱而扶龙出,若扶龙经传人匡扶天下百姓则倾力佐之, 若心术不正祸乱苍生则斩之。 习得屠龙术之人当历代择良人相传,代代不忘。 杨当国,你可铭记?”弯背老六说道。
  “杨当国记住了。”杨当国说道。
  虽然表面平静,但是此时杨当国心中已经的惊涛骇浪一般,自己一直跟着弯背老六研习的不是普通的刀法, 而是连杨家嫡系之人都不知道的屠龙术。 尽管此时心中难以平静,但是杨当国还是无法在此时离开弯背老六,家中那位老人的重托如同一座大山一样压在杨当国的心中。
  “六爷,祖训当国定然铭记在心, 但是未有能力破除杨家诅咒之前,当国定不能走。”杨当国说道。

  “今夜子时, 你来找我。”弯背老六道。
  杨当国抬头看着弯背老六, 却是不明就里。
  “去跟你师父道个别吧。”弯背老六对杨当国轻声说道。
  ——杨当国走出屋外却不见杨延昭的痕迹,问人才发现杨延昭回了玄武门,到了杨延昭的别院, 杨当国敲了敲门, 看着这个院子里熟悉的环境杨当国不由的红了眼眶, 似乎那一年来杨家之时被杨家各门主扣指问长生之事还在眼前一般。
  杨当国不敢想象, 这世间若是没有杨延昭他会怎么样, 或许在那一年他拯救杨家的梦想就破碎了去。
  就在杨当国冥想的时候, 杨当国在屋里轻声道:“进来。”
  杨当国进了屋子, 杨延昭背对他站着, 他走到杨延昭身边, 看到在杨延昭的身前有一个巨大的沙盘, 沙盘里面是一幅他记忆尤深的画面。
  虽然离家五年, 但是九道河子一家一屋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他都记得清清楚楚,这个沙盘里, 就是整个九道河子包括附近几个村子的全貌。
  在看到这个沙盘的时候, 杨当国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跪在杨延昭面前道:“师父!”
  杨延昭咳嗽了几声道:“既然你叫我一声师父,这就是我该做的,师徒五年,这也是师父给你的唯一礼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