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81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旻宁自从跟着杨当国练刀以来, 他倒是也能降得住冬日湖里的冰凉, 但是他对于弯背老六布置的任务颇为不屑, 认为他是有意为难人, 既然要在水中动刀杀鱼, 如何能不激起一丝涟漪? 这简直不是人可以办到的, 但是旻宁却不敢质问弯背老六能否做到, 虽然他对这个独臂的老者非常不满, 但是他心中也知道自己其实非常佩服这个老头。虽然他看似贪玩, 但是在皇宫里长大的孩子绝对不可寻常视之, 生于帝王家,又早早的被默认为下一代的储君, 旻宁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

  他虽然十五六岁了。
  却像一个八九岁的孩子那么顽皮。
  他知道, 越是这样他就越安全。
  旻宁跟着杨当国一起在水中练刀差不多七八天, 就再也难以忍受如此枯燥无味的生活,就对杨当国道:“小师父, 您老人家先学着, 等你学会了, 把诀窍教给我就行了。我就先溜了啊!”
  杨当国虽然是旻宁的师父, 但是真论年纪他还没旻宁大, 七巧玲珑心的杨当国也知道六爷让这个太子爷拜自己为师肯定有什么深意,虽然他不甚明了到底是什么意思, 却知道六爷不会害自己。
  整个杨家都说, 未曾见过更未曾想过六爷会收徒, 更没想到六爷会有看一个人眼神温柔的时候。
  杨当国看六爷同样亲切, 这是一种发自骨子里的亲切。

  ——杨家对于太子爷旻宁来杨家练刀之事定然是早就知晓, 杨文广虽然相对于历代家主来说“无能”了一点, 但是这非杨文广之过, 而是禁地不能去的原因, 他却秉承杨家的传统对庙堂之事敬而远之, 就算如此, 杨家有如此的贵人他也丝毫不敢懈怠, 若是旻宁在这里出一丁点意外, 杨家估计就在这天下除了名。 好在旻宁烦的是六爷, 若是其他人, 估计早就鸡犬不宁。
  谁也没想到, 旻宁在杨家练刀, 还是搞出了幺蛾子。
  这个幺蛾子, 把杨家家主杨文广给吓的魂飞魄散。
  事情是这样的, 旻宁不在跟杨当国练刀, 杨当国这个师傅不管, 弯背老六更是没闲工夫管, 他就在这杨府闲逛起来, 杨家的孩子知道这个贵公子是太子爷也都诚惶诚恐不敢招惹, 旻宁也没兴趣打理同龄人的孩子。 只是他对这个风水杨家之事非常好奇, 什么事儿都想看看。
  自从知道朱雀门门主杨四娘是个女子之后, 旻宁就想去看一下这个女门主到底是什么样子, 但是杨四娘平日里争强好胜, 朱雀门事务不管大小都要亲自过问自然是忙碌不堪, 所以旻宁也未曾遇到, 这旻宁就不死心, 悄悄的潜入了朱雀门杨四娘别院, 他本意就是想偷看一番, 谁料想偷看的时机不对, 刚好这杨四娘在房中沐浴, 这一切让旻宁站在窗外尽收眼底。
  这杨家大院谁不知道宁可惹阎王不惹杨四娘?
  你说旻宁看了也就看了呗, 估计是看到兴头处的实在是情难自禁的叫了一声我操, 这一叫不要紧, 杨四娘发现之后, 提着双刀把旻宁给追的抱头鼠窜。
  别看杨四娘四十多岁, 那还是个未出阁的大姑娘, 那手提双刀杀意纵横的追砍旻宁是真的会痛下杀手, 旻宁一边跑一边叫我乃是太子! 你敢杀我?

  可是红了眼的杨四娘管你是谁? 天王老子来了也照砍不误。
  最后被追的无奈的旻宁跑到了湖边, 跳入湖中一把抱住了杨当国道:“师傅救我!”
  “嗯?!”杨当国还没反应过来呢, 就看到裹了一身单衣头发湿漉漉的杨四娘提着双刀气势汹汹而来。
  “你干啥啦?!” 杨当国也吓了一跳, 他在杨府待了这么久, 知道杨四娘的火爆脾气。

  “就是不小心看到她洗澡了嘛, 本太子看了她是她的荣幸!”旻宁叫道。
  “那怎么办?!”杨当国听完那是瞬间凌乱了。
  “你是我师傅, 你问我怎么办?! 帮我砍她!”旻宁道。
  接下来的情景可想而知, 这师徒俩被杨四娘追的抱头鼠窜, 特别是杨当国, 那叫一个狼狈, 本来一个人在湖中练刀就穿了一个大裤衩子, 这一下被追的满杨家跑更是丢尽了脸面, 最后被挤进一个墙角的二人终于无路可逃。
  杨当国把旻宁给护在身前道:“杨门主, 他是我的徒弟, 徒弟犯错了, 理由师傅来担当, 要砍你就砍了我吧!”
  “师傅, 够义气, 你这朋友我交定了!”旻宁躲在身后叫道。
  “杨当国你给我让开!”杨四娘可不管三七二十一。
  若非是杨文广得知消息风尘仆仆的赶了过来, 估计杨四娘真能把这师徒两个都给砍了。 杨四娘虽然暂时被杨文广带走, 但是也放出话来,只要见旻宁一次就打一次。
  ——这事儿之后, 杨当国可谓是成了孩童们的笑柄, 不过他还好, 整日都在湖中练刀不问世事, 但是旻宁这个摸过母老虎屁股的孩子就彻底成了名人, 杨四娘虽然严厉, 但是父辈们都知道, 二十年前的杨四娘可是杨家一枝花, 现在虽然四十多岁却风韵犹存, 不知道有多少裤裆里刚开始搭窝的孩子都把杨四娘当成爱恋对象, 青春萌动的孩子大多都对熟透了的女人有格外的欲望, 那些孩子都缠着旻宁问到底看到了啥, 这旻宁也端的是不怕死, 每次只要有人问那就说的吐沫横飞绘声绘色。

  “大吗?”
  “贼大!”
  “圆吗?”
  “又挺又圆!”
  “白吗?”

  “除了那一抹黑,都是白的, 跟他娘的雪一样!”
  旻宁每一次都能说的那帮孩子口水都恨不得流到地上, 有旻宁这个大嘴巴子, 整个杨家都知道又大又挺又白,这话传到杨四娘耳朵里, 那是又羞又恼, 趁着杨文广不在, 抓住旻宁就是一顿毒打。这一打可真的没留情面, 那把这家伙打的是鼻青脸肿。
  挨过打的旻宁趴在湖边跟个死狗一样,杨当国则小心的在给旻宁红肿敷着草药,碰到伤口的时候, 旻宁呲牙咧嘴的道:“ 当师父的不能给徒弟出头, 你丢人不丢人?”
  “你看了你爽了,现在怪我?”杨当国道。
  “也是, 不过别说, 师父啊, 我这几天做梦都天天梦到那天看到的, 贼他娘的刺激!”旻宁道。
  “别说了, 传出去还得挨打。”杨当国道。
  “挨打咋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不是?”旻宁道。
  ——被毒打一顿的旻宁非但没有收敛, 反而变本加厉, 胆大包天的他竟然在杨家放出话来了, 说他既然看了杨四娘的身子, 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老爷们, 他要对杨四娘负责, 不能毁了人家姑娘的青白。
  这家伙不但说, 还真的做了, 不但每天从宫中拿过来那些名贵糕点, 更是搜罗了几大箱的金银珠宝说是聘礼, 就丢在朱雀门门前。
  不仅如此, 他还用小东西小恩惠把孩子们都给收买了, 才几天功夫, 就连朱雀门的孩子都知道, 杨四娘是太子爷下了聘礼的夫人。
  杨当国实在看不过去了, 问道:“徒弟, 你玩真的啊?”
  “废话, 我以后可是皇帝, 君无戏言!”旻宁道。
  “你口味真重, 杨四娘都多大了。”杨当国嗤之以鼻。
  “身高不是差距, 年龄不是问题。”旻宁道。
  “你喜欢她什么啊, 那么凶, 杨家谁不怕她?”杨当国想起那提刀的杨四娘都感觉不寒而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