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79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若是以前让杨当国练刀, 他定然不肯, 不是不敢兴趣, 而是他知道,杨家之诅咒乃是玄学之人造就, 他要的是解救杨家, 但是杨家风水自己并无根骨学习, 那些道士又要杀自己, 又见到了那些道士对六爷的惧怕之后, 他决定练刀。
  青龙山的杀身之劫更让杨当国明白一个道理, 没有人在乎一个弱者的死活。
  求人不如求己,想要救杨家, 只有自己足够强大。

  无论是学玄学也好, 练刀也罢, 自己都要做到最好。
  所以杨当国练刀之坚韧, 让弯背老六都侧目相看, 杨延昭每每来探视看着遍体鳞伤的杨当国都分外心疼, 心疼之外也是欣慰, 看到练刀的杨当国, 他感觉他明白为什么从不收徒的六爷会收下这个孩子。
  因为杨当国和六爷一样, 心有执念。
  有执念也有怨念滔天。

  但凡抱着不成功便成仁之人多半都会成功。
  圣旨到杨家的时候, 杨延昭看的出来这个孩子的兴奋, 他也是发自心底的为这个孩子高兴,  杨当国稚嫩的肩膀上承受着远超于这个年纪孩子所要承受的一切, 家族荣光或多或少能让这个孩子轻松一点。
  这一日, 杨延昭陪着六爷钓鱼。
  杨当国在湖中耍大刀。
  寒冬腊月天。
  他要在水中不能激起一丝涟漪。
  还要用刀把六爷丢进去的那一条独眼金鱼劈为两半。
  杨当国已经在湖中两个月了。

  杨延昭虽然心疼杨当国, 却不曾对六爷说半句好话, 因为他知道要想达到六爷之成就, 杨当国必须如此。
  就在此时, 杨延昭忽然发现六爷收紧了鱼线, 看着湖对岸的两个人,  一人一身贵气扑面, 而另一人满头银丝, 满身阴冷之气。
  六爷收起鱼线, 眯着眼道:“让当国出来。”
  杨延昭感觉到了六爷的凝重, 叫杨当国出湖穿衣。
  对面两人已经走了过来。
  日期:2016-12-30 19:37:00
  弯背老六站起身挡在这二人身前。
  走过来的二人, 那满头银丝满身阴冷之气之人同样挡在那贵气扑面之人身前。

  六爷与他就这样望着。
  此时天降大雪。
  大雪却在离杨家五丈之上消融。
  杨延昭已经被这两股气机压的不能呼吸, 杨当国初生牛犊不怕虎, 这时候忽然拉了拉弯背老六问道:“ 六爷, 这俩人是谁啊, 我怎么从未见过?”
  “。”弯背老六说道。
  在弯背老六说话的时候, 那满头银丝的老者似乎瞬间轻松了一般呼出一口浊气。
  弯背老六点出对面来人身份的时候, 杨延昭只感觉全身不安。
  杨当国却眨巴眨巴眼睛问道:“你就是皇帝啊?”
  那贵人笑道:“还有人敢冒充朕不成?”
  杨当国跪了下来, 拱手道:“ 奶奶从小对我说, 当今皇帝是个明君。”
  那人笑道:“奶奶有没有告诉你我哪里明了?”
  “奶奶说, 能重用我太爷爷那样的贤臣, 能在我太爷爷死后钦赐金头, 看重为老百姓做事的官员而不是喜欢阿谀奉承阳奉阴违的大臣, 这就是明君。”杨当国道。
  那人哈哈大笑。
  弯背老六也呼出一口气。
  那人又看着弯背老六道:“可有意愿去宫中教太子练刀?”
  “懒散惯了, 乡村匹夫无规无矩, 还是罢了。”弯背老六道。
  “好, 那明日起, 让太子来这里找您, 跟你练刀!” 那人笑道, 说完, 他道:“小川子, 咱们走!”
  ——出了杨家, 嘉庆皇帝之喜溢于言表。
  陆小川问道:“皇上是看出我不敌那弯背老六才这么乐的?”
  嘉庆皇帝道:“那孩子跪我, 我高兴。”
  “每天那么多大臣跪您, 为何不见您这么乐?”陆小川问道。
  “跪与跪不一样。”嘉庆皇帝道。
  说完, 他叹道:“为官为君者, 自夸易, 民心所向难。”
  日期:2016-12-30 19:38:00
  嘉庆皇帝走后, 杨延昭已经满身冷汗, 他知道近日里加封杨当国为太子陪读之事, 却未曾想过皇帝会亲自来见杨当国, 在皇帝走后, 他才后知后觉的道:“六爷, 我也是吓住了, 圣上来了, 我俩都未曾下跪, 只有当国一个孩子跪了。”
  “他跪就够了。”弯背老六说道。
  杨延昭不解, 但是看着弯背老六一脸的凝重, 他也不敢多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大人不跪, 孩子跪就够了?

  “如今天下大势, 你怎么看?”弯背老六忽然问杨延昭道。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兴亡苦的都是老百姓罢了, 再说杨家有祖训, 不可为帝王家看风水, 所以这天下如何, 跟杨家都没有太大的关系。”杨延昭说道。
  说完, 他补充道:“ 不过依我看来, 虽然天下有大乱的趋势, 但是这清廷龙脉稳健未曾有乱, 不当亡, 所以这白莲教这帮乱民伤不了大清的根基, 不过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想必白莲之后各地揭竿而起之人不会少。”
  “假如这孩子有一天权倾朝野可取清廷而代之, 你杨延昭会作何选择?”弯背老六指着杨当国道。
  这一句话, 吓住了杨延昭, 他道:“六爷, 这话可不可乱说。”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弯背老六轻轻的说了一句, 之后一脚把一脸懵逼的杨当国踢入湖中道:“看什么看, 还不抓紧时间练刀!”
  杨延昭在那一刻忽然明白了六爷说只要杨当国跪了就够了的话。
  再看湖中的练刀的杨当国, 他轻声默念道:“真有那么一天, 怎么说你也是我徒弟啊!”
  ——第二日, 昨日那个满头银发的老人送来了一个身穿锦衣的孩子,  孩子年方十五六岁, 一脸的不情愿, 那老者则不停的念叨:“我的太子爷诶, 这是你皇阿玛的意思, 不是老奴要您老人家来的。”
  那孩子还要说话, 就看到了在湖面上凿冰的杨当国道:“喂小子, 你在干吗?”

  “我等下要去湖里练刀。”杨当国笑了笑道。
  “下水啊?”孩子问道。
  “恩。”杨当国回答。
  “我操, 你不冷啊?”孩子惊诧的道。
  “开始还冷, 习惯了就好了。”杨当国道。
  “陆小川, 不是说我也要这大冷天的跳水里练刀去吧? 哎呦我操陆老头你人呢! 敢开溜?!” 孩子看着身后空无一人的走廊骂道。
  这时候, 走廊外那个满头银发的老人声音传来:“ 太子爷, 你皇阿玛说了, 你要是偷懒不好好练, 就把你关在珍宝馆关一年!”
  “算你狠!”半大孩子骂道。
  杨当国凿冰, 这孩子就在湖边百无聊赖的样子,最后干脆搬了个长凳坐了下来, 估计是嫌冷, 又去找了一堆木柴在凳子边上升起篝火, 对着杨当国道:“小子, 能抓条鱼上来么?”

  杨当国也听话, 竟然真的潜入水中, 抓了一条肥硕的大青鱼上来, 开膛破肚之后交给了这个孩子, 杨当国问道:“你是太子啊?”
  “正是本太子, 我说原来你知道啊, 见到本太子还不下跪?”孩子拿木叉叉着鱼架在火上斜眼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