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7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这些,楚天齐不禁一阵苦笑,自己没必要替彭少根操心。固然彭少根舍本求末,但如果对方再次派自己外出,假如还派去首都,自己总不能再造出一个“去活动”的舆论吧。虽然对方手段并不高明,但却也真够阴的。自己又该如何应对呢?
  “叮呤呤”,铃声忽然响起。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不由一楞:又有什么事?
  成康市委楼下,众常委悉数在场,都在望着来车方向,都在等着既将到来的定野市领导。
  在上午九点半左右,成康市委常委、副市长、党组成员等都接到了党办主任严于宙的电话。严于宙在电话中说,市委薛书记要求,上午十点在市委七楼第三会议室开会,所有市委常委都到市委楼下迎候。
  所有人,尤其市委常委们听到这个消息,第一反应是定野市委组织部来人了,这种模式和以往几次完全相同。楚天齐当然也持此种想法,同时内心也多了一些期待和忐忑。

  看看时间已经很紧,楚天齐马上下楼,到了市委楼下,当他赶到的时候,其他常委包括书记、副书记几乎也都同时到达。并且他还发现,仍有一些副处人员匆匆忙忙的进到政府楼内,显见这次接到上面通知已经很晚。
  可能是时间紧迫,也可能是感受到了事情不同寻常,还可能是触动了内心的想法,几乎现场所有人都神情严肃,有些人甚至还很紧张。楚天齐注意到,彭少根面色异常严竣,但他知道,对方内心一定很不平静。
  时间已经过了十点,人们也在楼下站了二十多分钟。尽管严于宙已经打探了好几次,甚至有一次还到了政府楼前面,但并未带来“车来了”这样的消息。
  今天的天气不错,格外晴朗,因此太阳也就很毒。尽管大家站在玻璃雨罩下,尽管不会被太阳直接照到,但经过玻璃的折射,温度更高,也更闷热。好多人脸上都汗津津的,甚至形成了成串的汗珠。
  相比较而言,楚天齐要好的多,这既是因为他经常习练武功,对冷热的适应性本来就强;也因为他经常下工地、到野外,对太阳的适应性更强了一些。其他那些人中,薛涛和江霞要好一些,因为两人已经适时退到了大厅屋门里。剩下的常委则就差了好多,他们既没有楚天齐的适应性,也不能像那两名正处领导一样退到楼内。当然也没有他们进楼的机会,那两名女领导就站在门口处,已经把楼门封住了,哪个人敢要求二人让开呢?

  严于宙又一次出发了,再次到了政府楼侧面的拐角处。这次他干脆不再及时反馈信息,而就站在那里等着。楚天齐发现,严于宙正好站在东侧墙根下,那里有楼房形成的阴影,既能凉快一些,也不至于再次无功而返。他还发现,现场好多人也关注到了严于宙的位置,甚至有人喉头动了几动,显然是羡慕不已。
  楚天齐之所以左看右观,主要是他心里没底,他不知道今天究竟是什么事,会有什么人来,他想从人们的脸上看到答案。但事实证明,他的努力是徒劳的,因为所有人都是一副焦急神色,至于是因为久等不到还是因为其它就不得而知了。
  抬手看了看表,已经十点半多了,楚天齐不禁纳闷:难道出了什么事?中间有变故?
  “来了,来了。”严于宙终于喊出了众人期盼的声音,并一路小跑的向市委楼奔来。
  一辆黑色“帕萨特”出现在拐角处,快速向市委楼驶来。
  楼门口等候的二位女领导,立刻踏着紧凑的节奏,来到了众人前面。
  楚天齐注意到,副驾驶坐着人,但有前挡遮阳板挡着,而且汽车速度很快,根本就看不到人脸。但从那人的白色半袖看,应该是个男人。这是定野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尹红波的专车,可是车上却坐着男人,楚天齐不由心头一沉,意识到情况不妙。其实他没有注意身旁,旁边有人的表情更为丰富。
  “帕萨特”停在楼房雨罩下,众常委站立的位置正对着汽车侧面,根本看不进车里,也看不到副驾驶位的人。
  薛涛满脸堆笑,拉开了右后侧车门:“尹部长,百忙之中莅临指导工作,我等万分高兴。”
  尹红波缓缓探头,从车上下来,伸出右手:“谢谢薛书记,谢谢大家,让大家久等了,大家辛苦了。”
  “不辛苦,应该的。尹部长才是辛苦。”薛涛马上摇着对方右手,替众人表态。
  虽然每次基本都是这几句话,几乎语气也差不多,但却都得说,不说就是失礼了。这可不仅仅只是礼数不周那么简单,稍不注意就会出大事的,谁都不敢疏忽,薛涛就更不例外了。
  就在二位女领导刚刚寒暄完毕之际,副驾驶门推开了,一只黑色系带皮鞋踩在了地上,紧接着一个谢顶的头部探了出来,随着另一只皮鞋落地,一个身材高瘦的男人站在车旁。男人身高在一米八以上,头发谢顶很多,眼角满是鱼尾纹,年纪大约五十岁左右的样子。
  刚才注意到副驾驶位不是尹红波,而是一个男人的时候,楚天齐立刻就想到这是市长人选,心中顿觉失落。转念一想,他又想到了另一层,也许是来接替副职的,便又燃起了微弱的希望火苗。可是看到这个男人,楚天齐心中仅有的一点希望破灭了,对方不可能来接替副职,没听到对方有犯错被降职一说。对方不是别人,正是楚天齐在许源县时的老上级,原常务副县长、代理县长,后来升任县长的魏铜锁。

  尹红波适时说了话:“薛书记,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魏铜锁同志,马上就是成康市一员了。”
  薛涛马上伸出右手,热情的说:“欢迎魏铜锁同志。”
  魏铜锁握住对方右手,微微颔首:“请薛书记多多关照。”
  “互相帮助吧。”薛涛很谦虚。
  在薛、魏寒暄之际,定野市委组织部干部二处干事厉爱佳也下了车。
  在介绍与江霞认识后,尹红波等人去乘坐一号电梯,其他人则进了二号电梯。
  成康市委楼七楼,三号会议室。
  时间马上就到十一点了,但主席台上的位置还空着。

  主席台下,坐在前排的七人一言不发,更没有交头接耳,但人们都清楚,他们内心一定不像表面这么平静。的确,人们真的无法平静,虽然最终结果没有揭晓,但人们已经意识到,就差一个既定程序了。
  和第一排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后面坐着的那些人则是三、两人一伙,不时叽叽喳喳着,整个屋子里都是“嗡嗡嗡”的声音。
  过去的这几年,只要常务副市长一进来,那些私人小会就会立即停止,最起码没人发出声音了,顶多也就是递个眼神或是在纸上交流着。可是今天却没有遵循这个惯例,人们明明看到了彭少根进屋,但却像没那么回事似的,该交流还交流,甚至有的人声音还更大了一些。显然,人们已经知道了刚才楼下的一幕。
  日期:2017-12-24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