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19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立刻意识到这一定是找田甜了解情况的,公丨安丨人员来不能拒绝。虽然田甜刚好,但还是怕再次刺激到她。
  公丨安丨人员一进门就问道,“谁是田甜?”
  田甜被突如其来的丨警丨察感到惊奇,但一会儿就恢复了淡定,“我就是,请问你们是来问我家里那具尸体的事吗?”
  我被田甜这句话震惊了,看来她彻底回归现实了,也知道公丨安丨人员来找她的原因。

  之后公丨安丨就询问了田甜的一些情况,当然具体内容我们都没在场,后来我通过臧琳才知道,公丨安丨人员已经把田甜的表哥尸体进行了尸检,确认没有外伤及中毒的情况下,已经送至殡仪馆。
  当然我能猜到丨警丨察是怎么询问的田甜,果然两天后,田甜就给我打电话来,请我再去趟她家,说有事找我。
  小虹听说我又要去田甜家,开玩笑的说,“这次去了,恐怕回不来了吧?”
  我笑笑说,“这个黑衣女人可回归现实了。”
  到了田甜的老宅,我一进门被老宅的景象惊呆了,一切都变了样,屋里设施都换了。
  田甜见我来了,高兴的说道,“林老师,看我布置的新家怎么样?”

  我看了看屋内设施,除了粉刷的墙体外,还更换了部分家具,我不知道田甜这样做的动机,但至少能感觉到她要与旧生活再见了。
  “非常漂亮,比以前更加温馨了!”我只能这样夸奖她。
  田甜告诉我,殡仪馆已经联系她了,让她去签字。但她一个人又不愿意去,希望我能陪同。
  我当即答应田甜一同陪她去,但田甜说她想再看一眼表哥,也算是最后为他送行。
  哎,我真为这个女人的痴情所感动。虽然是发生在近亲之间的恋情,在当今社会真是难以寻觅。
  我开车和田甜去了殡仪馆,履行完手绪后,田甜迟迟不敢签字,她一再告诉我,可能签下字后,表哥可能真的就要离开她了。
  我怕再勾起田甜的伤心往事,最关键的是万一再犯病,那可真就没救了。
  我劝慰田甜,人死不能复生,总让表哥一人在这呆着也对他不公平,还是早早让表哥上路。
  田甜的眼泪不停的流着,我能体会到一个人的伤心。我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田甜轻轻地抚摸着表哥的头部。
  田甜表哥火化完,我又陪她到墓地进行了安葬,然后回到老宅已经是傍晚时分。
  刚走到大门口,田甜突然站住了,“林老师,我不想在这住了,我想回到我的家。”
  我这才知道,田甜还有两处房子,一处是父母留下来的,一处是父母给她买的。
  “我同意你的想法,暂时先别在这住了,以后想来时可以看看。”我安慰田甜说。
  送到田甜另一处房子时,田甜的许多同学都在门口等她,这是我之前让吕大安通知的,必竟田甜刚刚治愈,不能再受刺激了,如果再患上虚幻症,那就前功尽弃了。
  我开车回家时,已经是午夜时分了。回想小店开业,第一单生意,我为自己所做一切无悔。
  吕大安这两天经常埋汰我,说我是费力不讨好,别说挣到钱了,光医院的治疗费都是我出的。
  我没在意,只要能把田甜拉回到现实,我就成功了。
  后来,我听说田甜去了南方,再后来又去了外国。从她同学口中得知,她还找了一个台湾人做老公,我真心的祝福她后半生幸福快乐。
  这天我刚到店里,小虹就笑着对我说,“仓哥,有你的汇款单。”
  我拿过了一看,居然有五万元,我不知道这是谁寄来的,只是从地址上看写的是香港某地,我想这会是谁呢?
  吕大安听说我来汇款单,就问我是怎么回事,我也纳闷啊。实在不行就不取这钱,钱就自动退回去了。
  “不会是田甜邮来的吧?”吕大安这话真提醒我了。
  又过了两天我手机来了条短信,是一个陌生号发来的,落款是田甜,我才知道钱真是田甜汇过来的。
  田甜在短信说,她非常感谢我对她的治疗,使她又获得了新生,说这些钱是欠我的治疗费,还欢迎我来香港和台湾玩。
  对于田甜能够抛弃虚幻,回归现实,我很高兴,虽然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但总算实现了目标。
  后来我这单生意也成就了我的店,终于在省城打响了,很多人把我传得神乎其神,有的说我为了治疗,伴尸半月,反正说啥的都有,有的传言邪乎的让人发笑。
  吕大安调侃我,说这功劳也应该有他的一半,我说当然有,而且以后再碰到这恐怖的事,还要他参与。
  这两天我一直在思考,人与人之间情感到底是什么样因素组成的,就如小虹所说的那样,她很佩服田甜。
  田甜为了爱,承受住了接连丧失亲人的痛苦,本想有一线希望能把爱的人留在身边,但没成想表哥也离她而去,这让她无法接受这个现实,整个情感就处于虚幻之中。
  人与人之间的情感、物质、**组成了尘世,田甜只保留了一份情感,如果没有厚实的家庭物质条件,那田甜将变成什么样,我无法断定。
  俗话说打一仗,长一次经验。以前那种固定的疏导方式,既死板又无法走近一个人的内心世界,效果当然不好。

  我和臧琳和小虹总结一下这次疏导的经验:无论客户是什么样的人,既然签定了合同,就应该为人家负责;无论遇到什么情况,既使不能接受人家,也不要表现出来,需要耐心更加耐心。
  对于这次首单疏导工作,虽说没挣多少钱,但使我明白一个道理:做什么不能缺良心,不能因为挣钱,把最起码的良心吃掉。
  换种角度讲,如果把田甜抛弃掉,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毕竟在那种恐怖的环境里,谁都会选择退却。
  情感疏导师还要有一种责任感,就是对客户要有最起码的责任,不能人云亦云,要坚持自己的主见。

  不过回过头来看,首单生意没挣钱,但至少是很顺利的。我对吕大安、小虹他们讲,以前有的心理咨询师在碰到这样的问题时,只是一推六二五,推到了医院,致使有客户丧失了最佳时间而失去生命。
  还有的当时就在咨询过程中出事,但我们这次却及时抓住田甜的问题而迎难而上,应该说方式方法是正确的。
  一次很完美生意不亚于一场免费的广告,对于田甜的治疗成功,她也在自己朋友圈内宣传,也有人听说这件事,专门来店里打听。
  有很多人都来咨询疏导的方式,但有的人还是只限于传统的方式,你问我答,但真正的后续跟进工作没有,这就制约了疏导的成果。
  小虹劝我,不防来一个体验之旅,让客户先体验这种方式带来的惊喜。
  我不同意小虹这种想法,情感疏导工作有其特殊性、隐蔽性,更确切的说私密性很强,只要确定了方式,就要进行下去,这可不是随便实验的物品。
  日期:2017-01-16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