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18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田甜沉思到,“他会支持我吗?”

  “会的!相信他,也要相信我们!”吕大安在一旁说道。
  ***!这次吕大安插的话还算得体,没有冒泡穿帮。
  在我和吕大安轮翻劝说加忽悠下,田甜很高兴的接受了我们第二步的疏导计划,我在等着医院同学来接田甜,并告诉她这是我带的团队,我也会不定期去看她。
  我和田甜谈妥了计划后,这个女人显得非常兴奋,急忙上楼就收拾日常用的物品,而且不停的问我,那边缺什么少什么,而且还说那边冷不冷,我和吕大安只有不厌其烦回答她,不一会儿,她已经准备了满满的一大箱东西。

  我告诉田甜到时缺什么及时告诉我,一定会给她送去的。至于老宅就要封闭一段时间了,因为我之前防止她在第二步治疗中回到老宅,所以就把老宅封闭的事写在计划了,并且哄她说,封闭只是暂且离开,只是给心情与情感的一个放假,并不是分分钟钟的厮守才是最深的情感。
  没想到田甜很赞同我的说法,这说明她还不完全沉浸在虚幻中,她能找到情感疏导师,一方面也能看出来她对现实有所憧憬,所以及时帮助她彻底走出虚幻的世界是当务之急,要不时间再拖的太长,那后果不堪设想。
  下午三点多,我同学就给我打电话,问我能不能过来,我说可以了,并且嘱咐他一定要穿便装,可别穿医院的白大褂,我看着都有压抑感,别说让田甜看到了。
  吕大安也打电话让臧婉去接我同学。吕大安也把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哎,总算离开这个恐怖老宅了,没想到我们伴着死尸一周时间!”
  我让吕大安小点声,可别让田甜听到了,在田甜眼里,那根本不是尸体,那是她至亲至爱的人。

  过了一个多小时,我听到门铃响了,我猜一定是臧婉带我同学来了。我正要去开门,这时田甜飞快从楼上跑了下来,“我去开!”说完就去了院子。
  来的人正是我同学与臧婉,不过同学还带了个女助手,到了后先把田甜那沉重的箱子装到车上,我和吕大安则拎着包打车回到店里。
  一进门,小虹就高兴的问我们两个,“欢迎两位帅哥光临,怎么样啊?陪伴寂寞少丨妇丨,心情一定大好吧!”
  吕大安回了句,“好个鸟啊!老恐怖了,快折腾死了,你们要是去了,非得把你吓得半死!”
  小虹和臧琳不理解,就问我和吕大安怎么还吓着了?我就把发生在田甜家里那些恐怖事情给他们说了一下,小虹和臧琳听的都目瞪口呆,张大嘴巴,半天没说出话来。
  我想这两个女人肯定听了这些事情吓坏了,就赶紧说,不要对外面人瞎说,必竟这是人家的**。
  小虹似乎害怕之余还表现出兴趣了,“仓哥,啥时带我去看看呗!”
  吕大安笑着对我说,“大仓,要不就叫小虹去老宅陪那具男尸住一夜吧!”
  “别瞎说!现在很多事情都是个迷,等到我们调查完后,还得拉着那具尸体去殡仪馆,你们都不要瞎说啊!”

  我怪吕大安多嘴。但小虹依然兴趣不减,“我真的对那位黑衣女士佩服了,看看人家对感情的专一度,再看看你两个!”
  我笑笑说,“我也很专一,什么事都能承受,不信可以问小琳!”
  我用余光看了一眼一旁的臧琳,她害羞的低下头。
  吕大安笑着说,“我更专一,对吧小虹!”
  我告诉他们先不开玩笑了,剩下的时间抓紧展开对小虹的外围情况调查,看看到底他们家还有什么亲戚朋友,必竟火化得用亲属签字,并且进一步了解家族病的事。

  我把这件事进行了详细的分工,小虹主要去调查田甜家的亲属情况,并把了解一下死后为什么不火化的事。
  我让吕大安去联系殡仪馆,随时进行火化。臧琳去公丨安丨局调查田家有没有失踪人口。我呢去看看田甜在那边的情况,可不能把她扔给做医生的同学不管了。
  话说田甜到了江北的那处房子后,我那同学就给吃了一种专治虚幻的药,我知道这种药物治疗只是辅助作用,但我那同学说,他的导师说这种药很神奇,在外国用的比较普遍。
  田甜除了药物治疗外,也加入很多治疗方式,比如让她安静的看书,没事时可以在周围玩玩。主要让她完全回归现实,还有许多方式,我准备还要让她的同学,以及小时候的同学都来接触她,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把她从虚幻的境界拉回来。
  小虹的调查有了初步进展,调查到附近还有田甜一个远房的舅舅,这个人说当时他们家得的怪病,并不是什么怪病,而是一种家族遗传病,所以都相继死去。
  但田甜的父亲可能不是因为这种家族病而死的。小虹告诉我,田甜的那个表哥死后,的确是田甜当时送到医院的,只不过后来死后怎么火化的,田甜那个远房的舅舅就不清楚了,而且小虹也从田甜那个远房亲戚那里得到了田甜在小学、初中、高中以及省城那所大学信息。
  我想必须找到田甜那些要好的同学,找的越多,才能把田甜从虚幻的记忆里彻底拉回来。
  我列了一个详细走访路线,我知道单靠小虹一个,很累,我决定与她分头去找,当然包括找田甜当年的老师。
  很多事情只要过细调查就会有结果,臧琳在公丨安丨局也查到了,田甜姥爷家并没有失踪人口,都是死亡证明。那就是说可以排除凶杀案的可能,总算心里落下一块石头。
  不过臧琳告诉我,田甜的表哥无论是正常死亡还是他杀,都应该先报案,毕竟时间太长了,如果私自把尸体拉到殡仪馆,人家也不会给火化。
  我认为臧琳说的正确,但现在田甜还没有彻底从虚幻中解脱出来,也没法调查,就是把尸体拉到殡仪馆她也不会签字的。
  正当我一筹莫展之时,医院同学打来电话,“大仓,有转机了,田小姐好像意识很清楚了,你马上过来一趟吧!”

  我立即开车去了吕大安在江北的房子,一进房间,田甜就问我,“林老师,我想问一下,我怎么到这来了?”
  看来田甜还能认出我来,难道她的病是界于虚幻与现实之间?
  “田小姐,你还记得我们研究的第二步计划吗?”说完把当时第二步疏导计划拿出来让她看,我看到安静的闭上眼,没再说话。
  医院同学告诉我,田甜这种状态就是我刚才所猜测的界于虚幻与现实病症,不过还好,限入不深,如果再继续下去,有可能会危机生命。

  我问同学能否治好,同学告诉我,创造任何可以走入现实条件,她就能回到现实。
  田甜重新回归现实了,得知这个消息,我非常高兴,即刻与吕大安开车去了她在江北治疗的房子。
  一进门,田甜握住我的手说,“太感谢林老师了,让我回归了现实,我将重新面对生活!”
  “田小姐,我们相信你会回来的,你需要我们做什么的尽管说。”我笑着对田甜说道。
  我和田甜谈着她将来的打算和目标时,吕大安从门外进来,趴在我耳边对小声说,“公丨安丨局的人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