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126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菲道:“我听我爸说,那几年流行出国,好多人都从云阳口岸偷渡出海,有的去了韩国,有的去了美国,还有的去了东南亚,我爸带着我随便上了一艘货轮,本来是要去澳大利亚的,谁知在日本函馆港口临时停靠,我们就下了船,荫差阳错来了日本,就在此住了下来。”
  乔菲说得没错,对这件事还是记忆犹新的。九十年代末期,云阳市不过是个小港口,很多人靠打渔为生,经济相当落后。一些有眼光的人为了寻求更好的发展机会,加上那段时间鼓吹国外的月亮圆,纷纷选择出国赚大钱发洋财。
  那时候港口管理松,多数人选择了偷渡,只要花很少的钱就可以出国。那阵子正值1258厂面临倒闭之即,一部分职工加入了出国淘金热。袁野的父亲在旁人的鼓动下动了心思,非要拉着我爸一起出走。
  我爸刚刚经历了丧妻之痛,且没心思出国就没走成,而叶雯雯的父亲正是在这个时候去了美国。如果不出意外,乔菲她父亲也是在那年走出去的。
  因为要出国,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大部分人把妻儿留在国内,独自一人跑出去了,想着将来赚了大钱再把妻儿接出去。也有的带着孩子出去的,为了能让孩子接受国外的教育。还有直接抛弃家庭跑出去的,前景看似很美好,不过在后来的发展令人扼腕叹息,唏嘘不已。
  一部分人在国外混得确实相当不错,靠着倒腾货物或者简单粗暴的粗活一步步混了起来,不仅在国外买了房,还拿到了绿卡,成为永久居民。然而,与之而来的离婚率暴涨。
  在家苦苦守候的家人盼望着男人发了财回来接她们,好不容易等回来了却是离婚的消息。还有的直接在国外娶妻生子,一去不复返,再没有回来过。
  乔菲的家庭很有可能也是偷渡大军其中之一,不过她说是母亲抛弃了他们,情况有些复杂。我并不打算刨根问底,道:“那你想她吗?”

  乔菲流露出倔强的表情,斜视着天花板道:“怎么说呢,我和她几乎没什么感情,但她却生了我。如果说不想是假的,经常做梦都梦到她回来,可记忆里总是模糊的。我也特别恨她,既然把我带到这个世上,为什么要抛弃我?假如她还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找到她,我一定会问问她。”
  比起我,乔菲的人生经历更加悲惨。但这是那段历史造成的,似乎没什么理由评判是与非,更不能用对与错来衡量。我道:“也许你母亲有她的难处,我想她一定很后悔,这些年也一直苦苦寻找着你,将来有一天,你们迟早会见面的。”
  乔菲摇摇头道:“我不希望那一天会出现,就当她死了。见了面又怎样,能弥补我这些年缺失的母爱吗,不,我已经不需要了。现如今,我父亲也不在了,剩下的时间只为我而活。”
  “你能这样想就对了,为自己而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那你父亲的债全部还清了吗?”
  乔菲点点头道:“全还清了,也算给他一个交代吧。欠你的钱我会尽快还上,给我一点时间。”
  我拿出大男子主义豪爽地道:“不急,我借的袁野的,你见过的,是我铁哥们,他有的是钱。”
  “那30万美元又是谁的?”
  我转动眼珠子撒谎道:“也是他的,他怕我不够,来的时候带着现金。”

  “出国还让带这么多现金?”
  一下子把我问住了,第一次出国压根不懂这些,含含糊糊答了不上来。
  乔菲并不打算给我普及知识,埋头自顾吃了起来。
  吃过饭,她道:“第一次来日本吧,待会我带你出去转转,去领略下北海道风情。然后明天你就回去吧,很谢谢你能过来帮我,这份情我领了。”
  听到她赶我走,我心里不是滋味,道:“我请了一周假,过两天再回也不迟。”
  “那你请便吧,不过我陪不了你,因为我明天就出去找工作。”
  “啊?你真不打算回云阳了?”

  乔菲苦笑了下,摇头道:“那里不是我的家,这里才是。虽然我不是日本人,但自幼在这里长大,早已融入了日本的生活。上次去云阳是迫不得已,现在债务还清了,我没必要东躲西藏了。”
  听到此,我有些怅然若失,眼见燃起的爱情之火就要熄灭,难道我们俩正如她说有缘无分吗?
  下午,乔菲带着我在美瑛町小镇转了一大圈。五彩之花,是这个小镇的灵魂,随处可见的花海在蔚蓝的天空下更显得璀璨迷人,憨厚可爱的稻草人,富有时代感的电轨车,干净整洁的街道都不忍心踩一脚,到处都是景,如果了无牵挂,真舍不得离开这里。
  然而,岁月总是斑斓的,时间就这样在指尖匆匆流过,都来不及回味蜗牛爬过的痕迹。想到明天要走,多么希望时光走得慢些,让我和她多待一会儿。
  乔菲带着我爬到小镇对面的田埂上,站在高处俯瞰如波浪般层层叠叠的花海,不由得心旷神怡,沁人心脾。要不是昨天下了雨,我真想躺在花丛中嗅着醉美的芬芳感触大自然的馈赠和美妙。
  我摘下路边的一朵小野黄花递给乔菲,开心地道:“送给你。”
  乔菲犹豫片刻,还是接了过来,手指捻动枝干,迷离的眼神眺望被红色染红了的天空。坐在路边的长椅上,一阵微风拂面掠过,飘逸的长发胡乱在脸前轻扫,遮挡不住高挺的鼻梁和性感的嘴唇。素颜下的她没有了锐气和张扬,更像是邻家女孩。
  我挨着她坐下来,发尾散发出的淡淡香气撩动悸动的心。她的手在腿上放着,我很想探过去抓在手心,哪怕只有一秒钟,这趟日本之行没有白来。
  我思绪异常频繁活动,耳边出现两个声音在左右着我的行动。乘着她望向别处时,我颤抖着手慢慢伸过去,眼见要触碰到她的手背,这时,一连串自行车的铃铛声由远及近传来,我匆忙抽回了手。
  一个戴眼镜的男子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驶了过来,小女孩坐在自行车后面摇晃着双腿哼着小调,而男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尽显慈爱。
  看到这一幕,乔菲脸上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尤其是眼神,眼睛不眨地看着小女孩,嘴角微微上扬,似乎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她哼着什么歌?”
  “日本童谣,《少年的黄昏》。”
  “哦,歌词大意是什么?”

  “虽然我们还未曾看到过未来,但总有一天会到达彼岸……久石让写的一首很励志的歌曲。”说着,跟着小女孩一起唱了起来。
  小女孩听到有人和她一起唱,开心地咧着嘴笑了起来。从自行车跳下来走到乔菲跟前说了一通,乔菲蹲下身子摸了摸她的头,在额头上亲吻了一口。脸上绽放的笑容是我见过最美最打动人心的。
  我虽然听不懂日语,不过从肢体和表情传递出来的情感不需要用语言来描述,乔菲一脸欢心摸着小女孩胖乎乎的脸蛋,这要是在我父亲眼里,绝对是一幅好的摄影作品。题目我都替她想好了,就叫《花漾》。
  日期:2017-12-24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