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39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那些保镖背后非议你,被少爷听到了……全是跟随少爷好多年的保镖,全被流放到边区、边境,去干最重最累的活了。”
  薄家的企业遍及全球,全世界各个角落都有他的势力范围。
  “少爷为你准备了好多礼物,都是他亲手做的……你能想象一个大男人拿着针线做女工吗?他的手指扎了几百次,绣出来的歪歪扭扭……他生自己的闷气,那样子让人超心疼。”女佣想起那个画面,心疼地摇了摇头。
  黎七羽楞了一下,拿起那个抱枕,找到LB的字母,她看着好像很简单的绣字,薄夜渊居然绣了那么久?
  小佣人说,薄夜渊绣坏了很多,像蜈蚣一样歪斜,他都不满意。
  这个是最后的成品,看起来工整漂亮。
  黎七羽的眼泪涌出来,她以为用机子压去的,几分钟搞定的,他都花了心思。任何小细节他都用了心,只是她看不到。

  “你说的都是真的?”她低声问。
  “我骗你又不会涨工资……倒是少爷心情不好,我们都跟着遭殃。所以我好希望你回去,你在的时候虽然对我们下人也不好,可少爷至少正常啊。”佣人吐了吐舌头,“看到他常常自虐,我们也不好受。”
  “他自虐?”黎七羽扬起头,眼眶发红。
  “少爷难受的时候,把自己关在健身房狠狠地锻炼,一整天不吃不喝地联系,拉肌肉弄折骨头也不顾。有时候跟保镖切磋武功,被打得全身是伤……”
  黎七羽想起薄夜渊身的确有很多浅浅的伤疤,她从来没问,没想到每一道的来历都与她有关。
  “少爷真的很爱你……只是你总是让他伤心难过。医生说他有狂躁症,病因应该在你这里,能左右少爷情绪的只有你。”佣人喋喋不休地说着,“医生说,能治愈他病情只有两种方法,一是远离毒源,避免再被刺.激加重病情;二是心病心药医,少爷的良药苦口是你咯。”
  黎七羽记得薄夜渊说过他有病,她以为是他胡诌的,根本没在意。
  他已经病重到要看心理医生的程度了吗?她虽然说过他有病让去看心理医生,他叶回答说他看过……她以为只是抬杠说说,谁知道是真的。

  “黎小姐,千万别告诉少爷是我弄哭你的哦。不过看到你会哭,我放心了……至少你心里还是有少爷的。”
  黎七羽重重地闭了下眼,抬手擦了擦眼睛,一只手机递过来。
  “想少爷的话,给他打电话啊。”
  黎七羽赫然抬头,看到小佣人胖胖脸的笑意,很温暖。
  “我看你一直很担心,你可以直接问,你的电话少爷不敢不接。再说了,少爷说不定一直在等你的电话呢。”小佣人收拾着剩下的晚餐,“你离开那一年,少爷攥着手机每天都在等,生怕错过你的电话。”
  每次电话响起薄夜渊谁都还积极,不管在做什么都可以打断,手机第一时间拿出来看……
  黎七羽接过手机,耳边蓦然响起薄夜渊低沉的嗓音:
  【主动权一直都是你的。从来是我找你,我求着你,我舍不得你。我给你打电话你接起来的成功率是百分之一,如果你打给我成功率一定是百分百。可你这个狠心的女人,连电话也舍不得给我打一个!】
  黎七羽划开通讯录,他的号码她看过千百遍,却连一次拨出去的勇气都没有!
  【黎七羽,不要丢弃我,我不奢求你在这段关系里主动一点,你别推开我行。】
  黎七羽按下拨通键,接通的嘟嘟声,每一次都击打着她的心口。
  她竟然会超级紧张……心脏还感觉窒息得有些喘不过气。
  电话接通,她脑子一片空白,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薄夜渊焦虑低沉的嗓音传来问:“出事了?”
  “没有……”
  “别骗我,没出事你怎么会给我电话。我现在派人过去,出了什么事?”薄夜渊一边说着,在叫雷克的名字。

  “真的没有,没出事我不能给你电话吗?”黎七羽局促地抱紧了枕头。
  小佣人笑眯眯地说:“我什么也没听见,我听不见……我去洗碗了。”
  “……”黎七羽。
  “你想什么时候打都行!”顿了顿,薄夜渊迟疑地道,“你从来不给我电话,我以为你找我是出事了。没有好,你注意安全,我不会让你有事!”
  黎七羽一下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气氛有些尴尬有些僵。
  “你吃饭了没?”“晚餐有没有多吃点?”
  两人的声音一起发出,前者是黎七羽。
  “你太瘦了,要多吃晚餐。”薄夜渊低沉嘱咐,“我派过去那个佣人用的还行?她要是让你不爽,我另外给你找一个。”
  看那个小胖子很机灵,他才选了她,派过去以前再三警告不准说他的坏话,照顾好黎七羽让她开心点。佣人点头如捣蒜说绝对超额完成任务。
  “我吃过了……你呢?”黎七羽从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么无聊的对白,她却每个字都扎在心,紧张得手心冒汗。
  薄夜渊低沉:“你吃过,我吃过了。”

  “不行,你必须吃东西。你是不是忙了一整天都忘记吃?现在去吃饭,听见没有?”
  薄夜渊低沉的气息从那边传来,他没有说话,但那种沉默让彼此都仿佛被抓住了心。
  他没有听错么,这个带着命令口气在关心他的女人,是黎七羽?
  她什么时候在乎过他有没有吃饭,他算跪着玻璃渣在她面前死了,她也不会看一眼。
  “黎七羽,你是不是又想走了!?”薄夜渊哑声起来。
  “没有,你怎么会这样想?”黎七羽抱着枕头甜蜜地笑了一下,“你派了那么多人包围着LK,我跑的掉吗?”
  北堂枫还没有恢复意识,北堂庄园那么没有一丝动静,薄夜渊派人一直在观察的……
  他稍稍放心:“你要等我。”
  “好……你今晚什么时候回来?”她期许地问,那种他才离开她开始狠狠思念的感觉,将她缠成茧。

  “我这边还有事要处理,今晚不回去了。”
  黎七羽瞬间沉默。
  那边雷克在报备什么,薄夜渊冷淡应了几声,对她说:“我挂了。早点休息?”
  黎七羽一下从沙发坐起来,好多话涌到喉头,竟发现自己像个哑巴:“……嗯。”
  “黎七羽,我想你。”
  她原本失落的脸,突然又笑了起来:“……我也是。”
  “你说什么?!”正准备挂线的薄夜渊蓦然吼了一声。他~妈~的是幻听吧?
  黎七羽的脸颊忽然红了起来,紧紧皱着眉,异常艰涩地说道:“薄夜渊,我想你。”
  趁他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她慌忙挂了电话,仿佛是地雷一样丢开很远。

  只是一句我想你,有那么难以启齿?她以前调戏薄夜渊时……什么话说不出来?
  日期:2017-12-24 06: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