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37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砰砰砰”,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薄夜渊低沉的嗓音响起:“七羽,开门。”
  叶之璐大惊,黎七羽面无表情地僵凝着。
  薄夜渊等了一会儿,见门还没有开,自己拿钥匙打开门:“七羽,我进来了。”
  叶之璐七手八脚地擦着泪水,惶恐地看着他……

  薄夜渊可怕的目光落到她脸,变得厌烦极了:“滚出去。”
  叶之璐慌乱地下床,薄夜渊几个大步走来,弯腰抱住黎七羽。
  “你们不睡觉在聊什么?是不是说我坏话?”薄夜渊很担心,隔着门听到里面模模糊糊有讲话声,但听不太清楚。
  黎七羽僵凝的表情让薄夜渊更担心:“你敢乱讲我的话?”
  “我没有……”叶之璐摇头,手里攥着链子,“只是七羽发现了我戴着这条链子,有些误会,我想还给她而已。”

  薄夜渊看到那条收敛,眼眸倏然一缩,表情更差了:“谁让你戴着的!!”
  “薄帝,你忘了吗……是你让我戴着,还说永远不许摘下来。”
  薄夜渊发怒的脸一怔,像被自己挥出去的剑狠狠地刺了一刀。的确是他说过的话,他当时被黎七羽气得不清,万念俱灰。
  “滚!”他恼火道,“别再让我看到你那张厌烦的脸!”
  黎七羽在他的怀里终于有动静了,挣扎地问:“薄夜渊,是你送给叶小姐的手链?真的是你让她戴着不摘下来?”

  “……”薄夜渊害怕得像捧着一颗丨炸丨弹地小心翼翼,“我当时被你气到了。说的气话也算数?”
  “那你对叶小姐还说了多少气话?”
  叶之璐离开房间,小心地关门。
  薄夜渊端起她的脸,吻她的额头:“她到底说了什么?女人的嘴你也信?她敢在你耳边胡说八道,我绞烂她的嘴。”
  “叶小姐什么都没有说……她敢说什么?如果你心里坦荡,你怕她会说什么?”黎七羽幽静的眼眸看着薄夜渊。
  薄夜渊抓住她挣扎的小手在掌心里揉着,一脸委屈:“我为你做了这么多,回来对着你一张冷脸。我让叶之璐来跟你解释,你却胡思乱想。我不懂你们女人的思维,我只知道我爱你……我爱你黎七羽……我爱你……”
  他低沉的嗓音像藤蔓缠绕她的心,紧紧裹着。
  “没有你我会死……”他亲吻她发湿的睫毛,“我爱过的都是你,别的女人我只是逢场作戏。”
  “……”黎七羽恨她好贱,他几句柔情蜜意的话,又让她混乱了。
  “留着叶之璐在身边,是以为这样报复我你会开心,何况我也想气你。我恨你选择北堂枫,还要嫁给他,妒意狂烧,我确实做出很多失去理智的事,可都是因为爱你。”薄夜渊满满的气息包围她,“我恨你看不见我的好,被狮子保护过的女人,怎会看野狗!”

  “凭什么你是狮子,北堂枫是野狗?”
  “我不许你替他讲话——”薄夜渊又开始吃醋。
  黎七羽难受地被他圈在怀里,怎么也无法挣脱他的胸膛。她当然不会因为叶之璐的一面之词,判薄夜渊死刑。但她也没办法当做叶之璐说的话,全都是假的……
  翌日。
  “黎总,不好了……我们的珠宝店被人强势闯入,遭到毁灭性的破坏。”
  “黎总,东汇街的珠宝行刚刚起了一场大火。”
  “黎总,有大批记者聚集在公司楼下,围观闹事……”
  黎七羽发现这真是精彩的一天,站在摩天大楼顶层的总裁室,透过落地窗看到公司前聚满了记者。不过这公司到处都站着薄夜渊的人,此时在清场。

  “大事不好了黎总——”
  “够了,我都知道了,这些消息不必再向我通报。”黎七羽冷冷地打断,放下咖啡杯。已经查过了,朝她所有的门面珠宝行进行破坏的势力,都来自薄家。
  不是薄夜渊,那是薄老太或薄太太调动的人手。
  一早黎七羽醒来,那男人和昨天一样消失无踪,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搁在桌的手机呜呜震响,她走过去拿起手机,是薄夜渊打来的。

  “消息我都收到了,我会派人去解决,LK公司我又增援了人手去。你今天待在公司,那也别乱走。知道?”薄夜渊那边很吵。
  黎七羽抿了唇:“薄夜渊你连自家的人都搞不定,还想娶我回家?难道你想我再受以前的苦?”
  “我说过要娶你了吗?”
  “……”黎七羽心口一沉,他这后悔了?

  “我还没求婚,之前的都不算数。”他压了声音,“我生日那天,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你家里的烂摊子不处理干净,我不会嫁给你。”黎七羽攥着手机,她才不要跑去薄家送死。大概薄夜渊想娶她的风声放出去,薄家的人按耐不住了,终于来闹事。现在的小打小闹只是恐吓她,让她知难而退……
  “在处理了,所有我都会处理好,表现出我的诚意。为了你,我大义灭亲行不行?”
  黎七羽心脏猛然一跳,他愿意为她大义灭亲?
  “你会处理薄老太和薄绯儿?”黎七羽咬唇问。
  “好。”

  “那薄太太呢——”
  薄夜渊一顿:“你什么时候跟她又有仇?”
  “血海深仇。”黎七羽的手指在玻璃划拉着,“如果我说,栽赃我、设计我害叶小姐的幕后真凶是她,你会信么?我没有任何证据给你,但凭我嘴里指认是她,你愿意信我么?如果我说,她一直想置我于死地,害我无数次……你信吗薄夜渊……”
  她本来,不想那么快说出来,可在他说为了她大义灭亲的时候,她竟升起一股从未有过的希冀。像是终于有家人站在身后保护她、信任她。
  薄夜渊嗓音低沉极了:“我信。”
  黎七羽睫毛泛湿,这两个字对她而言,有多重?!“你不是在骗我,随口说的好玩?”
  “从我决定娶你,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想好了,全世界我都可以不信……以后只信你。你说的每句话我都信,所以黎七羽,不可以随便乱说话,我都会当真。”他是因为太信她,才信了她说不爱他。

  黎七羽的手撑在玻璃,脸那伪装的坚强和冷漠,因为他的话一点点柔软下来。
  昨晚……她失眠一夜。她知道他也没睡。
  叶之璐的话让她难受得心如刀割,他一直安慰她,可她怕自己成为下一个叶之璐。怕她并不是那个例外。
  “如果你信我……我也愿意相信你跟叶小姐没什么。”她沙哑地道。
  “关她什么事?除了你,我跟任何女人本来没关系。”薄夜渊走到稍微静一点的地方,“姓北堂的那个妇人,怎么至你于死地了?她怎么害你,都告诉我,我全都替你还回来。”
  “她现在是薄家的太太,你可以动她?”
  “我现在要娶你,没有人站后,我要决裂了。”他郁闷地说,“这时候你还不信我,还要质疑我跟叶之璐有什么。我要把心挖给你那天,你才会信里面只有你。”
  黎七羽心脏一跳,决裂?有那么严重?难怪薄家的人光天化日对她动手。

  之前薄老太是碍于薄夜渊不敢动她,一直在忍气吞声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